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一年了,蔡政府在人權方面有何進展?」

文/黃嵩立、黃怡碧(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 蔡總統就職兩周年,人約盟本想發表一份聲明,評論政府在人權方面的進展,但這份聲明的內容和我們在2017年一月「兩公約第二次國際審查NGO立場聲明」幾乎完全一致,我們為此感到遺憾。我們仍想重述該聲明的重點,並期待政府落實人權承諾。

【投書】「沒有移工,不要替移工決定」

文/黃怡碧(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 4月29日中午,勞動節前夕,中選會外集結幾百位來自菲律賓、越南、印尼移工與本地勞工與人權團體,要求移工有權參與「公民」投票,針對攸關自身權益的政策與法律表達立場。非公民要求參與公投並不荒謬:雖說政治權傳統上僅得由公民行使,但近幾年來許多歐洲國家對是否開放有久居事實之外國人參與選舉、被選舉或公民投票有諸多討論。 Nothing about us without us(沒有我們不要替我們決定),是人權基本原則中最重要的自我決定與公共參與原則。在一個正義的社會,每一個人,包括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移工朋友,都應享有平等的機會,取得必要的資源,有意義地去參與會影響他們生活的決定。這包括:在個人層次,可以決定自己要為誰工作、在哪裡工作,在群體層次,有權利參與會影響到不分本勞、外勞的勞工政策、社會保障政策……種種的集體決定。 要促成移工朋友的自我決定與公共事務參與,政府有責無旁貸、不可迴避的責任: 1. 移工能自由轉換雇主是公平遷徙(fair migration)與公平雇用(fair recruitment)的重要核心。在台灣,無法自由轉換雇主是許多與移工有關悲劇的源頭,我們要求政府根據相關國際勞工公約與建議書的規範,修改就業服務相關法規,讓移工能在善意(good faith)的前提下,自由轉換雇主。同時,政府首先應該公開與移工母國簽訂之雙邊協定,同時必須根據國際勞工組織提供之模範協定(model agreement)以及2016年通過的關於公平雇用的一般原則與操作指引,全面檢視與移工母國簽訂之雙邊協定,使相關協定能符合國際人權法規範。 2. 投票並非、也不應該是參與公共事務之唯一路徑。移工與非公民就算無法透過選舉與被選舉來表達意見,政府也必須提供正式與非正式管道,讓60多萬移工能實際參與與他們權利切身相關的公共事務決策。要確保移工的結社權與公共參與,我們認為政府應該投注資源在移工的組織化(這樣的組織化不限於《工會法》上的工會),以及除了文化參與與展演外,也必須顧及移工公民與政治權的培力。 1886年5月,幾十萬工人集結於美國芝加哥市中心要求改善工作待遇,實施8小時工作制。100多年後的台灣,日做8小時竟如天邊雲朵遙不可及。移工與本國勞工勞動條件唇齒相依,任一方的勞動條件下墜,另一方絕對跟著向下沉淪。所有勞工,不分行職業、不分國籍、性別、種族,必須團結,共同爭取並落實合理勞動條件;而政府則有義務積極培養勞動者參與公共事務的能力,並且在政策形成過程讓勞動者實質參與。   (本篇投書亦刊登於蘋果日報,亦感謝資料照之提供)

