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策略性訴訟國際工作坊] 短講:西班牙電信詐欺與引渡案簡介

15:40-16:10 短講: 西班牙電信詐欺與引渡案簡介 主講:黃怡碧 案情 在2016年12月,由西班牙跟中國警方聯合在西班牙三個城市破獲三個詐騙集團的機房,在這次的案件中逮捕了兩百多民台灣人跟五十個中國人。他們的詐騙行徑是先設立詐騙中心,然後日以繼夜地打電話給住在中國的受害者,並假裝成鄰居以及檢調人員,要求他們把錢轉送到由詐騙集團控制的帳戶。 哪些國家有司法管轄權? 此案件的加害人有中國人和台灣人,聲稱受害的則都是住在中國的中國人,雖然詐騙電話的行為是在西班牙,但結果地是在中國。三個國家分別可以主張[…]

十二月份專題#2|〈讓我們面對事實,打擊歧視——澳洲人權委員會小檔案〉下篇

「澳洲媽媽們每天平均花8個半小時照顧小孩,爸爸們則不到4小時。在照顧父母的責任上,七成婦女是主要承擔者。」 「在學校,27%的孩童曾受霸凌所苦,7%的孩童曾遭網路霸凌。」 「LGBT族群經歷憂鬱的比例是其他人的三倍。八成的恐同霸凌發生在校園。」 「在障礙者的相對收入水準上,澳洲在OECD國家中排名最後一名。」 「非原住民相比,澳洲原住民的平均壽命短了10年。原住民成年人入獄的比例更是高出15倍。」 「55歲以上的澳洲人民每年透過無酬照護或志願工作為經濟貢獻745億元。卻有超過1/4的老年人活在貧窮之中。」[…]

[人權策略性訴訟國際工作坊] NGO報告:原住民傳統領域與都原部落非正規居住

13:30-15:30 NGO報告:原住民傳統領域與都原部落非正規居住 主持:周漢威 報告:謝孟羽(法扶原住民中心主任)、李奇芳(李奇芳律師事務所所長) 回應:Yogeswaran Subramaniam (馬來西亞原住民族專家) *謝孟羽報告 亞尼案的太魯閣族傳統生活領域若從日治時期開始算起已經被剝奪有百年之久,而水泥開採至今也有40-50年之久,是原住民族傳統領域訴訟案件中最具指標性的案件之一,甚至在聯合國也有被討論過。太魯閣族人無法進入自己的領域,是在自己的土地上流離失所的民族。 在清朝時期,清朝政[…]

十二月份專題#1|〈「只不過是一個反歧視委員會」?澳洲人權委員會小檔案〉上篇

成立超過三十年的澳洲人權委員會(Austral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ACHR)向來是國際上與亞太地區國家人權機構的良好榜樣。然而,2013年時,執政的自由黨政府卻在爭議聲中任命一位長期呼籲應廢除該機構的保守派人士擔任人權委員,澳洲司法部長暨檢察總長(Attorney General)表示:這是為了讓「在工黨政府期間逐漸限縮其人權觀點」的人權委員會重新「恢復平衡」,因為現在這個機構「只不過是一個反歧視委員會」,忽視了言論自由、宗教自由等其他重要的基本權利。 究竟為什麼會有[…]

十二月份特別號|〈全球人權機構聯盟最新宣言:撐開公民倡權的保護傘〉

世界人權週|十二月份特別號|2018年是聯合國大會通過《世界人權宣言》的70週年,也是通過《人權捍衛者宣言》的20週年──雖然這個字聽起來可能有點陌生,但其實你我每一個人很可能都曾經或者正在扮演「人權捍衛者(human rights defender)」的角色。 根據這份全名為《促進與保護普世承認之人權及基本自由的個人、群體與社會組織的權利與責任之宣言》,人權捍衛者是指任何為了「促進與爭取人權與基本自由之保障與實現」而努力的人,無論她/他是單獨一人或者集結行動,或者主要關注的是哪些權利內涵與特定族群的平權[…]

[人權策略性訴訟國際工作坊] NGO報告:身心障礙權利訴訟

NGO報告:身心障礙權利訴訟 主持:黃怡碧 報告:陳鵬光 回應:Lu Han   簡介 by 黃怡碧          CRPD施行法第8條具體說明當身心障礙者當權益受損時,可以提起法律手段(訴願或訴訟),政府甚至需要提供協助。在2014年12月CRPD施行法生效後,民間團體在萬國律師所協助下成立律師團,可是三年來無法找到好的法律手段來提倡身心障礙者的權利,部分原因是有些學者或律師認為用公約當作法律手段有點困難,其他原因還有法律人對於公約的不熟悉。另外一個挑戰是,有些學者認為經濟社會權沒有可司法[…]

[人權策略性訴訟國際工作坊] 演講Ⅰ:策略性訴訟的目的和原則&影響效果的因子

[人權策略性訴訟國際工作坊] 演講Ⅰ:策略性訴訟的目的和原則&影響效果的因子 主講:James Goldston   什麼是策略性訴訟? 策略性訴訟又稱為公益性訴訟(Public Interest Litigation),其目標是希望藉由訴訟帶來更廣大的改變,而非只是協助當前個案,例如政策上的改變。然而,為了達到更廣大的目標,只有訴訟本身常常是不夠的,還需結合其他工具,如:和法庭外的社群、公民社會、以及觀念倡議與推廣來達成改變。   誰來行使策略性訴訟? 一般會想到的可能是受人權侵害的[…]

十一月份專題#4|〈失竊的世代:澳洲社會對原住民孩童同化政策的深切悔歉〉下篇

每一本Sorry Books都由以下這段宣示開頭:「我在此署名,為歐洲移民對澳洲原住民造成的不義記下深刻遺憾。尤其是,我要為那些被迫帶離家庭的孩童所遭受的傷痛,還有政府政策對澳洲原住民之人性尊嚴與心靈所造成的影響,致上個人的歉意。我也謹表對於和解、對於全民更好之未來的殷切期盼,並且承諾貢獻自己的一份心力,共同打造一個團結的澳洲,使其成為一個能夠尊重我們所在的這塊土地、珍視原住民與托雷斯海峽島民傳統,以及確保所有人正義與平等的國度。」 1997年5月26日,澳洲人權委員會將一份歷史性的調查報告呈上澳洲聯邦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