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12回】人身自由與安全篇

💡「身心障礙」不該是剝奪人身自由的理由

討論到「人身自由」的議題,我們最常想到的應該是逮捕、羈押或是坐牢的情況,不過像是走在路上被警察臨檢盤查,也都算是對人身自由的限制。但對於許多心智障礙者來說,卻還有一種他們特別容易會遇到的情境,那就是:當他們拒絕服藥或接受治療時,往往會被認定是「危險」的來源,並基於「自傷或傷人之虞」或「基於照護治療之需要」的理由而遭受到「強制住院」。

[…]

【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11回】工作與就業篇

💡工作權的意義:在開放、融合與無障礙的環境中,自由選擇與接受工作的權利

俗話說「給人一簍魚,不如給他一支釣竿。」工作不只是一個人經濟自主與生活自立的關鍵,更是獲得成就感與自我實現的重要來源。但是對許多身心障礙者而言,就連想要獲得一根「品質欠佳」的釣竿也非易事。根據2014年政府統計數據,身心障礙者的勞動參與率僅有一般國民的三分之一(19.7%),失業率卻是一般國民的三倍(11%)!更驚人的是,有 32.5%的身心障礙者受僱者是從事部分工時、臨時性或勞動派遣等非典型勞動工作,平均每月經常性薪資僅有16,046元,勞動權益保障更十分有限。1

[…]

【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10回】生育及家庭權

💡身心障礙者的「原罪」:更容易「被」建議墮胎與絕育?

還記得之前有一對白化症夫妻共組家庭、生下兩名小孩的新聞嗎?從新聞底下許多批評父母「自私」的評論,可以發現這個社會中有許多人認為「身心障礙者不應該繁衍下一代」,甚至也反映出「他們根本不應該出生」、以免「造成社會負擔」的價值觀。在人類歷史上,有許多身心障礙孩童從小便因「為了他們好」之名而遭到強迫絕育。

[…]

【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9回】參與及代表性:政治權篇

💡沒有我們的「參與」,就不要為我們做決定!

歷經數百年主流社會的排除與隔離,身心障礙族群的憤怒與吶喊,逐漸在上個世紀匯聚成一句響亮的宣示:「沒有我們的參與,就不要為我們做決定(Nothing About Us Without Us)」!立基於「自主」的精神,任何與身心障礙者有關的公共事務討論或政策制定,都應該要有身心障礙者的參與發聲──這句口號後來被廣泛地使用於全球身心障礙倡議組織與運動之中,也促成了許多平權改革與政策發展。 […]

【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8回】法律前平等篇

💡「法律前平等」與「法律能力」:身而為人的固有權利

「人皆生而平等」、「法律之前人人平等」雖然是個美好理想,現實中卻非理所當然。對於身心障礙者來說,「法律前平等」是一個尤其艱難的目標。放眼全世界的法律制度,身心障礙者是最經常被剝奪法律能力的群體。因此,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特別強調,各國有確保身心障礙者「在法律之前獲得平等承認」的義務。 […]

【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7回】身心障礙婦女篇

💡在平等的表面之下,發掘被「平均掉」的那些不平等

從「男女平等」到「性別平權」,這些基本價值現在幾乎已是人人熟知。根據國際上「性別不平等指數」(GII)評比,台灣也是排名十名以內的進步國家。統計數據雖然告訴我們全台灣生理女性在教育、就業與健康上與生理男性的差距越來越小,但是當我們仔細揭開被「平均」掉的各種其他差異因素後,會不會發現主要受益的,其實只是那些身為中產階級、漢人、異性戀與「健全人」的都市青年女性而已?以身心障礙婦女為例,她們是否踏著與其他女性同樣速度的步伐邁向平等?又,追上了同樣相對弱勢的身心障礙男性就算是「平等」了嗎?

[…]

【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6回】落實與監督機制:國家人權機構(NHRIs)篇

💡讓一紙「優雅宣言」付諸實現的關鍵:政府部門、公民社會與國家人權機構的三角支柱

常常有人會質疑,聯合國通過那麼多的國際人權公約,看起來好像只不過是外交官們的優雅宣言,回到國內實際上並沒有帶來什麼改變──因此,為了讓「改變成真」,在《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這部晚近最新發展的聯合國核心人權公約中,起草者特別在第33條「國家實施與監測」中描述了政府部門、公民社會與國家人權機構所應建立起的三角支柱關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