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PD星期天】專欄

我國於2014年通過《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施行法》,正式將CRPD內國法化,並於今年10月30日至11月3日邀請5位國際人權專家來台,進行初次之國家報告國際審查,診斷《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在台灣落實的狀況。人約盟也積極協調十多個團體(其中一半以上為身心障礙團體)共同參與本次審查過程,並已於2017年6月提出民間版的《平行報告》。
 
然而,與已經進行過兩輪審查會議的《兩公約》相比,我國公民社會對於CRPD的瞭解與關注更顯不足。因此,在2017下半年、一直到今年12月3號 國際身心障礙者日 之前的每個星期天晚上,人約盟志工隊都將推出一篇與CRPD相關之介紹文章,帶領大家一起認識與身心障礙者權利相關的重要概念!敬請各位鎖定關注  

💡更即時地追蹤【CRPD星期天專欄】,請follow人約盟粉絲專頁   🎈捐款支持人約盟,為人權和自由出一份力!


第一回:【合理調整】​篇

💡合理調整作為一種義務:CRPD為促進身心障礙者實質平權的嶄新設計!

一視同仁的齊頭待遇往往是加深社會間接歧視的原因。在這個看似中立的社會與環境中,身心障礙者等許多非主流族群的特殊境況與需求往往被無情忽略與輾壓。但是當要求政府進行由上而下的全面制度環境改革總是太遲太慢,在每一個獨特個人的生命經歷中,究竟如何向這樣龐大而漠然的社會抗衡呢?(Read more…)

 

 


第二回:【什麼是障礙?誰是障礙者?】(上)篇​

💡誰是障礙者?醫療模式、社會模式、生物心理社會模式的詮
 
誰是身心障礙者?或者說,我們該如何看待「身心障礙」(disability)這個概念?這是一個看似簡單,卻又十分複雜的問題。《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在第一條「宗旨」指出:「身心障礙者包括(include)肢體、精神、智力或感官長期損傷者,其損傷(impairments)與各種障礙相互作用(interaction),可能阻礙身心障礙者與他人於平等基礎上充分有效參與社會。」這短短的64個字,究竟代表著什麼意涵與演變呢?(Read more…)

 


第三回:【什麼是障礙?誰是障礙者?】(下)篇​

💡CRPD如何看待「障礙」與「身心障礙者」?人權模式強化版!
 
許多人常常認為「身心障礙」是種與生俱來的生理狀況(像是需要乘坐輪椅或是接受藥物治療的人),不過障礙其實並不是這麼扁平的概念。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在〈前言〉明確指出障礙是一個不斷演化(evolving)的概念,而所謂的障礙,是具有損傷(impairment)的個人以及各種社會中的態度與環境阻礙(attitudinal and environmental barriers)相互作用而產生的結果。這反映了CRPD所立足的「社會模式」基礎與所欲追求的「人權模式」理想,與傳統的慈善/醫療模式觀點有個非常大的差異。(Read more…)

 


第四回:【融合教育(Inclusive education)】篇​

💡「融」或「不容」?融合教育的真意
 
你從小到大的學習歷程中是否有過這樣的印象呢?班上總有一兩個讓大家覺得「有點怪怪」的同學,他們或者會在某些課程跑去其他教室上課,或者體育課時只能在旁邊看著大家打球、游泳。平常他們雖然與大家一起待在教室裡面,你卻總覺得卻好似有一道隱形的牆難以突破?──這正是台灣以「融合教育」為名、卻是以「整合教育」為實的教育現況。(Read more…)

 

 


第五回:【無障礙/可及性(accessibility)】篇​

💡瞭解「無障礙」:不只是「沒有障礙物」的「可及性」!
 
