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份專題#2|〈從舊政府的門面到新國家的良心:波蘭人權監察使公署小檔案〉下篇

【編按】七月份專題|波蘭人權監察使公署|在中東歐地區,波蘭是第一個建立人權機構的國家。當長期執政的共產主義政府決定在1987年設置「民權保障委員(Commissioner for Civil Rights Protection)」一職時,關於國家人權機構設置標準的《巴黎原則》甚至尚未問世。當時波蘭統一工人黨眼見反對勢力興起、大勢衰頹,才嘗試透過這樣的立法來挽回消逝的民意。他們沒能想到的是,在第一任民權保障委員Ewa Letowska的積極活躍,以及法律賦予該職位的制度保障下,竟也讓這個角色成為波蘭民主化進[…]

七月份專題#1|〈不畏當權者壓力也要為人民發聲:波蘭人權監察使小檔案〉上篇

【編按】七月份專題|波蘭人權監察使公署|波蘭透過和平方式進行民主轉型的經驗,向來是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中人們津津樂道的一段故事。不過自從右翼的法律正義黨(Prawo i Sprawiedliwość, PiS)在2015年年底大選後首度掌權以來,波蘭政府便開始推動許多爭議性改革。法律正義黨不僅試圖要從人事與制度層面系統性地癱瘓憲法法院的運作,也強化警察權力與對媒體的監控、嘗試通過全面性的禁止墮胎法、高舉排外主義反對接納難民政策--種種舉措皆讓波蘭社會陷入前所未有的抗爭衝突與民主危機。 另一方面,波蘭作為中東歐[…]

六月份專題#5|〈南韓《運動人權準則》:還給學生運動員安全健康的成長環境〉

【編按】六月份專題|南韓國家人權委員會|韓國隊在今年世足賽中意外擊敗德國隊,頓時成為國際媒體焦點。不過你可曾想過運動員們的人權處境又是如何?在螢幕上那些追求極限與榮耀的汗水背後,或許是從學生時期進入校隊以來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嚴苛訓練與壓迫環境。「為了強化體能與意志力訓練,一定程度的體罰是可以被允許的」--這樣的想法在包括南韓在內的許多國家都仍然存在,也導致人們普遍低估了運動員受到的人權侵害問題。 南韓國家人權委員會在2011年發布的《運動人權準則(Human Rights in Sports Guidel[…]

六月份專題#4|〈南韓《運動人權憲章》:讓運動場對所有人都真正平等地開放〉

【編按】六月份專題|南韓國家人權委員會|你覺得運動是一種人權嗎?南韓人權委員會(NHRCK)認為,運動不只對我們的身心有益,讓人追求自由、信心與快樂;作為一個共同進行或共通共感的社會經驗,人們也從運動中學習到團隊合作、體諒、尊重等至關重要的民主精神,可以奠定社群團結的基礎。對於平常相對較少機會參與社會與文化生活的群體(例如障礙者與老年人),運動場域也能促進社會交流與融合。

六月份專題#3|〈無「孔」不入的韓國厭女情節:網路科技時代的性別暴力演化〉

【編按】六月份專題|南韓國家人權委員會|2016年5月,一名覺得「所有女人都看不起我」的韓國男子,在首爾江南站附近的KTV隨機鎖定了一名女性,持刀將其殺害。一時之間南韓社會人心惶惶,類似事件其實也已不是第一回發生。在韓國社會中,無論是女性或男性都背負著沉重的刻板性別角色壓力,像這樣因無法躋身所謂「人生勝利組」的男子,將其不滿與憤恨轉移為對不特定女性的暴力,反映的是整個社會長期以來根深柢固的父權文化與厭女情節,以及嚴重的性別不平等問題。

六月份專題#2|〈從個案申訴加速正義實現:南韓國家人權委員會小檔案〉下篇

【編按】六月份專題|南韓國家人權委員會|司法機構的調查是為了懲罰加害者,人權機構的調查是為了補償受害者。南韓國家人權委員會如此解釋兩者間的差異:「檢調機關所進行的調查,目的是要確認嫌疑犯是否罪證確鑿,從而接受其應有的懲罰。如何為受害者提供救濟措施,並不是檢調機關調查的首要目的。至於人權委員會所進行的調查,有時候確實有助於讓被告繩之以法,但其最終目的乃是在於透過促成雙方和解或其他法律制度允許的適當手段,讓受害者能夠恢復受損的權利與獲得賠償。」 比起曠日廢時且所費不貲的法律訴訟途徑,向人權委員會提出諮詢或申訴[…]

六月份專題#1|〈說理與動情的柔軟力量:南韓國家人權委員會小檔案〉中篇

【編按】六月份專題|南韓國家人權委員會|即使在一些民主法治相對進步的社會中,偶爾還是會聽到這樣的聲音:「我們都已經有憲法保障人民權利了,為什麼還需要關注國際上的人權標準發展呢?」其實,無論是國內還是國際法律體系中的權利清單,「人權」的內涵固然都會隨著時代的發展與爭辯不斷擴充,當代社會對於早先立下的法律規範也可以有新興前衛的詮釋。不過,當一個國家決定簽署人權公約時,就像是走進了名為國際社會的課堂,能夠與背景更為多元的同儕一起參與「何謂人權」這場大辯論。來自全球的經驗案例與觀點,往往可以加速國內公民社會對於人[…]

五月份專題#4|〈自由之天與平等之地:南韓國家人權委員會小檔案〉上篇

【編按】五月份專題|南韓國家人權委員會|「藍色象徵天空與自由,橘色代表大地與平等。」成立於2001年的南韓國家人權委員會(NHRCK),其形象標誌由兩個顏色組成:藍色圖案可以看成是一隻撫慰受害者的手,或者是生生不息的希望燭火,而橘色的圓圈則象徵循環及完整。這樣的圖騰符號也顯示南韓國家人權委員會的自我期許,誓言為了達成「自由與平等兩者之間的陰陽調和與平衡」而努力。 前三回為各位介紹了南韓國家人權委員會在推動南韓社會省思酷刑與不人道待遇上的努力,《國家人權週報》南韓專題第四回,就讓我們來了解一下該委員會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