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言稿】「冤案告急!陳敬鍇請求暫緩入監 緊急救援記者會」(2018-06-11)

發言稿/黃嵩立(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召集人) 一、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及其義務 CRPD第 13 條 獲得司法保護要求「1. 締約國應確保身心障礙者在與其他人平等基礎上有效獲得司法保護,包括透過提供程序調整與適齡對待,以增進其於所有法律訴訟程序中,包括於調查及其他初步階段中,有效發揮其作為直接和間接參與之一方,包括作為證人。 2. 為了協助確保身心障礙者有效獲得司法保護,締約國應促進對司法領域工作人員,包括警察與監所人員進行適當之培訓。」 雖然CRPD自2014年起即具有國內法律效力,但司法程序,從調查、審判到執行,在作法上都沒有考慮到身心障礙者之狀況而進行必要之調整。監獄對待障礙者的方式,更是忽視障礙者的生理與心理要求,使得障礙者在受刑期間,遭遇到比其他人更為嚴苛的待遇和處罰,因此而構成國家歧視障礙者,已經違反CRPD,以及CRPD施行法第四條之要求。司法和矯正機關帶頭違背法律,令人痛心。   二、未提供合理調整構成「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之待遇」 身心障礙者權利委員會於2015年通過之「對CRPD第14條之指導原則」第17段特別提及,監獄的生活條件和環境原本就不好,對身心障礙者而言更是充滿困難。監獄中的無障礙設施與服務若不良善,很可能無法提供人道與尊嚴的生活環境。CRPD委員會也建議,政府應該建立法律架構,要求監獄必須提供合理調整,以確保為了身心障礙受刑人之尊嚴得以維護。 我國雖然尚未通過「禁止酷刑及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之待遇或處罰公約」,但行政院已經在研商該公約施行法。同時《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七條早已要求「任何人不得施以酷刑,或予以殘忍、不人道或侮辱之處遇或懲罰。」兩公約既然在我國自2009年就有國內法律效力,我們要求政府切實遵守。   三、矯正署左右為難 法院判決陳敬鎧先生為詐領保險金,等於否認陳先生的視覺障礙,因此矯正署若同意司法判決,自然不將陳先生視為視障者,在他受刑期間亦不主動提供任何調整與協助。然而,若陳先生不幸必須入監服刑,我們相信矯正署自會發現陳先生有相當程度之視覺障礙,則若不提供合理調整即構成「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之待遇」及歧視性待遇。我們期待矯正署尊重陳先生以及其他身心障礙受刑人之身份,主動提供必要之調整與協助,以克盡CRPD之政府義務。  

【發言稿】「反對越南開放經濟特區 吸引中國投資損人害己」記者會(2018-06-10)

