跨國人口販運下看不見的受害者:西班牙監察使主動出擊調查!

跨國人口販運下看不見的受害者:西班牙監察使主動出擊調查!

【編按】一月份專題|西班牙人權中心|近來新聞揭露,多批台灣公民被誘騙至西班牙斯洛維尼亞與克羅埃西亞等地,疑似在犯罪集團扣留其護照與監視的情況下,被迫參與電信詐騙案而遭當地警方逮捕。在國內外人權團體的關注下,我國政府準備透過跨國司法互助機制,瞭解背後真相以及是否存在跨國人口販運之情事。究竟什麼是人口販運(human trafficking)?情況有這麼嚴重嗎?大多數人很可能以為奴隸現象早已被掃進人類歷史塵埃,實際上,現代化的人口買賣問題仍然遍布全球各地,更是犯罪集團搾取暴利的重要管道。

 

根據2000年聯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CTOC)關於預防、禁止和懲治販運人口行為(特別是對婦女和兒童)的任擇議定書(Protocol to Prevent, Suppress and Punish Trafficking in Persons, especially Women and Children),人口販運的判斷要件包括以下三項:(為利閱讀,原法律條文已經過整理)

  1. 為了剝削的目的,包括:強迫賣淫或其他形式的性剝削、強迫勞動或服務、奴隸或類似奴隸的做法、奴役(servitude)及移除、操縱或植入器官等。
  2. 透過以下任一手段:(a)暴力或威脅使用暴力;(b)脅迫、誘拐、詐欺(fraud)、欺瞞(deception)、濫用權力或利用他人所處之脆弱處境;(c)給付或收受酬金或利益,以取得掌有另一人控制權之人的同意。
  3. 進行下列任一行為:招募、運送、移交、藏匿或收受人口。

 

只要滿足以上三個要件,無論受害者本人是否「同意」受到剝削,都仍構成人口販運行為。此外,若對象是18歲以下兒童,就算未動用前述強制手段,也將構成人口販運。國際勞工組織(ILO)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ICEF)估計,全世界約有250萬人在人口販運下進行強迫勞動,半數以上的受害者為遭到性剝削的女性,且二到五成為未成年人。然而犯罪集團的神通廣大,使掌握具體情況與數據相當困難,這也嚴重限制了各國政府採取行動的能力。

 

與其他區域相比,目前歐洲曾破獲的人口販運網絡規模相對又跨及更多國家與地區,受害者又以羅馬尼亞裔、保加利亞裔、中國裔與奈及利亞裔為最大宗。2012年,西班牙監察使(Defensor del Pueblo)辦公室發佈一份厚達兩百多頁的《看不見的受害者:西班牙人口販運問題》(Invisible Victim: Human Trafficking in Spain)調查報告,即試圖從已經掌握到的政府情資與田野訪查,向國會與社會大眾指出境內此一嚴重被低估之跨國犯罪與人權侵害實況。

 

首先,自從西班牙政府在2008年制定打擊以性剝削為目的之人口販運的全面行動計畫後,相關執法單位的努力確實反映在客觀數據上,三年內即鎖定了35,000名身處危險情境(at-risk situations)的個案。然而因資訊有限,實難明確區分哪些案件不僅為性剝削、更構成人口販運罪;最後判定的4,000名受害者中,有47%來自美洲、45%來自歐洲,7%來自非洲。監察使也注意到這些人蛇集團主要依循羅馬尼亞、奈及利亞與巴拉圭三條路徑,成功打通了來源國、過境國到目的國的通道,犯罪成員多為中年西班牙本籍與外籍男子,有時候也有與受害者同籍的女子作為幫兇。她們有些亦是過去遭受剝削的受害者。

 

除了政府部門的情資,監察使辦公室也根據自身訪視本島與海外自治區各移民中心及邊境站的一手紀錄、非政府組織提出的申訴,以及向受害者與相關組織的直接接觸對談,發現權責單位未能注意到的防治漏洞(例如未能確實記錄暫時入境兒童的身分)。同時,這也讓監察使能在多方觀點中客觀評估相關單位是否已投入應有的專業與決心,分析西班牙政府是否善盡國際、區域及國內規範下的國家保護義務。

 

其次,監察使辦公室指出,西班牙一直到2010年底才正式將國際公約所提及的各種人口販運類型完整入罪化,過去政府蒐集的資訊僅止於性剝削問題(性交易在西班牙是合法的),但低估了以強迫勞動為目的等其他情況。過去三年,政府僅掌握到100多件勞動剝削案,但符合人口販運要件的只有21例。希望能夠更進一步瞭解以勞動剝削為目的的人口販運情況,監察機構決定主動出擊,親自參與11場針對犯罪集團的相關調查過程。

 

雖然這部分調查結果最後並無任何案件構成人口販運,但是監察使辦公室也發現高達68%的疑似受害者竟不願接受政府所提供的保護措施。西班牙《外國人法》(Foreign Nationals Act)規定,依情境可合理推測為人口販運受害者之人,有權主張獲得一段恢復期與冷靜期,在不會馬上被遣送回國籍國的安全環境與支持下穩定身心狀態後,再決定是否願意向政府單位作證。國際勞工組織過去的經驗顯示,許多受害者因為害怕人口販子脅持報復,或是出於對外國政府的恐懼,不願配合作證,這自然會讓追查犯罪組織更加困難。

 

監察使機構認為,僅有少數潛在受害者願意接受法律保護的原因,與相關權責單位辦案時的粗糙態度有關。這樣的問題在性剝削類型的案件中同樣存在,許多乘船來到西班牙的人才剛歷經親人或同行者的受虐死亡,當他們在第一時間被要求做出證詞,這些證據往往反而有助犯罪集團在後續審判中脫罪。

 

總結而言,西班牙監察使認為目前國內與跨國的協調機制仍有相當大的改進空間,尤其勞動與社會安全檢察局及各兒童保護機構更需積極參與人口販運的預防、禁止和懲治工作。基於41點觀察結論,這份《看不見的受害者》報告分別向勞動與社會安全部、內政部、檢察總長及地方自治政府相關單位提出具體建議,包括盡速提出打擊以強迫勞動為目的之人口販運情況的全面行動計畫、建立與公民社會團體的合作機制以及加強對受害者的保護等。

 

從台灣到歐洲,人口販運一詞看似離我們很遠,其實離我們很近很近。將人視為工具使用與搾取利益,固然已是對人性尊嚴的重大戕害,大規模組織化的人口販售行為,更是文明社會不容接受的惡中之惡。然而只有對真實情況握有充分認識與警覺,我們才不會誤放過任何自暗處傳來的微弱呼救聲,找出正在受困受苦的隱形人們。

 


  • 主要參考資料及圖片原始來源:2012年《看不見的受害者:西班牙人口販運問題》。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