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8回】法律前平等篇

💡「法律前平等」與「法律能力」:身而為人的固有權利

「人皆生而平等」、「法律之前人人平等」雖然是個美好理想,現實中卻非理所當然。對於身心障礙者來說,「法律前平等」是一個尤其艱難的目標。放眼全世界的法律制度,身心障礙者是最經常被剝奪法律能力的群體。因此,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特別強調,各國有確保身心障礙者「在法律之前獲得平等承認」的義務。 […]

【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7回】身心障礙婦女篇

💡在平等的表面之下,發掘被「平均掉」的那些不平等

從「男女平等」到「性別平權」,這些基本價值現在幾乎已是人人熟知。根據國際上「性別不平等指數」(GII)評比,台灣也是排名十名以內的進步國家。統計數據雖然告訴我們全台灣生理女性在教育、就業與健康上與生理男性的差距越來越小,但是當我們仔細揭開被「平均」掉的各種其他差異因素後,會不會發現主要受益的,其實只是那些身為中產階級、漢人、異性戀與「健全人」的都市青年女性而已?以身心障礙婦女為例,她們是否踏著與其他女性同樣速度的步伐邁向平等?又,追上了同樣相對弱勢的身心障礙男性就算是「平等」了嗎?

[…]

【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6回】落實與監督機制:國家人權機構(NHRIs)篇

💡讓一紙「優雅宣言」付諸實現的關鍵:政府部門、公民社會與國家人權機構的三角支柱

常常有人會質疑,聯合國通過那麼多的國際人權公約,看起來好像只不過是外交官們的優雅宣言,回到國內實際上並沒有帶來什麼改變──因此,為了讓「改變成真」,在《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這部晚近最新發展的聯合國核心人權公約中,起草者特別在第33條「國家實施與監測」中描述了政府部門、公民社會與國家人權機構所應建立起的三角支柱關係。

[…]

【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5回】無障礙/可及性篇

💡瞭解「無障礙」:不只是「沒有障礙物」的「可及性」!
 
對於多數人而言,「無障礙」這個名詞與符號,大概是我們日常生活當中最常聯想到身心障礙者的時候了吧?但你知道,「無障礙」的內涵其實不只是電梯與坡道嗎?這些方便輪椅乘坐者、老年人與推著嬰兒車的父母所使用的設施與環境,我們可以用英文的"barrier-free"(沒有障礙物)來形容,不過根據《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第9條規範,「無障礙(accessibility)」其實應該用更為寬廣的「可及性」(易接近、可使用的)來翻譯與理解!

[…]

【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4回】融合教育篇

💡「融」或「不容」?融合教育的真意
 
你從小到大的學習歷程中是否有過這樣的印象呢?班上總有一兩個讓大家覺得「有點怪怪」的同學,他們或者會在某些課程跑去其他教室上課,或者體育課時只能在旁邊看著大家打球、游泳。平常他們雖然與大家一起待在教室裡面,你卻總覺得卻好似有一道隱形的牆難以突破?──這正是台灣以「融合教育」為名、卻是以「整合教育」為實的教育現況。

[…]

落實CRPD之「合理調整工作坊」側記

合理調整(reasonable accommodation),作為已內國法化的《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的重要內涵,不落實可能使義務方涉嫌歧視,但只施行合理調整也可能使政府不願大幅修改原本不友善的法律。因此,人約盟希望舉辦這場工作坊幫助大家釐清觀念,思考台灣《身權法》尚未納入的合理調整該如何應用。透過人約盟的志工隊做的紀錄,一起來回顧一下工作坊的課程吧!

[…]

【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3回】什麼是障礙?誰是障礙者?下篇

💡CRPD如何看待「障礙」與「身心障礙者」?人權模式強化版!
 
許多人常常認為「身心障礙」是種與生俱來的生理狀況(像是需要乘坐輪椅或是接受藥物治療的人),不過障礙其實並不是這麼扁平的概念。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在〈前言〉明確指出障礙是一個不斷演化(evolving)的概念,而所謂的障礙,是具有損傷(impairment)的個人以及各種社會中的態度與環境阻礙(attitudinal and environmental barriers)相互作用而產生的結果。這反映了CRPD所立足的「社會模式」基礎與所欲追求的「人權模式」理想,與傳統的慈善/醫療模式觀點有個非常大的差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