發言稿/徐偉群(人約盟執行委員、中原大學財經法律系副教授) 在談到「經濟特區法」之前,我想先表達一個遺憾與一個道歉。剛才在我們身後的執行警察,干擾我們的和平集會,這顯示警察對和平集會執行權力時,缺乏對憲法的認知。這一點,我在這裡要譴責內政部長,內政部長作為公法學者出身,自他上任至今都沒有讓警察的憲政觀念提昇。這一點十分遺憾。至於要向在場越南朋友道歉的是,台灣的台塑企業缺乏企業良心與責任,在貴國製造嚴重的污染,傷害環境與人權,而台灣政府對此沒有能力究責。 關於今天要談的越南「經濟特區法」立法,這同時涉及主權的問題,也涉及人權的問題。做為台灣公民的一員,我們相信,任何國家,真正的主體是人民。因此,政府和它的權力,只有在人民授權,以及人民參與的基礎上才獲得正當性。同時,任何政府在行使權力的時候,都被禁止侵犯人權;只有在確保人權獲得保障的情況下,政府權力的行使才是合法的權力行使。 越南民主共和國在1982年間加入了聯合國公政公約,同時也加入了經社文權利公約,因此,越南政府的行為必須受到這兩個公約的拘束。也就是說,根據兩公約,越南政府必須充分保障越南人民的言論自由、公民對公共事務的參與權,以及獲得適足生活和安全的居住權,這是越南政府對公約的義務,也是對越南人民的義務。因此,當越南政府對於陳氏娥、阮玉如瓊,黎庭良以及更多批判政府政策、一黨專政的人士,以司法手段,濫用國家安全名義,將他們監禁,藉以鎮壓反對意見,是明顯地牴觸公政公約的保障人民言論自由的要求,也違反了它對越南人民的義務。 其次,做為台灣公民的一員,我們深刻的認識到,今天的中國政權正藉由各種政治勾結、政治買通與經濟手段,擴張它的極權統治,一方面侵蝕全球民主秩序,二方面也侵蝕與它交往的國家的主權。事實上,「一帶一路」就是最明顯的例子。像斯里蘭卡、蒙古國、吉爾吉斯坦等數個國家,因為參與一帶一路,因為政府與中國短視的利益交換,已經讓自己國家的主權遭到中國控制。 因此,我們完全理解越南人民今天的焦慮。我們也知道,「經濟特區」的實施,除了導致越南的主權將遭受中國威脅外,顯然地它也會導致區域內的人民被迫遷移。強制遷移構成對基本人權的嚴重侵害,它不但傷害經社文公約第11條所保障的獲得適足生活和安全的住居權、可能使人流離失所,而且也是一種階級歧視。因為在特區實施過程中,政商集團,包括外國和本國的政商集團必然獲利,而失去生活依靠的痛苦則將留給無力自保的人承擔。 所以,最後,我們在這裡要表達聲援,聲援因為不同政治意見被判刑入罪的越南公民,這些人是無罪的,越南政府應該停止對人民言論自由的迫害,停止對異議人士的國家暴力與司法威脅。同時,我們也聲援越南朋友的訴求,要求越南政府在讓人民能夠充分參與,評估「經濟特區」計畫的必要性與合理範圍,並且提供足以保障被遷移者獲得適足生活和安全的住居所之前,撤回「經濟特區法」的法案。

【發言稿】2018中國人權之夜暨六四29週年紀念晚會:「言論自由無罪,李明哲無罪」

2018中國人權之夜暨六四29週年紀念晚會「人權宣言七十年,中國壓迫在身邊」 發言稿/黃怡碧(人約盟執行長、李明哲救援大隊成員) 今天是台灣公民李明哲被中國強迫失蹤的第442天。 去年的11月28日,李明哲被中國處以五年有期徒刑、褫奪政治權利二年,是第一個被中國以顛覆國家政權定罪的台灣公民。12月28日,李明哲被移監至以關押政治犯惡名昭彰的湖南赤山監獄。李明哲配偶李凈瑜目前仍舊只能依靠中國想給就給、不想給就不給的一次性台胞證前往中國探視李明哲。 今天是李明哲案發生的第442天,家屬、國內外人權團體都沒有放棄聲援與救援行動。中國政府即將在今年11月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接受其他聯合國會員會對其人權紀錄的審視,也就是所謂的第三輪普遍定期審查UPR。這一次的UPR,台灣人權團體史無前例,共提交三份報告給聯合國人權高專辦,包括:台灣人權促進會與國際人權聯盟FIDH針對李明哲與其他中國維權人士提交之共同報告,第二份報告是西藏台灣人權連線與西藏青年大會針對札西文色、以及中國對西藏人民宗教與文化迫害提交的共同報告,以及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針對李明哲案提交之單獨報告。這三份報告大家可以在尋找李明哲臉書,以及在台權會、藏台連線與人約盟網站下載。接下來幾個月,台灣民間團體將透過國際串連與遊說行動,試圖影響聯合國會員會採取這三份報告的觀點,要求中國具體改善人權措施。 每一次深痛的政治抗議,除了期盼正義有一天不再缺席,更是是因為如果不抗議就太過羞辱,太過卑賤。我們每次挺身而出,都是為了「拯救此時此刻」,無論未來會怎樣。抗議是為了拒絕被簡化為零,拒絕那種強加的沉默。我們的救援行動將會持續到明哲回家的那一天。言論自由無罪,李明哲無罪。  

