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份專題#2|〈維繫公民社會對人權的熱烈爭辯:丹麥人權中心小檔案〉上篇

丹麥人權中心(DIHR)執行長Jonas Christoffersen說過:「無論『人權』在政治上與實務上已有多強的存在感,讓社會能夠持續熱烈地、公開地辯論人權的正當性與角色,仍是永遠必要的一件事情。」作為一個以研究起家的國家人權機構,今日丹麥人權中心的領導者與工作人員絕非是人們印象中象牙塔裡的老學究形象,而是致力參與及影響社會的活躍行為者。 1987年,丹麥國會以決議方式設立了丹麥人權中心(Danish Centre for Human Rights)。雖然該機構最初只不過是一個負責蒐集人權資訊的小型研[…]

十月份特別號|〈國家人權機構的權威性準則:關於《巴黎原則》的二三事〉

【編按】巴黎原則週|十月份特別號|1991年10月7日,有一群人聚集在巴黎,花了三天討論出一份一千多字的文件,但是因為這個文件的名字實在太長了,所以後來大家都習慣叫它「巴黎原則」……關注本專欄的讀者,一定經常讀到《巴黎原則》這個詞。究竟這部原則是什麼來歷?為何每個人權機構都要遵守它?為了慶祝《巴黎原則》的27歲生日,這一週的《國家人權機構週報》,就要特別來說說關於《巴黎原則》的二三事。 💬《巴黎原則》是什麼?是誰訂出這些規定的? 《巴黎原則》的正式名稱叫做《關於促進和保護人權的國家機構的地[…]

十月份專題#1|〈丹麥社會對於仇恨言論的反思:「讓網路上的公眾辯論維持文明」〉

【編按】十月份專題|丹麥人權中心|2016年元旦,丹麥首相Lars Løkke Rasmussen在Facebook上發布了一段非典型的新年演說影片。他提到Facebook在近年已經快速成為丹麥人民接觸與討論公眾議題的主要平台,同時卻也對於網路言論的極化現象表示擔憂。Rasmussen在演說中念出一篇又一篇他在過去一年所收到的惡意謾罵,希望藉此提醒與邀請所有公民維持在公眾辯論中的文明風度。這一席話確實也在丹麥社會引起一定的迴響與反思,根據丹麥統計局在同年夏天所展開的民調,有一半的丹麥人表示:那些充斥社群網[…]

九月份專題#4|〈丹麥人權中心:讓人權機制一同成為捍衛永續發展的堡壘〉

【編按】九月份專題|丹麥人權中心|有人說,人權不能當飯吃。這句話背後的潛台詞,是認為經濟發展與人權保障乃是相互衝突的兩件事情。然而,當一味追求GDP快速增長的21世紀人類逐漸遭遇越來越多環境與社會問題挑戰,國際社會也致力重新定義「發展」一詞的內涵。

九月份專題#3|〈您最誠摯的人權夥伴——丹麥人權中心的國際使命〉下篇

【編按】九月份專題|丹麥人權中心|丹麥人權中心(DIHR)自栩為歐洲最大型的人權研究機構之一,以其創新且跨領域的研究分析能力為傲,也認為客觀堅實的科學證據與學術知識乃是奠定行動與實踐的基礎。與其他國家的人權機構相比,丹麥人權中心更加自覺且自期承擔起「國際」使命,一方面要協助世界各國在地社會採取良好的人權做法,另一方面也將各地發展出的良好實踐與技術工具推上國際議程。

九月份專題#2|〈在地深耕緬甸企業的人權文化:丹麥人權中心的國際使命〉中篇

【編按】九月份專題|丹麥人權中心|丹麥人權中心(DIHR)是全世界少數將「國際合作」作為重點工作項目的國家人權機構。上回《國家人權機構週報》為各位介紹了該機構在內戰衝突後的尼泊爾社會如何促進法治的努力,這一回所要介紹的緬甸,則是丹麥人權中心近年另一個關鍵合作夥伴國。

九月份專題#1|〈從法治建設促進尼泊爾人權——丹麥人權中心的國際使命〉上篇

【編按】九月份專題|丹麥人權中心|「人人生而平等」雖是普世共同追求的目標,不過我們也知道,有許多國家受限於政治環境與經濟社會條件,在處理人權議題的能力上相對有限。這就是為什麼「國際合作(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在人權領域非常重要──擁有相對較多知識、資源與能力的國家,也應秉持全人類休戚與共的團結精神,多出一份心力,不分國界相互提攜。 在全世界的國家人權機構中,自覺並且積極承擔起「國際使命」的丹麥人權中心(The Danish Institute for Human Right[…]

八月份專題#4|〈努力成為「老虎」的吠叫看門狗:馬來西亞人權委員會小檔案〉下篇

【編按】八月份專題|馬來西亞人權委員會|或許是馬來西亞人權委員會(SUHAKAM)太常被外界形容成「沒有牙齒的老虎(toothless tiger)」了,前委員會主席Tan Sri Hasmy Agam(任期:2010-2016)便曾經感嘆地說:「當我被任命為主席時,我們的感覺是這個委員會甚至比不上一隻無牙老虎。如果是老虎的話,至少在牠張嘴讓你看見它沒有牙齒之前,你已經先被嚇到了。」 上回提及,馬來西亞人權委員會在成立之初曾飽受外界質疑是政府人權門面上的虛偽裝飾品,許多人並不相信這個機構能夠獨立於政府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