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ationalDayOfTheVictimsOfEnforcedDisappearances


今天是 #國際失蹤者日,又名國際強迫失蹤受害者日,是由1981年成立的拉丁美洲失蹤與被拘留者親屬協會聯盟(Latin American Federation of Associations of Relatives of Disappeared-Detainees, FEDEFAM) ,為了在拉丁美洲地區被監禁、強迫失蹤和綁架的人所發起(註1)。

根據1992年聯合國大會的47/133決議《保護所有人免受強迫失蹤宣言》主文,強迫失蹤指的是「當人非自願被逮補、拘禁或綁架,或是由不同官方部門、各級政府,甚或是得到國家授權或支持、同意、默許的個人或組織去剝奪人的自由,而拒絕透露該人消息或下落,或是拒絕承認剝奪自由之實情,使人被置之於法律的保護之外。」(註2) 

過去,台灣在白色恐怖籠罩下的戒嚴時期,曾有過許多人突然「被消失」。今日台灣,極權的幽魂看似已經消失,台灣人的人身自由也有了一定的法律程序保障,但沒想到台灣人仍面臨被強迫失蹤的威脅。最近的一個案例,就是台灣人權捍衛者 #李明哲 被中國政府強迫失蹤。

李明哲在2017年3月入境中國時失去聯繫,直至該年9/11受「公開審判」才首度露面,後來於同年11月28日被以顛覆國家政權定罪,判處5年有期徒刑,並自12月份起於湖南赤山監獄服刑。之後,其配偶李凈瑜雖然多能定期前往探監,但在2018年10月,李明哲突遭無預警移監,於兩星期內先被移監至河北燕山監獄後又移回赤山監獄,而此二度移監均未有具體事由,亦未依法通知家屬,致使李明哲的行蹤與人身安全再度處於不明狀態。

李明哲入境中國後失去行蹤到審判前長達半年的期間,中國政府拒絕說明李明哲所在與狀況,以及後來被任意移監、家屬多次被阻撓探視(註3) ,已構成強迫失蹤,中國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之義務,侵犯李明哲及家屬之人權。人約盟也分別在2017年4月、2018年10月向聯合國強迫或非自願失蹤工作小組(WGEID)(註4) 提出申訴,並獲審理。

強迫失蹤的影響遠比我們想像得還要大;事實上,除了受害者與受害者親友遭受身心傷害以外,整個社會都將受到此事的波動。聯合國指出,強迫失蹤不僅僅是整個受害者家庭瞬間落到社會安全網底層的經濟社會層面問題,通常還隱含有在社會裡散佈恐懼,使整個社群感受到生存威脅的不安全意涵。 (註5)

以李明哲案為例,若是連在社群網路平台上發表了不合某個政權的心意的貼文,都可能被任意消失,那麼,還會有人敢在任何場合隨便表示意見嗎?當這樣的恐懼散播出去,言論自由就不再能被真正實踐。

為了人人都能實踐基本人權,聯合國大會在2007年通過了《保護所有人免遭強迫失蹤國際公約(ICPPED)》。然而只要公約沒有被全世界徹底重視落實,李明哲就絕不會是最後一個被失蹤的台灣人。

邀請您,在國際失蹤者日與我們持續關心李明哲,嚴正拒絕反人權政權的威脅。

更多李明哲的資訊都在 尋找李明哲

🎈捐款支持人約盟,為人權和自由出一份力:https://goo.gl/DjlO7K
人約盟發票愛心捐贈碼:1948

__________
註1:Fiona Keating(2015). The International Day of the Disappeared: What happens to those who go missing through disaster and migration. Retrieved from https://www.ibtimes.co.uk/international-day-disappearedwhat…
註2: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1993). 47/133 Declaration on the Protection of All Persons from Enforced Disappearance. Retrieved from https://undocs.org/A/RES/47/133
註3:王照坤(2019)。陸委會:要求陸保障李明哲及家屬權益。中央廣播電台。取自https://www.rti.org.tw/news/view/id/2009879
註4:聯合國強迫或非自願失蹤工作小組(WGEID)https://www.ohchr.org/…/disa…/pages/disappearancesindex.aspx
註5:United Nations. International Day of the Victims of Enforced Disappearances. Retrieved from https://www.un.org/…/eve…/disappearancesday/background.shtml

Icon in the picture is made by Nikita Golubev from Flat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