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7回】身心障礙婦女篇

💡在平等的表面之下,發掘被「平均掉」的那些不平等

從「男女平等」到「性別平權」,這些基本價值現在幾乎已是人人熟知。根據國際上「性別不平等指數」(GII)評比,台灣也是排名十名以內的進步國家。統計數據雖然告訴我們全台灣生理女性在教育、就業與健康上與生理男性的差距越來越小,但是當我們仔細揭開被「平均」掉的各種其他差異因素後,會不會發現主要受益的,其實只是那些身為中產階級、漢人、異性戀與「健全人」的都市青年女性而已?以身心障礙婦女為例,她們是否踏著與其他女性同樣速度的步伐邁向平等?又,追上了同樣相對弱勢的身心障礙男性就算是「平等」了嗎?

根據台灣政府在CRPD首次國家報告第22至25段公布的數據,我國女性障礙者不識字比例為26.43%,男性障礙者為7.35%,而各級教育階段身心障礙學生的男女比例約為 67%及 33%,差異相當懸殊。另外,身心障礙女性整體就業率為11.8%,這也遠低於身心障礙男性(22%)和一般婦女(48.7%)。根據性平會2015年「家庭暴力/性侵害事件通報被害人概況」之統計資料,不只女性受害比例遠高於男性,身心障礙婦女受害率(0.796%/0.176%)又高於非身心障礙女性(0.371%/0.039%)。

💡「多重歧視」與「交互歧視」:多種歧視理由的加成與加總

《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在去年發佈的第3號《一般性意見》,便特別注意到身心障礙婦女身處父權體制社會與充滿障礙的環境空間中所遭遇到的艱難困境。我們可以想見,如果一個人同時具有多重不利身分、地位或生活環境(像是種族、階級、性別、年齡、障礙、宗教、族裔、政治見解、住在偏鄉等等),往往會遭受更為嚴重的歧視問題。根據這些「理由」(grounds)之間的互動方式,本號意見書細緻地區分了「多重歧視」與「交叉歧視」兩種概念。

所謂的「多重歧視」(multiple discrimination),指的是多種歧視理由獨立併行,但仍會造成歧視加重的狀況,也就是一種「1+1 > 2」的概念。正如目前職場上仍然普遍存在對於女性的「玻璃天花板」,而多數就業環境也對於身心障礙者並不友善,那麼身心障礙婦女就必須耗費比其他人更大的心力去對抗針對「障礙者」與「女性」的歧視。另外,當身心障礙婦女遇到家庭暴力案件時,由於溝通上的障礙與文化上的不友善,就算她們選擇向司法單位求助,其證詞往往不會受到同等程度的重視與採信,使得其申訴容易遭到駁回或是轉由社福單位處理,更為惡化其孤立無援的狀況。這也反映出目前的司法體系對於身心障礙者存在著結構性/系統性的歧視,而非單一個案問題。

至於「交叉歧視」(intersectional discrimination)則是一種類似「1*1 > 2」的概念,指的是多種理由以某種「不可分割」的方式相互作用所造成的特定問題。舉例而言,婦女因為天生具備的生育功能,若加成上身心障礙者普遍被認為不符「優生學」的社會偏見,導致身心障礙婦女更易面臨生育自主權的嚴重限縮,甚至是在孩童時期就被家人帶去強制絕育──這樣違反人道與人身完整性的狀況相對而言卻比較不容易發生在身心障礙男性與非身心障礙女性身上,因此正是一種基於「性別」以及基於「障礙」這兩種理由且難以分割的「交叉歧視」。

 

💡打擊與消除多重歧視的關鍵:雙軌途徑!

那麼,究竟如何打擊與消除身心障礙婦女特別面臨的歧視問題呢?各國關於身心障礙者的政策經常忽略婦女面向,而婦女政策歷來也輕忽障礙議題,就像台灣政府雖在2011年制定了《性別平等政策綱領》,內容洋洋灑灑誓言要保障與落實婦女各個面向的公民、政治、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但是卻缺乏了以「障礙婦女」為主體出發思考與規劃的特別政策,也缺乏對於障礙等不同身分婦女處境的全面性調查統計、研究、以及法規政策之人權與性別影響評估。因此CRPD第3號一般性意見第27段告訴我們,國家應該採取所謂的「雙軌途徑」(twin-track approach):一方面要確保所有相關的國家行動政策以及施政計畫皆系統性地納入身心障礙婦女與女童的權利保障,另一方面也要採取專門針對身心障礙婦女的特別措施與監測計畫。

總而言之,為了真正落實人權、達到性別平等,我們必須意識到多重不利因素的存在如何相互作用,才有可能在平權的路上永遠繼續追問與對抗任何不平等的存在。

 

文案主筆與協力:林慈媛
責任編輯:蔡逸靜

►參考資料:人約盟等17個團體共同提出之《平行報告》第6條「身心障礙婦女」內容。

►註解:

  1. 我國行政院主計處根據聯合國開發計畫署(UNDP)創編「性別不平等指數」(Gender Inequality Index,GII),包含政治與教育的「賦權」、「勞動市場」、「生殖健康」三大面向計算。GII指數介於0與1之間,越接近0表示男女之間越趨平等。2011-2015年間,台灣的GII約介於0.052至0.061之間。
     
  2. 除了「多重歧視」與「交叉歧視」,第3號一般性意見也討論到身心障礙婦女經常遭遇到的其他歧視形式(forms)。例如,如果一國法律與政策直接明文規定排除障礙者,像是拒絕為障礙婦女提供相關健保給付,這便是一種「直接歧視」(direct discrimination)。而「間接歧視」(indirect discrimination)則是指表面上看起來中性的法律或政策,實際上卻未考量身心障礙者的需求而間接加劇其不平等處境,比如說許多哺乳室實際上卻難以讓乘坐輪椅的婦女使用,這便是一種間接歧視。在女性仍作為主要家庭照顧者的台灣社會中,許多身心障礙者的母親很可能會因為照顧孩童的需求而被公司雇主刁難與質疑工作品質,這就是一種「連帶歧視」(discrimination by association);如果雇主拒絕提供障礙者家屬相關的「合理調整」,許多國家的最新實踐與CRPD委員會的見解也逐漸傾向認為這將構成一種基於身心障礙的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