對於多數人而言,「無障礙」這個名詞與符號,大概是我們日常生活當中最常聯想到身心障礙者的時候了吧?但你知道,「無障礙」的內涵其實不只是電梯與坡道嗎?這些方便輪椅乘坐者、老年人與推著嬰兒車的父母所使用的設施與環境,我們可以用英文的"barrier-free"(沒有障礙物)來形容,不過根據《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第9條規範,「無障礙(accessibility)」其實應該用更為寬廣的「可及性」(易接近、可使用的)來翻譯與理解!(Read more…)

 


第六回:【落實與監督機制:國家人權機構(NHRIs)】篇​

💡讓一紙「優雅宣言」付諸實現的關鍵:政府部門、公民社會與國家人權機構的三角支柱
 
常常有人會質疑,聯合國通過那麼多的國際人權公約,看起來好像只不過是外交官們的優雅宣言,回到國內實際上並沒有帶來什麼改變──因此,為了讓「改變成真」,在《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這部晚近最新發展的聯合國核心人權公約中,起草者特別在第33條「國家實施與監測」中描述了政府部門、公民社會與國家人權機構所應建立起的三角支柱關係。(Read more…)

 


第七回:【身心障礙婦女】篇​

💡在平等的表面之下,發掘被「平均掉」的那些不平等

從「男女平等」到「性別平權」,這些基本價值現在幾乎已是人人熟知。根據國際上「性別不平等指數」(GII)評比,台灣也是排名十名以內的進步國家。統計數據雖然告訴我們全台灣生理女性在教育、就業與健康上與生理男性的差距越來越小,但是當我們仔細揭開被「平均」掉的各種其他差異因素後,會不會發現主要受益的,其實只是那些身為中產階級、漢人、異性戀與「健全人」的都市青年女性而已?以身心障礙婦女為例,她們是否踏著與其他女性同樣速度的步伐邁向平等?又,追上了同樣相對弱勢的身心障礙男性就算是「平等」了嗎?(Read more…)

 


第八回:【法律前平等】篇​

💡「法律前平等」與「法律能力」:身而為人的固有權利

「人皆生而平等」、「法律之前人人平等」雖然是個美好理想,現實中卻非理所當然。對於身心障礙者來說,「法律前平等」是一個尤其艱難的目標。放眼全世界的法律制度,身心障礙者是最經常被剝奪法律能力的群體。由於社會大眾普遍對於身心障礙者抱有「他們沒有能力為自己作主」的不信任感,絕大多數國家都存在著類似「監護」(guardianship)或「委託」(trusteeship)的制度設計,以相對輕易或草率的方式去剝奪與限制身心障礙族群的法律能力。因此,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特別強調,各國有確保身心障礙者「在法律之前獲得平等承認」的義務。(Read more…)

 

 


第九回:【參與及代表性:政治權】篇​

💡沒有我們的「參與」,就不要為我們做決定!

歷經數百年主流社會的排除與隔離,身心障礙族群的憤怒與吶喊,逐漸在上個世紀匯聚成一句響亮的宣示:「沒有我們的參與,就不要為我們做決定(Nothing About Us Without Us)」!立基於「自主」的精神,任何與身心障礙者有關的公共事務討論或政策制定,都應該要有身心障礙者的參與發聲──這句口號後來被廣泛地使用於全球身心障礙倡議組織與運動之中,也促成了許多平權改革與政策發展。(Read more…)

 

 


第十回:【生育及家庭權】篇​

💡身心障礙者的「原罪」:更容易「被」建議墮胎與絕育?

還記得之前有一對白化症夫妻共組家庭、生下兩名小孩的新聞嗎?從新聞底下許多批評父母「自私」的評論,可以發現這個社會中有許多人認為「身心障礙者不應該繁衍下一代」,甚至也反映出「他們根本不應該出生」、以免「造成社會負擔」的價值觀。在人類歷史上,有許多身心障礙孩童從小便因「為了他們好」之名而遭到強迫絕育。這些不人道的對待根植於對於障礙的長期汙名與歧視,現在,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則致力扭轉這種偏見,要求我們改變看待「障礙」的態度──障礙乃是構成人類多樣性的一環,而不是某種「缺陷」或「異常」,而強制性、違反自主意願的絕育與墮胎,對於包括身心障礙者在內的任何人而言,都是人性尊嚴、人身完整與生育自主的戕害。(Read more…)


