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人權委員會

聯合國近年來大力推動各國設置符合《巴黎原則》的國家人權委員會。亦即,一個在組織、運作、經費上皆獨立之機構,作為國家人權事務之最高機關,負責國家人權政策與落實機制之設計、協調、監督,以及人權教育、人權文化之倡導等功能。其職責包括:

1. 對法律、制度、政策進行人權研究,出版專題報告,供立法、司法、行政之參考。

2. 規劃人權教育與培訓政策,建立人權文化。

3. 接受申訴進行調查,或主動進行調查,保障個人或族群權利;必要時將個案送交監察或司法單位。 

4. 督導國家人權報告之審查工作。

至2014年,已有106個國家成立國家人權委員會,並接受國家人權機構國際協調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ordinating Committee for National Human Rights Institutions)之評鑑。一般而言,國家人權委員會由十位左右之人權專家組成,具有獨立之人事與業務預算,其作為(包括研究、調查、報告)享有高度之獨立性。其意見雖然對政府沒有法律上之約束力,卻因其論述之嚴謹與道德高度,而使政府必須慎重回應。

上述行政院層級之人權機關,雖可統合目前行政院內之人權保障機制,但仍非符合巴黎原則之國家人權委員會。主要落差在於:
(1)不夠獨立:設置於行政院下的平等與人權處仍是政府組織的一部份,不符合獨立運作的原則。
(2)非國家層級:行政院所屬機關無法處理高於行政院的政策問題,更不可能過問立法、司法、監察等事務。
(3)未與世界接軌:國家人權委員會是國際人權法與國內法/政策之間的橋樑,負責引介國際人權政策,整理/公佈國際人權文獻,並對國內法律/政策提出修正建議。

簡言之,行政院層級與國家層級都有人權機關功能雖有重疊,卻仍各有所司。因此,即便行政院設置了人權機關,國家人權委員會仍有成立之必要。

國民黨政府任內,立法院雖陸續通過國際人權公約施行法,但行政部門落實人權公約的成效不彰,甚至在幾個特定的議題上與人權標準背道而馳。理當監督政府的監察院,雖於2000年成立《人權保障委員會》,並未能有效發揮為人民伸張權利之功能。國內人權團體從在2000年前就開始推動成立《國家人權委員會》,2014年十一月,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等公民團體委請尤美女委員提案《國家人權委員會組織法》、《國家人權委員會職權行使法》,無奈受到國民黨阻撓,未能進入院會討論。

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於2013年底成立「五人小組」,研擬《國家人權委員會》之設置,並於2014年建議:設置於總統府、設置於行政院、成立獨立機關等三個方案,但迄今該委員會秘書處法務部法制司未獲吳副總統之授意,進度停頓。

此外,監察院向來主張由其轉型,或於監察院內設置國家人權委員會,最符合我國憲法之設計原則。在總統府討論之同時,監察院內部亦規劃了方案,朝監察院轉型(部分或全部委員轉任/兼任《國家人權委員會》委員)、或設置新機關(類似審計部層級)的方向調整,但監察院態度仍未明朗。

我們評估,《國家人權委員會》之設置,在政府內部爭議已轉趨平緩,成立之阻礙降低,唯需考慮設置機關性質與人選,使其發揮功能。設置方式之各種草案,仍將取決於立法院決議。我們建議:

  • 應儘速成立《國家人權委員會》,並確保其運作之獨立。
  • 行政院應儘速研究《國家人權委員會》之組織與人力編制,將組織法與職權行使法草案送交立法院。
  • 國家人權委員會委員人選應公正、多元。
  • 加強與其他國家《國家人權委員會》溝通、學習,引進最高的國際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