【聲明】刑事訴訟法修法:兒童與障礙者的司法權利應符合人權公約

刑事訴訟法即將展開重大修法。一方面期待訴訟法的修正能更落實人權保障,但也擔心幾個族群的程序參與與程序保障會因為司法人員長期未能理解人權公約規定,他們的權利仍舊會在這波的修法中被忽視。首先,我們呼籲各界應該恪守 nothing about us without us 的精神,沒有我們不要替我們決定,應該讓不同群體的代表能夠充分參與修法討論與過程。從五個已內國法化的人權公約角度切入,我們認為有兩個族群-兒童與障礙者-是特別需要獲得司法院、法務部、立法委員以及所有參與修法者的重視(相較之下,原民司法議題是這幾年比較有進展的)。 兒童與障礙者的程序能力與程序調整 《兒童權利公約(CRC)》第 12 條 the right to be heard 與第 12 號一般性意見的重要意旨:兒童,不論年齡大小,只要有能力形成自己的意見,都得以在司法與行政程序中自由表達意見,而且裁決者必須給予兒童意見一期成熟度與年齡相應之重視。 有沒有形成意見的能力,必須逐案鑑定與檢視,不能直接用年齡一切兩斷,專斷預設七歲以下兒童就是沒有程序能力。檢視有沒有表達能力的工作也必須是要由客觀專業者來做判斷。意見表達的形式不限於口語表達,可能透過其他形式的溝通(如遊戲)。為了讓兒童能自由形成意見,還有很多關於知情權、空間設置、場景設定、人員安排⋯的考慮。 《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第 13 條要求國家必須針對障礙者的需求,進行司法程序(從偵查到執行)各式各樣的程序調整。這樣的調整絕非限於手語翻譯。但聽障者的確遭遇很重大的困難。有聽障朋友從偵查階段到審判、到現在要被發監執行,從頭到尾沒有任何手語翻譯,沒有任何法律扶助,只有一位親戚擔任輔佐人協助書面溝通。有聽障報告在審判過程提出請求,法官仍不允許由手語翻譯員或聽打員協助,只說看書記官做的紀錄已足夠。 還有很多問題發生在偵查階段,讓一些應該獲取醫院或社區支援的例子都去了法院與監獄。CRPD 第 13 條到底涉及哪些程序、要如何調整,我們已經利用許多機會希望司法院能出面召集相關廳處與民間團體與法務部一起研商,但遲遲沒有下文。這是一個牽涉障礙者能否獲得公平審判至關重要的條文,也很希望更多的民間團體能關切到這個議題。  

拒絕參與「鞭刑協作會議」聲明

一、 「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臺–提點子」之「對酒駕累犯、性侵犯及對幼童傷害等增設刑法懲罰方式增加鞭刑制度」連署案,已達5,000人附議成案門檻,唐鳳政委辦公室定於2017年12月1日辦理「開放政府聯絡人第25次協作會議」對該案進行討論,邀請提案人、附議人、相關團體及政府部門參加協作會議。該案主責部會法務部邀請本聯盟參與該協作會議。

【聲明稿】國際專家來台進行國家人權委員會評估任務初步聲明

本月24至28日,「亞太地區國家人權機構論壇」(The Asia Pacific Forum of National Human Rights Institutions, APF)及「亞洲人權發展論壇」(Asian Forum for Human Rights and Development, FORUM-ASIA)應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之邀,安排Rosslyn Noonan女士、Sushil Pyakurel先生及Agantaranansa Juanda先生等三位經驗豐富的國際專家來台評估國家人權機構的設置。該小組預計將在訪台行程結束一個月之後,正式對外公佈評估報告。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針對監察委員提名人選之聲明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人約盟)為監督政府落實其擔負之核心人權義務而存在。自2009年成立以來,人約盟的核心議程包括構思並督促政府建立具聯合國條約機構專業性之國家報告審查機制、協調數十個民間團體共同提出對應國家報告之民間平行報告(影子報告),以及與台權會、廢死聯盟、原策會、勞工陣線…等多個成員團體,共同推動國家人權委員會之成立。

【澄清函】關於成立「人權處」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澄清函

人約盟召集人 黃嵩立 根據貴報今(01/19)日《陳建仁點頭 行政院擬成立「人權性平處」》之報導,政府將在行政院下研議成立「人權處」,專責統籌跨部會的人權事務。貴報並引述法務部官員說明,人權處的架構及編制尚在規劃研議中;可能設置「人權處」,或直接與現行的「性別平等處」整合成一個專責單位「人權性平處」,再調整、增聘員額。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以下簡稱「人約盟」)肯認,提升行政院內部專職人權工作人員,是正確且重要的一步。但人約盟重申,本聯盟歷來建議政府成立「人權處」,「人權性平處」乃行政院內部所提之方案。

不分性傾向,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兼回應王正嘉教授

文/黃怡碧  (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台灣國際醫學聯盟 研究員 )                       中正大學法律系王正嘉教授日前為文,援引國際人權文獻以及2013年兩公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ICESCR)、2014年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國家報告國際審查之結論性意見與建議,主張同性婚姻不合乎國際人權法理保障。本文同意王老師若干看法,但對其結論必須予以嚴正駁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