【投書】「一年了,蔡政府在人權方面有何進展?」

文/黃嵩立、黃怡碧(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 蔡總統就職兩周年,人約盟本想發表一份聲明,評論政府在人權方面的進展,但這份聲明的內容和我們在2017年一月「兩公約第二次國際審查NGO立場聲明」幾乎完全一致,我們為此感到遺憾。我們仍想重述該聲明的重點,並期待政府落實人權承諾。

【投書】「沒有移工,不要替移工決定」

文/黃怡碧(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 4月29日中午,勞動節前夕,中選會外集結幾百位來自菲律賓、越南、印尼移工與本地勞工與人權團體,要求移工有權參與「公民」投票,針對攸關自身權益的政策與法律表達立場。非公民要求參與公投並不荒謬:雖說政治權傳統上僅得由公民行使,但近幾年來許多歐洲國家對是否開放有久居事實之外國人參與選舉、被選舉或公民投票有諸多討論。 Nothing about us without us(沒有我們不要替我們決定),是人權基本原則中最重要的自我決定與公共參與原則。在一個正義的社會,每一個人,包括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移工朋友,都應享有平等的機會,取得必要的資源,有意義地去參與會影響他們生活的決定。這包括:在個人層次,可以決定自己要為誰工作、在哪裡工作,在群體層次,有權利參與會影響到不分本勞、外勞的勞工政策、社會保障政策……種種的集體決定。 要促成移工朋友的自我決定與公共事務參與,政府有責無旁貸、不可迴避的責任: 1. 移工能自由轉換雇主是公平遷徙(fair migration)與公平雇用(fair recruitment)的重要核心。在台灣,無法自由轉換雇主是許多與移工有關悲劇的源頭,我們要求政府根據相關國際勞工公約與建議書的規範,修改就業服務相關法規,讓移工能在善意(good faith)的前提下,自由轉換雇主。同時,政府首先應該公開與移工母國簽訂之雙邊協定,同時必須根據國際勞工組織提供之模範協定(model agreement)以及2016年通過的關於公平雇用的一般原則與操作指引,全面檢視與移工母國簽訂之雙邊協定,使相關協定能符合國際人權法規範。 2. 投票並非、也不應該是參與公共事務之唯一路徑。移工與非公民就算無法透過選舉與被選舉來表達意見,政府也必須提供正式與非正式管道,讓60多萬移工能實際參與與他們權利切身相關的公共事務決策。要確保移工的結社權與公共參與,我們認為政府應該投注資源在移工的組織化(這樣的組織化不限於《工會法》上的工會),以及除了文化參與與展演外,也必須顧及移工公民與政治權的培力。 1886年5月,幾十萬工人集結於美國芝加哥市中心要求改善工作待遇,實施8小時工作制。100多年後的台灣,日做8小時竟如天邊雲朵遙不可及。移工與本國勞工勞動條件唇齒相依,任一方的勞動條件下墜,另一方絕對跟著向下沉淪。所有勞工,不分行職業、不分國籍、性別、種族,必須團結,共同爭取並落實合理勞動條件;而政府則有義務積極培養勞動者參與公共事務的能力,並且在政策形成過程讓勞動者實質參與。   (本篇投書亦刊登於蘋果日報,亦感謝資料照之提供)

