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言稿】「冤案告急!陳敬鍇請求暫緩入監 緊急救援記者會」(2018-06-11)

發言稿/黃嵩立(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召集人) 一、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及其義務 CRPD第 13 條 獲得司法保護要求「1. 締約國應確保身心障礙者在與其他人平等基礎上有效獲得司法保護,包括透過提供程序調整與適齡對待,以增進其於所有法律訴訟程序中,包括於調查及其他初步階段中,有效發揮其作為直接和間接參與之一方,包括作為證人。 2. 為了協助確保身心障礙者有效獲得司法保護,締約國應促進對司法領域工作人員,包括警察與監所人員進行適當之培訓。」 雖然CRPD自2014年起即具有國內法律效力,但司法程序,從調查、審判到執行,在作法上都沒有考慮到身心障礙者之狀況而進行必要之調整。監獄對待障礙者的方式,更是忽視障礙者的生理與心理要求,使得障礙者在受刑期間,遭遇到比其他人更為嚴苛的待遇和處罰,因此而構成國家歧視障礙者,已經違反CRPD,以及CRPD施行法第四條之要求。司法和矯正機關帶頭違背法律,令人痛心。   二、未提供合理調整構成「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之待遇」 身心障礙者權利委員會於2015年通過之「對CRPD第14條之指導原則」第17段特別提及,監獄的生活條件和環境原本就不好,對身心障礙者而言更是充滿困難。監獄中的無障礙設施與服務若不良善,很可能無法提供人道與尊嚴的生活環境。CRPD委員會也建議,政府應該建立法律架構,要求監獄必須提供合理調整,以確保為了身心障礙受刑人之尊嚴得以維護。 我國雖然尚未通過「禁止酷刑及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之待遇或處罰公約」,但行政院已經在研商該公約施行法。同時《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七條早已要求「任何人不得施以酷刑,或予以殘忍、不人道或侮辱之處遇或懲罰。」兩公約既然在我國自2009年就有國內法律效力,我們要求政府切實遵守。   三、矯正署左右為難 法院判決陳敬鎧先生為詐領保險金,等於否認陳先生的視覺障礙,因此矯正署若同意司法判決,自然不將陳先生視為視障者,在他受刑期間亦不主動提供任何調整與協助。然而,若陳先生不幸必須入監服刑,我們相信矯正署自會發現陳先生有相當程度之視覺障礙,則若不提供合理調整即構成「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之待遇」及歧視性待遇。我們期待矯正署尊重陳先生以及其他身心障礙受刑人之身份,主動提供必要之調整與協助,以克盡CRPD之政府義務。  

【發言稿】「反對越南開放經濟特區 吸引中國投資損人害己」記者會(2018-06-10)

