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4回】融合教育篇

💡「融」或「不容」?融合教育的真意
 
你從小到大的學習歷程中是否有過這樣的印象呢?班上總有一兩個讓大家覺得「有點怪怪」的同學,他們或者會在某些課程跑去其他教室上課,或者體育課時只能在旁邊看著大家打球、游泳。平常他們雖然與大家一起待在教室裡面,你卻總覺得卻好似有一道隱形的牆難以突破?──這正是台灣以「融合教育」為名、卻是以「整合教育」為實的教育現況。

[…]

落實CRPD之「合理調整工作坊」側記

合理調整(reasonable accommodation),作為已內國法化的《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的重要內涵,不落實可能使義務方涉嫌歧視,但只施行合理調整也可能使政府不願大幅修改原本不友善的法律。因此,人約盟希望舉辦這場工作坊幫助大家釐清觀念,思考台灣《身權法》尚未納入的合理調整該如何應用。透過人約盟的志工隊做的紀錄,一起來回顧一下工作坊的課程吧!

[…]

【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3回】什麼是障礙?誰是障礙者?下篇

💡CRPD如何看待「障礙」與「身心障礙者」?人權模式強化版!
 
許多人常常認為「身心障礙」是種與生俱來的生理狀況(像是需要乘坐輪椅或是接受藥物治療的人),不過障礙其實並不是這麼扁平的概念。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在〈前言〉明確指出障礙是一個不斷演化(evolving)的概念,而所謂的障礙,是具有損傷(impairment)的個人以及各種社會中的態度與環境阻礙(attitudinal and environmental barriers)相互作用而產生的結果。這反映了CRPD所立足的「社會模式」基礎與所欲追求的「人權模式」理想,與傳統的慈善/醫療模式觀點有個非常大的差異。

[…]

【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2回】什麼是障礙?誰是障礙者?上篇

💡誰是障礙者?醫療模式、社會模式、生物心理社會模式的詮
 
誰是身心障礙者?或者說,我們該如何看待「身心障礙」(disability)這個概念?這是一個看似簡單,卻又十分複雜的問題。《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在第一條「宗旨」指出:「身心障礙者包括(include)肢體、精神、智力或感官長期損傷者,其損傷(impairments)與各種障礙相互作用(interaction),可能阻礙身心障礙者與他人於平等基礎上充分有效參與社會。」這短短的64個字,究竟代表著什麼意涵與演變呢?

[…]

【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1回】合理調整篇

💡合理調整作為一種義務:CRPD為促進身心障礙者實質平權的嶄新設計!
 
一視同仁的齊頭待遇往往是加深社會間接歧視的原因。在這個看似中立的社會與環境中,身心障礙者等許多非主流族群的特殊境況與需求往往被無情忽略與輾壓。但是當要求政府進行由上而下的全面制度環境改革總是太遲太慢,在每一個獨特個人的生命經歷中,究竟如何向這樣龐大而漠然的社會抗衡呢?

[…]

【聲明稿】國際專家來台進行國家人權委員會評估任務初步聲明

本月24至28日,「亞太地區國家人權機構論壇」(The Asia Pacific Forum of National Human Rights Institutions, APF)及「亞洲人權發展論壇」(Asian Forum for Human Rights and Development, FORUM-ASIA)應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之邀,安排Rosslyn Noonan女士、Sushil Pyakurel先生及Agantaranansa Juanda先生等三位經驗豐富的國際專家來台評估國家人權機構的設置。該小組預計將在訪台行程結束一個月之後,正式對外公佈評估報告。

[…]

【活動紀錄】「國家機構動起來,人權立國起步行」國際交流工作坊

7月24日下午,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台灣人權促進會、立法院跨黨派國際人權促進會在立法院合辦了一場「國家機構動起來,人權立國起步行」國際交流工作坊。來自紐西蘭、尼泊爾與印尼的三位專家以及兩位參與台灣倡議運動多年的與談人,帶著他們對於國家人權機構(NHRIs)的專業知識與實務經驗,與現場一百多位公民朋友一起腦力激盪:究竟怎麼樣才能在台灣設立獨立、有效的國家人權委員會?國際社會又能夠給我們哪些指引與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