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份專題#4|〈失竊的世代:澳洲社會對原住民孩童同化政策的深切悔歉〉下篇

每一本Sorry Books都由以下這段宣示開頭:「我在此署名,為歐洲移民對澳洲原住民造成的不義記下深刻遺憾。尤其是,我要為那些被迫帶離家庭的孩童所遭受的傷痛,還有政府政策對澳洲原住民之人性尊嚴與心靈所造成的影響,致上個人的歉意。我也謹表對於和解、對於全民更好之未來的殷切期盼,並且承諾貢獻自己的一份心力,共同打造一個團結的澳洲,使其成為一個能夠尊重我們所在的這塊土地、珍視原住民與托雷斯海峽島民傳統,以及確保所有人正義與平等的國度。」 1997年5月26日,澳洲人權委員會將一份歷史性的調查報告呈上澳洲聯邦議[…]

十一月份專題#3|〈失竊的世代:澳洲社會對原住民孩童同化政策的深切悔歉〉上篇

1930年代,一份澳洲地區報紙刊登著這樣一則「協尋家庭」的報導。「達爾文混血之家的一群半混種與四分之一黑的混血小孩──內政部長Mr. Perkins近期請求墨爾本與雪梨的慈善團體為這群小孩尋找家庭,拯救他們免於淪為社會棄兒(outcasts)。」 如同世界上許多地區曾經或者仍將發生的,歐洲殖民者的船隻在18世紀末登陸澳洲大陸,為早已棲居當地的原住民帶來暴力、剝削與驅逐。其中,各國政府與傳教士更嘗試以設立學校等方式拐騙當地孩童,希望灌輸他們歐洲的價值觀與工作習慣、遠離原始野蠻習性,方便日後能為殖民者服務。一[…]

十一月份專題#2|〈澳洲人權委員會呼籲關注無家者:不只有露宿街頭才是無家可歸〉

露宿街道、公園或是廢棄建築,這是許多人對於無家可歸(homelessness)的典型印象。不過,輾轉流連於各種暫時性住處,像是親友家中、難民收容所或旅館;或者是長期寄人籬下、隨時可能會被趕走,也必須與他人共用住所設施的流浪者們,同樣也是一群沒有「家」的人。 在澳洲,無家者始終是個難解的題。儘管過去二十年景氣多有好轉之時,全國卻始終有超過10萬名無家者人口,等於每200個人裡就有一位缺乏永久住處。許多研究已經指出,無家可歸絕對不只是住宅不足的問題,長期的失業、精神疾病的困擾、藥物濫用、家庭關係破裂……許許多[…]

十一月份專題#1|〈「那些被遺忘的孩子」——澳洲邊境移民拘留中心實地大調查〉

「這世界上沒有任何國家,特別是我們經常相互比較的英國、加拿大、紐西蘭與美國,將無限期拘留孩童訂為優先的政策選項,而且還拒絕這些孩童透過法律管道來質疑政府將他們拘留超過數個月、甚至數年的必要性何在。」2015年2月,澳洲聯邦議會將一份名為《被遺忘的孩子(The Forgotten Children)》的調查報告排上辯論議程。澳洲人權委員會(Austral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AHRC)主席Gillian Triggs向國會議員與社會大眾鄭重呼籲,必須盡快終結邊境移民拘留中[…]

十月份專題#3|〈國內人權診斷室與「金」牌監測站:丹麥人權中心小檔案〉下篇

【編按】十月份專題|丹麥人權中心|以促進與保護人權為己任的丹麥人權中心(DIHR),包持著無論是承平或戰亂時代、在國界之內或之外,都應該致力讓人權獲得普遍實踐的高度自我期許。根據2012年《丹麥人權中心法》規定,所謂「人權」不只限於丹麥憲法中所列出的基本自由,還包括獲得國際社群承認的任何權利,包括由聯合國、歐洲聯盟、歐洲理事會(CoE)、歐洲安全及合作組織(OSCE)所發展出的人權內涵與義務。這般開放性的人權定位,更促使這個自詡為歐洲最大型的人權研究機構積極牽引國際與在地人權內涵的對話與調和。 從內部架構[…]

十月份專題#2|〈維繫公民社會對人權的熱烈爭辯:丹麥人權中心小檔案〉上篇

【編按】十月份專題|丹麥人權中心|丹麥人權中心(DIHR)執行長Jonas Christoffersen說過:「無論『人權』在政治上與實務上已有多強的存在感,讓社會能夠持續熱烈地、公開地辯論人權的正當性與角色,仍是永遠必要的一件事情。」作為一個以研究起家的國家人權機構,今日丹麥人權中心的領導者與工作人員絕非是人們印象中象牙塔裡的老學究形象,而是致力參與及影響社會的活躍行為者。 1987年,丹麥國會以決議方式設立了丹麥人權中心(Danish Centre for Human Rights)。雖然該機構最初只[…]

十月份特別號|〈國家人權機構的權威性準則:關於《巴黎原則》的二三事〉

【編按】巴黎原則週|十月份特別號|1991年10月7日,有一群人聚集在巴黎,花了三天討論出一份一千多字的文件,但是因為這個文件的名字實在太長了,所以後來大家都習慣叫它「巴黎原則」……關注本專欄的讀者,一定經常讀到《巴黎原則》這個詞。究竟這部原則是什麼來歷?為何每個人權機構都要遵守它?為了慶祝《巴黎原則》的27歲生日,這一週的《國家人權機構週報》,就要特別來說說關於《巴黎原則》的二三事。 💬《巴黎原則》是什麼?是誰訂出這些規定的? 《巴黎原則》的正式名稱叫做《關於促進和保護人權的國家機構的地[…]

十月份專題#1|〈丹麥社會對於仇恨言論的反思:「讓網路上的公眾辯論維持文明」〉

【編按】十月份專題|丹麥人權中心|2016年元旦,丹麥首相Lars Løkke Rasmussen在Facebook上發布了一段非典型的新年演說影片。他提到Facebook在近年已經快速成為丹麥人民接觸與討論公眾議題的主要平台,同時卻也對於網路言論的極化現象表示擔憂。Rasmussen在演說中念出一篇又一篇他在過去一年所收到的惡意謾罵,希望藉此提醒與邀請所有公民維持在公眾辯論中的文明風度。這一席話確實也在丹麥社會引起一定的迴響與反思,根據丹麥統計局在同年夏天所展開的民調,有一半的丹麥人表示:那些充斥社群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