發言稿/徐偉群(人約盟執行委員、中原大學財經法律系副教授) 在談到「經濟特區法」之前,我想先表達一個遺憾與一個道歉。剛才在我們身後的執行警察,干擾我們的和平集會,這顯示警察對和平集會執行權力時,缺乏對憲法的認知。這一點,我在這裡要譴責內政部長,內政部長作為公法學者出身,自他上任至今都沒有讓警察的憲政觀念提昇。這一點十分遺憾。至於要向在場越南朋友道歉的是,台灣的台塑企業缺乏企業良心與責任,在貴國製造嚴重的污染,傷害環境與人權,而台灣政府對此沒有能力究責。 關於今天要談的越南「經濟特區法」立法,這同時涉及主權的問題,也涉及人權的問題。做為台灣公民的一員,我們相信,任何國家,真正的主體是人民。因此,政府和它的權力,只有在人民授權,以及人民參與的基礎上才獲得正當性。同時,任何政府在行使權力的時候,都被禁止侵犯人權;只有在確保人權獲得保障的情況下,政府權力的行使才是合法的權力行使。 越南民主共和國在1982年間加入了聯合國公政公約,同時也加入了經社文權利公約,因此,越南政府的行為必須受到這兩個公約的拘束。也就是說,根據兩公約,越南政府必須充分保障越南人民的言論自由、公民對公共事務的參與權,以及獲得適足生活和安全的居住權,這是越南政府對公約的義務,也是對越南人民的義務。因此,當越南政府對於陳氏娥、阮玉如瓊,黎庭良以及更多批判政府政策、一黨專政的人士,以司法手段,濫用國家安全名義,將他們監禁,藉以鎮壓反對意見,是明顯地牴觸公政公約的保障人民言論自由的要求,也違反了它對越南人民的義務。 其次,做為台灣公民的一員,我們深刻的認識到,今天的中國政權正藉由各種政治勾結、政治買通與經濟手段,擴張它的極權統治,一方面侵蝕全球民主秩序,二方面也侵蝕與它交往的國家的主權。事實上,「一帶一路」就是最明顯的例子。像斯里蘭卡、蒙古國、吉爾吉斯坦等數個國家,因為參與一帶一路,因為政府與中國短視的利益交換,已經讓自己國家的主權遭到中國控制。 因此,我們完全理解越南人民今天的焦慮。我們也知道,「經濟特區」的實施,除了導致越南的主權將遭受中國威脅外,顯然地它也會導致區域內的人民被迫遷移。強制遷移構成對基本人權的嚴重侵害,它不但傷害經社文公約第11條所保障的獲得適足生活和安全的住居權、可能使人流離失所,而且也是一種階級歧視。因為在特區實施過程中,政商集團,包括外國和本國的政商集團必然獲利,而失去生活依靠的痛苦則將留給無力自保的人承擔。 所以,最後,我們在這裡要表達聲援,聲援因為不同政治意見被判刑入罪的越南公民,這些人是無罪的,越南政府應該停止對人民言論自由的迫害,停止對異議人士的國家暴力與司法威脅。同時,我們也聲援越南朋友的訴求,要求越南政府在讓人民能夠充分參與,評估「經濟特區」計畫的必要性與合理範圍,並且提供足以保障被遷移者獲得適足生活和安全的住居所之前,撤回「經濟特區法」的法案。

【ETtoday】專訪人約盟召集人黃嵩立:台灣兩公約推動連邊都摸不上

記者吳銘峯/台北報導 台灣於2009年通過《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簡稱《兩公約施行法》),正式將兩公約國內法化。蔡英文總統也表示,「兩公約精神的推動,將會是人權標準的地板,而非天花板。」但真的是如此嗎? 從司法人權角度來看,聯合國人權公約的精神似乎還很遙遠,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簡稱人約盟)召集人黃嵩立教授表示,「法院給人的感覺,就是你要來適應我法院,不是我法院去適應你。」他指出,我國在人權公約的落實上,目前極度欠缺的就是《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的保障。自目前法院實務來看,他認為從案件調查程序開始,身心障礙者在法院中就不受到保護,處處充滿歧視與不便。 黃嵩立認為,「公約要做的事,就是讓法界的人思考,每一個人為了得到公平及尊嚴,要被合理的對待。公約背後的精神就是理性思考,只要我們理性思考,所做的事情就會符合道德原則。」但長久以來的官尊民卑觀念,即便政府高呼重視人權、重視公約,實際上卻是兩回事。舉例來說,法院通譯不會手語、導盲犬不能進入法院等等。 醫界出身的黃嵩立,對於人權公約對醫界的影響,也感到非常唏噓,尤其在精神醫學方面。2008年生效、2014年才有第一號審查意見的《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根本上否定我國民法「監護宣告」的定義,公約認為不能剝奪精障者的法律地位,倘若全面檢討此定義,受影響的法律將多達77種。 ▼黃嵩立認為,我國法制距離聯合國人權公約的要求,還非常遙遠。(圖/記者李毓康攝) 而前幾年所發生令人不捨的北投女童割喉案、小燈泡命案,使得輿論沸沸揚揚討論精神病患的強制住院、強制治療以免犯下重大刑案,但他認為,精神病患犯案其實是被放大檢視的,特別容易受到媒體報導、民眾關注,也因此讓這類問題更難解決。 政府目前雖然高舉人權大旗、高呼伸張人權口號,但黃嵩立認為,「公約本身不會因為法律修正而動起來,必須是政府痛下決心,盡所有的力量去支持兒童、支持婦女等等,但我們現在都沒有,僅僅停留在法律層次。」他呼籲政府要設立國家人權委員會,另外也在行政院轄下設立人權處,協助政府各部會對人權公約更加理解,最後是全面檢討我國的法令,落實人權公約精神。對於蔡英文總統提到的人權標準的地板,他認為,「要說我們把公約當天花板或地板呢?現在根本就摸不著邊。」 原文網址: 專訪人約盟召集人黃嵩立:台灣兩公約推動連邊都摸不上 | ETtoday法律 | ETtoday新聞雲  

