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人約盟CRPD教育推廣年度企劃 -融合無礙主題假期

今年10月底到11月初是台灣第一次的CRPD國家報告審查, 人約盟也自3月開始舉辦一系有關CRPD障礙人權意識提升的教育訓練活動, 截至目前已和行無礙一起合作,辦理了1場工作坊和5場專題讀書會, 也累積了一小群關注障礙人權的障礙者、學生、社會人士和障礙者親屬等參與者穩定一起討論學習。 延續這個探索和學習障礙人權意識的精神,這個端午連假的其中兩天(5/28-29), 我們決定推出一個以 「融合」和 「無障礙」為主軸的主題小旅行,邀請人權工作者和障礙團體、 關心障礙權益的朋友一起來一場特別的旅行。

護蟹基地行動 ― 人權橫行先安家,人約盟需要你的幫忙

2009年國際人權日,兩公約施行法生效施行,為監督國家落實國際人權原則而存在的人約盟也在當天誕生。一路上,我們與夥伴一起努力,致力搭建人權團體的平台,改善人權保障機制,讓人權意識能在台灣落地生根,讓人權橫行於人間。 從遊說倡議擬定說帖、研究人權公約、聲援人權議題、籌辦教育推廣活動到日常行政作業,人約盟的每一個行動任務,每一個日以繼夜工作的夥伴,都需要有一個能放心衝刺的後援基地台,得以讓我們維持日常的運作,可以無後顧之憂的專注推動核心的人權工作。

【言論自由日,釋放李明哲】公佈連署及行動記者會人約盟發言稿

大家好,我是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黃怡碧。 由於李明哲曾經擔任人約盟志工,因此在李明哲事件上,我們有非常深的迫切感。… 過去這20天,除了與台權會、文山社大共同發起國內外非政府組織的串連聲援;前天開始,我們也在家屬的同意以及夥伴團體的支持下,尋求聯合國人權系統與專家的支持。

2017台歐人權交流計畫|落實兩公約及結論性意見參考資料

  兩公約審查之後,三位國際專家Dr Sima Samar(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主席)、Judge Peer Lorenzen(歐洲人權法院前法官)、Professor Eibe Riedel(聯合國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委員會前任委員及副主席)留下與台灣的法界及民間交流, 1/23在法官學院共同探討了ICCPR第六條、第九條和第十四條,主要對象是法官、檢察官,NGO工作者及辦理過重大刑事案件的律師,三位大法官羅昌發、黃瑞明、黃昭元擔任主持,三位法官錢建榮、侯廷昌及吳燦也參與與談。活動中Judge Peer Lorenzen建議提供給法官與司法官訓練的參考資料如下:  <p>     <!–more–> </p> 1.  AL-SAADOON and MUFDHI v. the UNITED KINGDOM judgement 2 March, 2010 ( Capital punishment ) 2 . Al-Khawaja and Tahery v. United Kingdom judgement 15 December, 2011 ( lack of access to cross examination ) 3.  Salduz v. Turkey judgement 27/11 2008 ( access to lawyer during police interrogations )

【新聞稿】兩公約國家人權報告第二次國際審查 《結論性意見與建議》發表會後記者會

審查揭露問題真相 政府負起人權義務 兩公約國家人權報告第二次國際審查 《結論性意見與建議》發表會後記者會   一、參與團體共同聲明 代表發言人: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 黃怡碧 1 兩公約自2009年內國法化至今已經八年。政府依據兩公約施行法,撰寫國家人權報告,邀請國際人權專家來台審查,是政府表現出尊重人權公約的第一步。 2 國際審查最重要的功能,是透過報告撰寫以及與專家的對話,釐清政府在落實人權的工作上的困難,探討解決的方法。整個審查應該是專家與政府間的「建設性對話」,但政府官員對於專家提出的問題,往往實問虛答、避重就輕,或急著辯解,不肯面對問題,喪失了深入理解檢討的機會。我們建議,各部會不只要依據今天公布的結論性意見進行討論,也應該把審查過程中專家所提出的問題,以及公民團體的意見,在內部進行檢討。同時,政府更應仔細規劃結論性意見落實、改善的管考機制,並與公民社會在人權事務上持續溝通。

【兩公約國際審查】台灣模式漸明朗 政府態度仍敷衍

人約盟現場觀察報告~Day 1 文 / 劉容真、蔡逸靜 兩公約第二次國際審查今日(2017年1月16日)在張榮發基金會國際會議中心登場。與四年前初次審查相比,非政府組織(NGO)在參與規模與組織程度上都顯得更為壯大成熟;相較起來,政府代表的整體表現反而如菲律賓人權專家Dandan所指出的,依然「令人失望」。 法務部部長暨法務部人權工作小組召集人邱太三,在下午政府場次會議的開場引言中,特別提點政府部門代表:「在場的委員學有專精,也都事先讀過我們的報告,希望待會各部會代表進行答覆時,不要照本宣科,可以多向委員說明我們的困難,請教如何解決」。然而在後續其他各部會的討論中,邱部長的提醒卻猶如從未發生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