「李明哲事件揭露中國在人權義務上的倒行逆施」人約盟提交針對中國政府普遍定期審查之報告

中國即將在今年10月接受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三輪普遍定期審查(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UPR)。人約盟針對李明哲事件,就中國處理此事涉及之人權侵害提出報告“Li Ming-Che's case reveals the retrogressive implementation of its human rights obligations"(「李明哲事件揭露中國在人權義務上的倒行逆施」),供聯合國會員國審酌。本報告具體建議包括:要求立即釋放李明哲;在釋放前必須確保李明哲的健康與家屬的經常性探視權。中國應該遵守其身為反酷刑公約締約國義務,禁止對受刑人及其家屬施行殘酷與不人道之待遇。要求中國應使其內國法規,包括但不限於刑法與刑事訴訟法,符合國際人權基準。要求中國針對執法人員進行人權教育與訓練。敦促中國與聯合國人權機制合作,提供必要資訊等。

【聲明】刑事訴訟法修法:兒童與障礙者的司法權利應符合人權公約

刑事訴訟法即將展開重大修法。一方面期待訴訟法的修正能更落實人權保障,但也擔心幾個族群的程序參與與程序保障會因為司法人員長期未能理解人權公約規定,他們的權利仍舊會在這波的修法中被忽視。首先,我們呼籲各界應該恪守 nothing about us without us 的精神,沒有我們不要替我們決定,應該讓不同群體的代表能夠充分參與修法討論與過程。從五個已內國法化的人權公約角度切入,我們認為有兩個族群-兒童與障礙者-是特別需要獲得司法院、法務部、立法委員以及所有參與修法者的重視(相較之下,原民司法議題是這幾年比較有進展的)。 兒童與障礙者的程序能力與程序調整 《兒童權利公約(CRC)》第 12 條 the right to be heard 與第 12 號一般性意見的重要意旨:兒童,不論年齡大小,只要有能力形成自己的意見,都得以在司法與行政程序中自由表達意見,而且裁決者必須給予兒童意見一期成熟度與年齡相應之重視。 有沒有形成意見的能力,必須逐案鑑定與檢視,不能直接用年齡一切兩斷,專斷預設七歲以下兒童就是沒有程序能力。檢視有沒有表達能力的工作也必須是要由客觀專業者來做判斷。意見表達的形式不限於口語表達,可能透過其他形式的溝通(如遊戲)。為了讓兒童能自由形成意見,還有很多關於知情權、空間設置、場景設定、人員安排⋯的考慮。 《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第 13 條要求國家必須針對障礙者的需求,進行司法程序(從偵查到執行)各式各樣的程序調整。這樣的調整絕非限於手語翻譯。但聽障者的確遭遇很重大的困難。有聽障朋友從偵查階段到審判、到現在要被發監執行,從頭到尾沒有任何手語翻譯,沒有任何法律扶助,只有一位親戚擔任輔佐人協助書面溝通。有聽障報告在審判過程提出請求,法官仍不允許由手語翻譯員或聽打員協助,只說看書記官做的紀錄已足夠。 還有很多問題發生在偵查階段,讓一些應該獲取醫院或社區支援的例子都去了法院與監獄。CRPD 第 13 條到底涉及哪些程序、要如何調整,我們已經利用許多機會希望司法院能出面召集相關廳處與民間團體與法務部一起研商,但遲遲沒有下文。這是一個牽涉障礙者能否獲得公平審判至關重要的條文,也很希望更多的民間團體能關切到這個議題。  

Freedom of Expression Is Not A Crime! Free Li, Ming-Che Immediately!

【Joint statement from Taiwan NGOs alliance for rescuing Mr. Li, Ming-Che】(中文版) Today (28th of November) marks the 254th day since the Taiwanese human rights activist, Li, Ming-Che (李明哲) was first forced to disappear by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on the 19th of March earlier this year. It was not until two months later on 26th of May that the Chinese authority confirmed his arrest. Yet to see Li standing in his trial took us six months after his first arrest on 11th of September. This morning, Li was sentenced to five years in prison by the Chinese court for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The court also stripped him of all political rights in China for two ye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