【活動報名】2018/7/12(四)|「司法裁判適用人權公約」研習工作坊一

馬上報名:http://bit.ly/register180712 台灣政府自2009年以來陸續通過《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以及《兒童權利公約》等五部聯合國核心人權公約的施行法,使這些國際人權規範具有國內法之效力,亦成為我國司法部門有義務在判決中適用之法律規範。 為了瞭解目前司法實務中對於人權公約的適用狀況如何,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於是規劃於2018年下半年展開「國內司法裁判適用人權公約分析」計畫,期望集結眾人之力獲得一個全面性的圖像,並期待能以更為清晰易懂的統計數據與重要案例分析呈現研究成果,幫助社會大眾更加瞭解如何透過司法救濟途徑來主張人權公約中與自身攸關之基本權利。 本次研習工作坊為此一計畫系列培訓活動的第一場,邀請到台北地方法院郭銘禮法官、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法務主任林慈偉為來分享他們的研究分析經驗。本次活動結束後,若您有興趣繼續參與本計畫,後續實作階段亦將定期開辦主題性的進階課程。指導老師群陣容堅強,包括中原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徐偉群老師、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林瑋婷研究員,以及其他具備實際運用公約經驗的法官與律師等等,敬請期待! 主辦單位: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台灣國際醫學聯盟 活動時間:2018/7/12(四) 09:00-17:00 活動地點:台北市身心障礙會館 六樓集會室(無障礙場地) *為利統計便當數量,請務必於2018/7/11(三) 中午12:00前完成報名! *如需安排聽打、手語翻譯,請務必於7/6 (五) 中午12:00前報名註明! 活動流程: 時間 主題 主持人/主講人 09:00-09:20 報到 09:20-09:40 活動流程與研究計畫說明 黃嵩立(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召集人) 黃怡碧(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 09:40-12:10 「人權公約在台灣落實的挑戰」 12:10-13:30 午餐(提供便當) 13:30-15:00 「刑事判決適用公約之研究分析」 林慈偉(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法務主任、 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博士生) 15:10-16:40 「民事判決適用公約之研究分析」 郭銘禮(台北地方法院法官) 16:40-17:00 綜合討論與Q&A時間

【發言稿】2018中國人權之夜暨六四29週年紀念晚會:「言論自由無罪,李明哲無罪」

2018中國人權之夜暨六四29週年紀念晚會「人權宣言七十年,中國壓迫在身邊」 發言稿/黃怡碧(人約盟執行長、李明哲救援大隊成員) 今天是台灣公民李明哲被中國強迫失蹤的第442天。 去年的11月28日,李明哲被中國處以五年有期徒刑、褫奪政治權利二年,是第一個被中國以顛覆國家政權定罪的台灣公民。12月28日,李明哲被移監至以關押政治犯惡名昭彰的湖南赤山監獄。李明哲配偶李凈瑜目前仍舊只能依靠中國想給就給、不想給就不給的一次性台胞證前往中國探視李明哲。 今天是李明哲案發生的第442天,家屬、國內外人權團體都沒有放棄聲援與救援行動。中國政府即將在今年11月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接受其他聯合國會員會對其人權紀錄的審視,也就是所謂的第三輪普遍定期審查UPR。這一次的UPR,台灣人權團體史無前例,共提交三份報告給聯合國人權高專辦,包括:台灣人權促進會與國際人權聯盟FIDH針對李明哲與其他中國維權人士提交之共同報告,第二份報告是西藏台灣人權連線與西藏青年大會針對札西文色、以及中國對西藏人民宗教與文化迫害提交的共同報告,以及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針對李明哲案提交之單獨報告。這三份報告大家可以在尋找李明哲臉書,以及在台權會、藏台連線與人約盟網站下載。接下來幾個月,台灣民間團體將透過國際串連與遊說行動,試圖影響聯合國會員會採取這三份報告的觀點,要求中國具體改善人權措施。 每一次深痛的政治抗議,除了期盼正義有一天不再缺席,更是是因為如果不抗議就太過羞辱,太過卑賤。我們每次挺身而出,都是為了「拯救此時此刻」,無論未來會怎樣。抗議是為了拒絕被簡化為零,拒絕那種強加的沉默。我們的救援行動將會持續到明哲回家的那一天。言論自由無罪,李明哲無罪。  

