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怡碧(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台灣國際醫學聯盟 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