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人權機構(National Human Rights Institutions,NHRI)簡介

國家人權機構是什麼?

有人說,「國家人權機構是政府內建的除錯程式。」也有人說,國家人權機構象徵著國家的「良心」,致力為最脆弱、最邊緣的群體發聲。

國家人權機構(National Human Rights Institutions,NHRIs )通稱的是一種獨立的國家機關,它必須根據一國的憲法或者特定法律設立,目的是要促進與保障人權。國家人權機構雖由國家設置,且經費來自政府,但是運作卻必須獨立於政府,這方面與司法單位相似。一般而言,國家人權委員會由十位左右之人權專家組成,具有獨立之人事與業務預算,其作為(包括研究、調查、報告)享有高度之獨立性。其意見雖然對政府沒有法律上之約束力,卻因其論述之嚴謹與道德高度,而使政府必須慎重回應。

國家人權機構必須獲得廣泛的授權(mandate)以涵蓋促進與保障人權等各層面的工作。它提供立法、行政等政府部門如何強化人民權利保障的諮詢與建議,並監督政府施政是否符合人權標準。國家人權機構也提供一般人都能近用的服務,包括:受理個案申訴或請願、調查人權侵犯事件與提供建議等。 國家人權機構象徵著國家的「良心」,致力為最脆弱、最邊緣的群體發聲。它也是銜接國家與國際人權規範的重要橋樑,幫助國家確切落實其批准並承諾遵守的國際人權公約。

聯合國從1990年代開始大力推動各國設置符合《巴黎原則》的國家人權機構,作為國家人權事務之最高機關,負責國家人權政策與落實機制之設計、協調、監督,以及人權教育、人權文化之倡導等功能。截至2017年,全球已經有117個國家成立了國家人權機構。

《巴黎原則》:國家人權機構之國際標準

一個國家的國家人權機構若要獲得國際社會上的信用和認同,就必須遵照聯合國提出的一系列最低標準,也就是1993年於聯合國大會通過的《關於促進和保護人權的國家機構的地位的原則》,通稱《巴黎原則》。

各國國家人權機構申請加入「國家人權機構全球聯盟」(Global Alliance of National Human Rights Institutions,GANHRI)或相關區域組織時,其會員資格即是依《巴黎原則》進行的評鑑結果而定。在亞太地區,已經有15個A等(完全符合)與9個B等(部分符合)之國家人權機構。

《巴黎原則》要求國家人權機構必須:

  • 根據憲法法律基礎而成立
  • 基於普世人權標準獲得廣泛的職責授權
  • 促進保障人權為己任
  • 具有獨立於政府的自主性
  • 具有多元性,其人事組成應能反映社會中的多元社群與代表性
  • 獲得政府提供足夠的經費資源
  • 擁有調查權

《巴黎原則》也期待國家人權機構應負擔的功能執掌工作方法

  • 提供立法、行政部門與機關與人權相關的諮詢與建議
  • 監督政府落實人權規範,確保立法草案與現行法規符合人權標準
  • 執行或協助推動人權教育,提升社會大眾與專業人員的人權意識
  • 調查侵犯人權之情事,包括針對人權議題進行質詢、提出調查報告
  • 加入且/或以法院之友身份參與司法訴訟,以促進人權方面的法理學發展
  • 提倡政府批准各項國際人權公約
  • 與非政府組織及公民社會合作
  • 讓所有人民都能夠接近與使用
  • (在許多國家的設計中)受理個案申訴,並能援用爭端解決的機制加以處理,例如調解、和解、轉介、提供資訊和建議等

國家人權機構的常見類型

雖然一國只能夠有一個國家人權機構可以受到國際社會的正式承認,但是各國可以自行決定所設置的類型。國家必須先詳細檢視國內既有的人權保障框架及法律、政治、文化體制,並盤點可運用的機制和資源,做出最合適的選擇。

國際上,國家人權機構主要有四種類型設計:

  1. 人權委員會(Human Rights Commission):人權委員會通常由一位委員長/主席領導,加上兩位以上固定任期的委員。這些委員是促進和保障人權的公共倡議者。人權委員會能夠勝任《巴黎原則》期待的各種角色,也是亞太地區國家最常見的國家人權機構類型,例如韓國、澳洲、紐西蘭、馬來西亞、泰國等。
  2. 專責人權事務的監察使(Ombudsman’s Offices with a human rights mandate):一般而言,監察使的職責是支持良好行政並調查政府違法失職之情事;當監察使被賦予保障與促進人權之廣泛授權時,亦可滿足國家人權機構之要求。這是歐洲部分國家與中南美洲最常見的類型;亞太地區則有薩摩亞監察使(Samoan Ombudsman’s Office)跟東帝汶人權暨司法監察公署(Timor-Leste Office of the Provedor)之例。
  3. 建議與諮詢性質之單位(Advisory and consultative bodies):建議與諮詢性質之單位提供政府人權施政之深入見解與倡議,但是通常不具備受理個案申訴、請願或調查人權侵害之權力,功能相較受限。過去許多歐洲國家,例如法國國家人權諮詢委員會(French National Consultative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採取此模式。
  4. 研究單位(Research bodies):研究單位通常被視為人權議題的「智庫」,關注特定人權議題之研究與學術上的發展。跟前一種模式相似,研究單位通常沒有接受申訴或調查的權力。典型例子為丹麥人權中心(Danish Institute for Human Rights)。

 

資料提供:亞太地區國家人權機構論壇(Asia Pacific Forum of NHRIs,APF)

翻譯與整理: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