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份專題#4|〈在沙漠中澆灌人權綠芽: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小檔案〉

【編按】四月份專題|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前三回為各位介紹了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AIHRC)在對抗婦女暴力與促進轉型正義上的努力,不過,無論是展開全國跑透透的諮商工作,或是受理各地廣大民眾的申訴請願,許多讀者可能會好奇,一個九位委員組成的委員會究竟怎麼能有辦法做到這麼多事情呢?其實,除了位於首都喀布爾的總部,AIHRC另外還在全國設有14個區域或省級辦公室,致力讓全阿富汗佈滿「人權據點」。 《國家人權週報》四月份專題最後一回,就讓我們來了解一下該委員會的組織架構與職責權限,以及如何透過內部檢視與外部評鑑來負起對社會大眾的責信。我們希望,透過本月份專題,阿富汗可以不再是物理與心理距離上都距離我們那麼遙遠的彼方——尤其是當台灣未來成立自己的國家人權機構後,也應當積極爭取加入亞太地區國家機構人權論壇(APF)等區域網絡,與亞太地區的國際夥伴相互交流與學習。

四月份專題#3|〈正義的呼籲:阿富汗人民對於轉型正義的渴望〉下篇

【編按】四月份專題|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如上回介紹,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曾經在耗費近一年時間諮詢全國人民對於正義的期待,協助阿富汗過渡政府擬定出2005年《和平、和解與正義行動計畫》。可惜的是,由於許多威權結構的既得利益者仍然活躍於阿富汗政壇,政府並沒有足夠的政治意願與意志來支持這項五年期計畫的落實。2007年,阿富汗國會反而通過了一部《國家和解、大赦與國家穩定法》,十分「寬容大量」地將過往涉入武裝衝突的各方勢力納入不受司法追訴的庇蔭傘下。[1] 當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在2009年向政府提議應延長轉型正義行動計畫的執行時程時,卻也遭到拒絕。面對保守勢力的全面反撲,究竟這個具有國家級地位卻又獨立於政府的人權機構,究竟還有什麼空間能夠施展身手呢?

四月份專題#2|〈正義的呼籲:阿富汗人民對於轉型正義的渴望〉上篇

【編按】四月份專題|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在每一個歷經民主轉型的國家,如何處理過去衝突戰亂時期的人權侵害,都是極為困難的事情。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耗費將近一年時間,瞭解全國超過六千名人民對於轉型正義的渴望與期盼,隨後更協助政府擬定《和平、和解與正義行動計畫》。當人民的意向已經非常清楚,如何達成,就端看一個政府對於民主、人權與正義的使命感了。 反觀台灣,我們雖然有相對健全的政局與法治環境,但是普羅大眾對於轉型正義的想像究竟是什麼呢?《國家人權機構週報》四月份專題,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如何匯集人民的聲音,凝聚成震撼人心的強大呼籲。

四月份專題#1|〈阿富汗人權機構:加害者的免責,是婦女受暴持續發生的主因〉

【編按】四月份專題|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在戰火綿延不斷的中亞地區,「人權」會是一個太過遙遠空洞的名詞嗎?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Afghanistan Independent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AIHRC)自從2002年建立以來,始終致力讓這個字詞產生實質意義,積極促進國內社會對於婦女權利、轉型正義等多項議題的關注與重視——正是因為大環境充滿艱難與險阻,一個國家人權機構所能推動的基礎人權建設工程更顯可敬可貴。此外,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也是一名獲得國際評鑑A等、積極活躍於「亞太地區國家人權機構論壇(APF)」的國際社會成員。 對於多數台灣人而言,這個國家可能在物理與心理距離上都與我們非常遙遠,不過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現任主席Dr. Sima Samar女士其實曾經兩度來到台灣。這位堅毅而勇敢的人權捍衛者與改革家,不僅在2008年獲頒「亞洲民主人權獎」之殊榮,更在2017年受邀擔任我國兩公約第二次《公政公約》國家報告國際審查的審查委員。《國家人權機構週報》四月份專題,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如何在沙漠中澆灌人權的綠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