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15回】自立生活與融合社區(下)篇

💡拒絕「機構式」生活:以「需求」而非「障礙」為基礎的支持服務

全世界仍有許多身心障礙者居住在教養院、康復之家這類照護機構中,他們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只好接受由機構管理者統一安排的生活作息。「你沒有辦法決定自己每天什麼時間要做什麼事情,你必須要調整自己的需求來符合機構,在固定時間起床、睡覺、外出以及與其他人會面,」歐洲自立生活網絡主席Adolf Ratzka博士點出機構對於個人自主性的傷害,並強調個人協助對於身心障礙者自立生活的重要性:「如果我沒有個人助理,而是住在機構裡,我的生活品質還能一樣嗎?我還能不能住在我瑞典的家中,一樣種花,一樣跟妻子、朋友去旅行呢?」

[…]

【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14回】自立生活與融合社區(上)篇

💡有權成為一個為自己生命負責的人,一個生活在社會之中的人

一早起來,你刷牙、洗臉、換衣服、吃早餐、出門趕車上學或工作,就此開啟一天的忙碌生活,又或者是在難得的休假時間與家人、朋友、情人、鄰居相聚,一起散步、運動、澆花、遛狗、玩貓、看電影、旅行……對許多人來說,這些都是再平凡不過的日常光景,也正是在這樣日復一日的時光中追尋自己的人生成就。然而,試想今天你是一位肢體障礙者,光是自己從床上坐起身來、穿上衣服都可能需要花上兩個小時的時間;又或者你需要仰賴呼吸器維生,一旦踏出家門,就要擔心隨身攜帶的氧氣量不足、或者是緊急停電時找不到電力來源;又或者,你二十四小時都居住在教養院中,必須跟著規定好的作息時間表決定如何度過這一天……此時,前述再平常不過的生活情景,又是何等遙遠的夢想呢? […]

【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13回】意識提升篇

💡行為來自語言、語言來自思想:意識提昇的重要性

柴契爾夫人曾說:「思想會化成語言,語言會化成行動,行動會變成習慣,習慣會變成個性,而個性會決定命運」。這句話告訴我們:一個人的思考,會決定他將成為什麼樣的人。反過來說,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的一言一行,也都反映了我們的價值觀與意識形態──如果一個社會對於特定族群的人們普遍抱持著偏頗的認知,自然而然也容易產生歧視性的態度與對待。身心障礙者,正是其中一群特別容易因為社會上的歧視態度而加深其不利境地的人們。

[…]

【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12回】人身自由與安全篇

💡「身心障礙」不該是剝奪人身自由的理由

討論到「人身自由」的議題,我們最常想到的應該是逮捕、羈押或是坐牢的情況,不過像是走在路上被警察臨檢盤查,也都算是對人身自由的限制。但對於許多心智障礙者來說,卻還有一種他們特別容易會遇到的情境,那就是:當他們拒絕服藥或接受治療時,往往會被認定是「危險」的來源,並基於「自傷或傷人之虞」或「基於照護治療之需要」的理由而遭受到「強制住院」。

[…]

【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11回】工作與就業篇

💡工作權的意義:在開放、融合與無障礙的環境中,自由選擇與接受工作的權利

俗話說「給人一簍魚,不如給他一支釣竿。」工作不只是一個人經濟自主與生活自立的關鍵,更是獲得成就感與自我實現的重要來源。但是對許多身心障礙者而言,就連想要獲得一根「品質欠佳」的釣竿也非易事。根據2014年政府統計數據,身心障礙者的勞動參與率僅有一般國民的三分之一(19.7%),失業率卻是一般國民的三倍(11%)!更驚人的是,有 32.5%的身心障礙者受僱者是從事部分工時、臨時性或勞動派遣等非典型勞動工作,平均每月經常性薪資僅有16,046元,勞動權益保障更十分有限。1

[…]

【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10回】生育及家庭權

💡身心障礙者的「原罪」:更容易「被」建議墮胎與絕育?

還記得之前有一對白化症夫妻共組家庭、生下兩名小孩的新聞嗎?從新聞底下許多批評父母「自私」的評論,可以發現這個社會中有許多人認為「身心障礙者不應該繁衍下一代」,甚至也反映出「他們根本不應該出生」、以免「造成社會負擔」的價值觀。在人類歷史上,有許多身心障礙孩童從小便因「為了他們好」之名而遭到強迫絕育。

[…]

【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9回】參與及代表性:政治權篇

💡沒有我們的「參與」,就不要為我們做決定!

歷經數百年主流社會的排除與隔離,身心障礙族群的憤怒與吶喊,逐漸在上個世紀匯聚成一句響亮的宣示:「沒有我們的參與,就不要為我們做決定(Nothing About Us Without Us)」!立基於「自主」的精神,任何與身心障礙者有關的公共事務討論或政策制定,都應該要有身心障礙者的參與發聲──這句口號後來被廣泛地使用於全球身心障礙倡議組織與運動之中,也促成了許多平權改革與政策發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