【投書】「一年了,蔡政府在人權方面有何進展?」

文/黃嵩立、黃怡碧(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 蔡總統就職兩周年,人約盟本想發表一份聲明,評論政府在人權方面的進展,但這份聲明的內容和我們在2017年一月「兩公約第二次國際審查NGO立場聲明」幾乎完全一致,我們為此感到遺憾。我們仍想重述該聲明的重點,並期待政府落實人權承諾。

【發言稿】2018年障礙者需要性大遊行:「障礙者不只需要性」

黃怡碧/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 首先我要恭喜大家,毫髮無傷、順利平安來到最後一站(監察院)進行訴求。在號稱美麗之島人之島的台灣,對大部分的障礙者來說,每天順利出門、平安回家,用新活力自立生活協會林君潔的話來說,都像是一場國際巨星級的特技表演。容我先用幾個例子開場:

【投書】「沒有移工,不要替移工決定」

文/黃怡碧(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 4月29日中午,勞動節前夕,中選會外集結幾百位來自菲律賓、越南、印尼移工與本地勞工與人權團體,要求移工有權參與「公民」投票,針對攸關自身權益的政策與法律表達立場。非公民要求參與公投並不荒謬:雖說政治權傳統上僅得由公民行使,但近幾年來許多歐洲國家對是否開放有久居事實之外國人參與選舉、被選舉或公民投票有諸多討論。 Nothing about us without us(沒有我們不要替我們決定),是人權基本原則中最重要的自我決定與公共參與原則。在一個正義的社會,每一個人,包括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移工朋友,都應享有平等的機會,取得必要的資源,有意義地去參與會影響他們生活的決定。這包括:在個人層次,可以決定自己要為誰工作、在哪裡工作,在群體層次,有權利參與會影響到不分本勞、外勞的勞工政策、社會保障政策……種種的集體決定。 要促成移工朋友的自我決定與公共事務參與,政府有責無旁貸、不可迴避的責任: 1. 移工能自由轉換雇主是公平遷徙(fair migration)與公平雇用(fair recruitment)的重要核心。在台灣,無法自由轉換雇主是許多與移工有關悲劇的源頭,我們要求政府根據相關國際勞工公約與建議書的規範,修改就業服務相關法規,讓移工能在善意(good faith)的前提下,自由轉換雇主。同時,政府首先應該公開與移工母國簽訂之雙邊協定,同時必須根據國際勞工組織提供之模範協定(model agreement)以及2016年通過的關於公平雇用的一般原則與操作指引,全面檢視與移工母國簽訂之雙邊協定,使相關協定能符合國際人權法規範。 2. 投票並非、也不應該是參與公共事務之唯一路徑。移工與非公民就算無法透過選舉與被選舉來表達意見,政府也必須提供正式與非正式管道,讓60多萬移工能實際參與與他們權利切身相關的公共事務決策。要確保移工的結社權與公共參與,我們認為政府應該投注資源在移工的組織化(這樣的組織化不限於《工會法》上的工會),以及除了文化參與與展演外,也必須顧及移工公民與政治權的培力。 1886年5月,幾十萬工人集結於美國芝加哥市中心要求改善工作待遇,實施8小時工作制。100多年後的台灣,日做8小時竟如天邊雲朵遙不可及。移工與本國勞工勞動條件唇齒相依,任一方的勞動條件下墜,另一方絕對跟著向下沉淪。所有勞工,不分行職業、不分國籍、性別、種族,必須團結,共同爭取並落實合理勞動條件;而政府則有義務積極培養勞動者參與公共事務的能力,並且在政策形成過程讓勞動者實質參與。   (本篇投書亦刊登於蘋果日報,亦感謝資料照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