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份專題#3|〈二十一世紀民主社會的野蠻角落:南韓對於酷刑的嚴正省思〉下篇

【編按】五月份專題|南韓國家人權委員會|即使到了21世紀,這世界還沒有一個國家膽敢宣稱酷刑已然絕跡。但是在2013年《兩公約》初次國際審查時,審查委員曾經提問台灣政府是否有意批准《禁止酷刑公約》,而我國官員竟然答道:「該公約內容精神已落實於我國法制,且實務上亦少見是類案例,目前尚無簽署該公約之規劃。」這番自滿言論,自然遭到看過太多太多陰暗角落的前聯合國反酷刑特別報告員Manfred Nowak教授質疑:「到底是申訴機制沒有作用、內部的監督制度沒有發揮功效?還是台灣真的就是全世界唯一一個不存在酷刑、刑求或凌虐的國家?」[1]

事實上,全名為《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的這部聯合國核心人權公約,其所欲防範根除的惡行,不只是我們在前兩週提到的刑求逼供問題而已,國家同樣具有義務防範嚴重程度不及酷刑的「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例如警方過度執法、發生在軍中或校園的體罰,以及不人道的監獄或精神醫療機構環境等等。去年,韓國剛好也接受了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委員會的第三回審查,作為國家人權機構的南韓國家人權委員會(NHRCK)即透過提交平行報告,協助國際專家診斷南韓的制度保障漏洞,值得我們警惕借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