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份專題#3|〈拉丁美洲國家人權機構的參考原形:西班牙監察使小檔案〉上篇

【編按】一月份專題|西班牙人權監察使|隨著軍人佛朗哥的去世,西班牙在1970年代逐漸走出獨裁政權,啟動民主改革之路。乘載著眾人的期待,1978年的新憲法明確列出人民應受保障之基本自由與權利。憲法第54條更特別設置監察使(Defensor del Pueblo,直譯為「護民官」)一職,承擔保護人民權利與監督政府機關作為的重責大任。三年後,西班牙國會制定了監察使機構的組織法(Organic Act 3/1981),並且任命曾在威權時期出任教育部長、但是後來轉而從事民主運動的法學教授Joaquín Ruiz-G[…]

一月份專題#2|〈跨國人口販運下看不見的受害者:西班牙監察使主動出擊調查!〉

近來新聞揭露,多批台灣公民被誘騙至西班牙、斯洛維尼亞與克羅埃西亞等地,疑似在犯罪集團扣留其護照與監視的情況下,被迫參與電信詐騙案而遭當地警方逮捕。在國內外人權團體的關注下,我國政府準備透過跨國司法互助機制,瞭解背後真相以及是否存在跨國人口販運之情事。究竟什麼是人口販運(human trafficking)?情況有這麼嚴重嗎?大多數人很可能以為奴隸現象早已被掃進人類歷史塵埃,實際上,現代化的人口買賣問題仍然遍布全球各地,更是犯罪集團搾取暴利的重要管道。 根據2000年聯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CTOC)[…]

一月份專題#1|〈西班牙監察使為房貸族撐保護傘:不容經濟危機犧牲居住人權!〉

如同台灣社會,西班牙也有根深柢固的「買房」觀念。根據統計,高達八成的西班牙人都住在自有屋宅,這個數字在歐洲與全球各國而言都算是相當高。90年代的經濟榮景曾讓西班牙許多家庭趨之若鶩借貸買房,一直到2008年金融風暴與房地產泡沫的幻滅,很多人才驚覺自己不但未能求得安居樂業的一席之地,反而換來一場足以牽連一家三代的噩夢。 「無力償還房貸的責任不能完全歸咎給借貸人。他們之所以簽下房貸契約,不只是因為他有意願,也是因為有史以來最寬鬆的房屋市場與放款條件的推波助瀾。」作為西班牙的國家人權機構,西班牙監察使(Defen[…]

十二月份專題#2|〈讓我們面對事實,打擊歧視——澳洲人權委員會小檔案〉下篇

「澳洲媽媽們每天平均花8個半小時照顧小孩,爸爸們則不到4小時。在照顧父母的責任上,七成婦女是主要承擔者。」 「在學校,27%的孩童曾受霸凌所苦,7%的孩童曾遭網路霸凌。」 「LGBT族群經歷憂鬱的比例是其他人的三倍。八成的恐同霸凌發生在校園。」 「在障礙者的相對收入水準上,澳洲在OECD國家中排名最後一名。」 「非原住民相比,澳洲原住民的平均壽命短了10年。原住民成年人入獄的比例更是高出15倍。」 「55歲以上的澳洲人民每年透過無酬照護或志願工作為經濟貢獻745億元。卻有超過1/4的老年人活在貧窮之中。」[…]

十二月份專題#1|〈「只不過是一個反歧視委員會」?澳洲人權委員會小檔案〉上篇

成立超過三十年的澳洲人權委員會(Austral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ACHR)向來是國際上與亞太地區國家人權機構的良好榜樣。然而,2013年時,執政的自由黨政府卻在爭議聲中任命一位長期呼籲應廢除該機構的保守派人士擔任人權委員,澳洲司法部長暨檢察總長(Attorney General)表示:這是為了讓「在工黨政府期間逐漸限縮其人權觀點」的人權委員會重新「恢復平衡」,因為現在這個機構「只不過是一個反歧視委員會」,忽視了言論自由、宗教自由等其他重要的基本權利。 究竟為什麼會有[…]

十二月份特別號|〈全球人權機構聯盟最新宣言:撐開公民倡權的保護傘〉

世界人權週|十二月份特別號|2018年是聯合國大會通過《世界人權宣言》的70週年,也是通過《人權捍衛者宣言》的20週年──雖然這個字聽起來可能有點陌生,但其實你我每一個人很可能都曾經或者正在扮演「人權捍衛者(human rights defender)」的角色。 根據這份全名為《促進與保護普世承認之人權及基本自由的個人、群體與社會組織的權利與責任之宣言》,人權捍衛者是指任何為了「促進與爭取人權與基本自由之保障與實現」而努力的人,無論她/他是單獨一人或者集結行動,或者主要關注的是哪些權利內涵與特定族群的平權[…]

十一月份專題#4|〈失竊的世代:澳洲社會對原住民孩童同化政策的深切悔歉〉下篇

每一本Sorry Books都由以下這段宣示開頭:「我在此署名,為歐洲移民對澳洲原住民造成的不義記下深刻遺憾。尤其是,我要為那些被迫帶離家庭的孩童所遭受的傷痛,還有政府政策對澳洲原住民之人性尊嚴與心靈所造成的影響,致上個人的歉意。我也謹表對於和解、對於全民更好之未來的殷切期盼,並且承諾貢獻自己的一份心力,共同打造一個團結的澳洲,使其成為一個能夠尊重我們所在的這塊土地、珍視原住民與托雷斯海峽島民傳統,以及確保所有人正義與平等的國度。」 1997年5月26日,澳洲人權委員會將一份歷史性的調查報告呈上澳洲聯邦議[…]

十一月份專題#3|〈失竊的世代:澳洲社會對原住民孩童同化政策的深切悔歉〉上篇

1930年代,一份澳洲地區報紙刊登著這樣一則「協尋家庭」的報導。「達爾文混血之家的一群半混種與四分之一黑的混血小孩──內政部長Mr. Perkins近期請求墨爾本與雪梨的慈善團體為這群小孩尋找家庭,拯救他們免於淪為社會棄兒(outcasts)。」 如同世界上許多地區曾經或者仍將發生的,歐洲殖民者的船隻在18世紀末登陸澳洲大陸,為早已棲居當地的原住民帶來暴力、剝削與驅逐。其中,各國政府與傳教士更嘗試以設立學校等方式拐騙當地孩童,希望灌輸他們歐洲的價值觀與工作習慣、遠離原始野蠻習性,方便日後能為殖民者服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