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份專題#1|〈「那些被遺忘的孩子」——澳洲邊境移民拘留中心實地大調查〉

「這世界上沒有任何國家,特別是我們經常相互比較的英國、加拿大、紐西蘭與美國,將無限期拘留孩童訂為優先的政策選項,而且還拒絕這些孩童透過法律管道來質疑政府將他們拘留超過數個月、甚至數年的必要性何在。」2015年2月,澳洲聯邦議會將一份名為《被遺忘的孩子(The Forgotten Children)》的調查報告排上辯論議程。澳洲人權委員會(Austral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AHRC)主席Gillian Triggs向國會議員與社會大眾鄭重呼籲,必須盡快終結邊境移民拘留中心的惡劣人權處境。

因其地理與政治環境之故,澳洲向來是亞太地區難民最希望能夠前往的安全國度之一。然而近年急速加劇的難民潮壓力,使得澳洲政府在2012年決定重啟「離岸政策(offshore policy)」,包括加強海上巡邏、將嘗試入境的難民船推回大海,以及與鄰近的諾魯、巴布亞紐幾內亞等鄰國簽訂協議,將這些庇護尋求者(asylum seekers)移送到所謂的區域處理中心(regional processing centre)。這種用強硬作風嚴守門戶、試圖規避《難民地位公約》之不遣返(non-refoulement)義務的做法自然飽受國際社會批評。前陣子媒體曾揭露澳洲與台灣簽訂秘密協議,將諾魯難民營中急需醫療照護者送來台灣接受治療,這同樣也是維繫不讓難民上岸政策的一環。

在這樣的情況下,澳洲人權委員會特別注意到前來尋求庇護的人群中不乏未成年的孩童,有一些甚至是在戰火與暴政摧殘下獨自倖免逃出、缺乏監護人的陪伴;然而根據1958年《移民法》規定,非法乘船來到澳洲的孩童同樣必須遭受拘留,只有在移民部與邊境的例外裁量下才可以釋放。人權委員會因而在2014年年初決定,針對澳洲邊境移民拘留中心內孩童處境啟動全國性徵詢(national inquiry)。在律師、醫學專家與研究者的協助下,三位委員實地查訪了11座移民拘留中心(特別是多次爆發兒童自殘或自殺事件的聖誕島),彙整了5場公聽會上的公開證詞與相關政府統計數據,更蒐集了239份自諾魯當地提交的一手書面資訊,以及1,233份針對受拘留孩童及其家長的問卷調查結果──這也是澳洲社會首度大規模地訪問難民社群的觀點。

最後,人權委員會發布了長達三百多頁的調查報告,命名為《被遺忘的孩子》。除了呈現全面性的概況,各個章節也分別突顯拘留中心內不同年齡層孩童的處境,也分析了那些遭到無限期拘留的孩童(當其父母未能通過安全檢查時)以及獲得釋放後的孩童後續受到的負面影響。

首先,所有醫學證據都指出,這些拘留中心的封閉環境嚴重影響了收容孩童的心理健康,有高達34%孩童的情況已經嚴重到需要精神科的專門支持,這個數字乃是澳洲孩童的17倍;在人權委員會無法實地造訪的諾努難民營裡,這些情況可能還要更加嚴重。在2013年至2014年間,邊境移民拘留中心平均每個月發生8.5件孩童自殘、1.8件自我絕食的事件。焦慮、抑鬱、失憶、發狂、做惡夢與無法控制的尿床……帶著閃光燈的管理人員如鬼魅般在深夜清晨的巡視點名、被一個個數字號碼而非名字指稱呼叫,都是在許多孩童心中留下陰影的拘留中心日常光景。

極為擁擠的生活空間(一個2.3坪的小房間可以收容到4人),使得疾病以及恐懼的傳播十分迅速。拘留中心也妨礙了孩童與父母發展出正常的家庭關係。一些父母在問卷中提到,他們的小孩現在只願意聽從管理人員的命令了。有一些小孩則以為父母犯下了偷竊罪,全家人才必須被關進監獄。更別說在拘留中心所誕生的那些嬰兒們,從來不知自由為何物。若同住的成年人也出現精神問題,孩童也更加暴露在暴力風險之下。

整份調查報告充滿了這樣令人心驚的數據與故事。一張張呈現冷酷事實的圖表、描繪拘留中心生活條件的相片、證明移民部人員粗暴對待青少年的影像截圖,以及一幅幅孩童無助的畫作,無不譴責著澳洲政府如何將難民當作罪犯對待,而且罔顧兒童的最佳利益。沒想到的是,這份報告竟然引起澳洲政府高層前所未有的嚴厲反彈。當時的首相Tony Abbott直言這樣的調查充滿政黨色彩,質疑先前工黨執政時為何人權委員會毫不吭聲?人權委員會則強調兩大黨對於現況都有責任,持續透過這份報告所呈現的事實來呼籲各方採取行動,要求政府遵照《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與《兒童權利公約》之人權義務。

不過,正是多虧了這份報告激起的漣漪與爭辯,有七成的孩童及其家人在一年多內被移轉到社區中。至於剩下的三成,人權委員會也毫不鬆懈地持續進行追蹤與監督,包括呼籲國會修法以確保只有在嚴格的健康與安全理由下才能有限期地拘留孩童,以及要求政府提供這些孩童所需要的特別醫療與教育支持。2015年,澳洲政府建立了獨立的兒童保障諮詢小組,以及專門處理諾魯移民中心的人權申訴處理委員會。當然,在人權團體的眼中,澳洲政府在移民與難民政策上的改革仍是緩不濟急,但是澳洲人權委員會的存在與努力,正象徵著「國家良心」的機構不讓任何人被遺忘與失語的承諾。

 

【註解與參考資料】

  1. 本文參考資料:澳洲人權委員會網站及2014年《被遺忘的孩子》調查報告。
  2. 原始圖片來源:澳洲人權委員會2014年《被遺忘的孩子》收錄之兒童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