第十一回:【工作與就業】篇​

💡工作權的意義:在開放、融合與無障礙的環境中,自由選擇與接受工作的權利

俗話說「給人一簍魚,不如給他一支釣竿。」工作不只是一個人經濟自主與生活自立的關鍵,更是獲得成就感與自我實現的重要來源。但是對許多身心障礙者而言,就連想要獲得一根「品質欠佳」的釣竿也非易事。根據2014年政府統計數據,身心障礙者的勞動參與率僅有一般國民的三分之一(19.7%),失業率卻是一般國民的三倍(11%)!更驚人的是,有 32.5%的身心障礙者受僱者是從事部分工時、臨時性或勞動派遣等非典型勞動工作,平均每月經常性薪資僅有16,046元,勞動權益保障更十分有限。由於社會普遍的歧視態度與無障礙環境的缺乏,即使有強烈工作意願支持,身心障礙者都必須面臨其他人難以想像的巨大挑戰,因此許多國家都將促進就業作為身心障礙政策推動的一大重點。(Read more…)


第十二回:【人身自由與安全】篇​

💡「身心障礙」不該是剝奪人身自由的理由

討論到「人身自由」的議題,我們最常想到的應該是逮捕、羈押或是坐牢的情況,不過像是走在路上被警察臨檢盤查,也都算是對人身自由的限制。但對於許多心智障礙者來說,卻還有一種他們特別容易會遇到的情境,那就是:當他們拒絕服藥或接受治療時,往往會被認定是「危險」的來源,並基於「自傷或傷人之虞」或「基於照護治療之需要」的理由而遭受到「強制住院」。(Read more…)

 

 


第十三回:【意識提升】篇​

💡行為來自語言、語言來自思想:意識提昇的重要性

柴契爾夫人曾說:「思想會化成語言,語言會化成行動,行動會變成習慣,習慣會變成個性,而個性會決定命運」。這句話告訴我們:一個人的思考,會決定他將成為什麼樣的人。反過來說,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的一言一行,也都反映了我們的價值觀與意識形態──如果一個社會對於特定族群的人們普遍抱持著偏頗的認知,自然而然也容易產生歧視性的態度與對待。身心障礙者,正是其中一群特別容易因為社會上的歧視態度而加深其不利境地的人們。(Read more…)

 


第十四回:【自立生活與融合社區】上篇​

💡有權成為一個為自己生命負責的人,一個生活在社會之中的人

一早起來,你刷牙、洗臉、換衣服、吃早餐、出門趕車上學或工作,就此開啟一天的忙碌生活,又或者是在難得的休假時間與家人、朋友、情人、鄰居相聚,一起散步、運動、澆花、遛狗、玩貓、看電影、旅行……對許多人來說,這些都是再平凡不過的日常光景,也正是在這樣日復一日的時光中追尋自己的人生成就。然而,試想今天你是一位肢體障礙者,光是自己從床上坐起身來、穿上衣服都可能需要花上兩個小時的時間;又或者你需要仰賴呼吸器維生,一旦踏出家門,就要擔心隨身攜帶的氧氣量不足、或者是緊急停電時找不到電力來源;又或者,你二十四小時都居住在教養院中,必須跟著規定好的作息時間表決定如何度過這一天……此時,前述再平常不過的生活情景,又是何等遙遠的夢想呢?(Read more…)


第十五回:【自立生活與融合社區】下篇​

💡拒絕「機構式」生活:以「需求」而非「障礙」為基礎的支持服務

全世界仍有許多身心障礙者居住在教養院、康復之家這類照護機構中,他們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只好接受由機構管理者統一安排的生活作息。「你沒有辦法決定自己每天什麼時間要做什麼事情,你必須要調整自己的需求來符合機構,在固定時間起床、睡覺、外出以及與其他人會面,」歐洲自立生活網絡主席Adolf Ratzka博士點出機構對於個人自主性的傷害,並強調個人協助對於身心障礙者自立生活的重要性:「如果我沒有個人助理,而是住在機構裡,我的生活品質還能一樣嗎?我還能不能住在我瑞典的家中,一樣種花,一樣跟妻子、朋友去旅行呢?」(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