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策略性訴訟國際工作坊] 演講Ⅰ:策略性訴訟的目的和原則&影響效果的因子

[人權策略性訴訟國際工作坊] 演講Ⅰ:策略性訴訟的目的和原則&影響效果的因子 主講:James Goldston   什麼是策略性訴訟? 策略性訴訟又稱為公益性訴訟(Public Interest Litigation),其目標是希望藉由訴訟帶來更廣大的改變,而非只是協助當前個案,例如政策上的改變。然而,為了達到更廣大的目標,只有訴訟本身常常是不夠的,還需結合其他工具,如:和法庭外的社群、公民社會、以及觀念倡議與推廣來達成改變。   誰來行使策略性訴訟? 一般會想到的可能是受人權侵害的[…]

十一月份專題#4|〈失竊的世代:澳洲社會對原住民孩童同化政策的深切悔歉〉下篇

每一本Sorry Books都由以下這段宣示開頭:「我在此署名,為歐洲移民對澳洲原住民造成的不義記下深刻遺憾。尤其是,我要為那些被迫帶離家庭的孩童所遭受的傷痛,還有政府政策對澳洲原住民之人性尊嚴與心靈所造成的影響,致上個人的歉意。我也謹表對於和解、對於全民更好之未來的殷切期盼,並且承諾貢獻自己的一份心力,共同打造一個團結的澳洲,使其成為一個能夠尊重我們所在的這塊土地、珍視原住民與托雷斯海峽島民傳統,以及確保所有人正義與平等的國度。」 1997年5月26日,澳洲人權委員會將一份歷史性的調查報告呈上澳洲聯邦議[…]

十一月份專題#3|〈失竊的世代:澳洲社會對原住民孩童同化政策的深切悔歉〉上篇

1930年代,一份澳洲地區報紙刊登著這樣一則「協尋家庭」的報導。「達爾文混血之家的一群半混種與四分之一黑的混血小孩──內政部長Mr. Perkins近期請求墨爾本與雪梨的慈善團體為這群小孩尋找家庭,拯救他們免於淪為社會棄兒(outcasts)。」 如同世界上許多地區曾經或者仍將發生的,歐洲殖民者的船隻在18世紀末登陸澳洲大陸,為早已棲居當地的原住民帶來暴力、剝削與驅逐。其中,各國政府與傳教士更嘗試以設立學校等方式拐騙當地孩童,希望灌輸他們歐洲的價值觀與工作習慣、遠離原始野蠻習性,方便日後能為殖民者服務。一[…]

十一月份專題#2|〈澳洲人權委員會呼籲關注無家者:不只有露宿街頭才是無家可歸〉

露宿街道、公園或是廢棄建築,這是許多人對於無家可歸(homelessness)的典型印象。不過,輾轉流連於各種暫時性住處,像是親友家中、難民收容所或旅館;或者是長期寄人籬下、隨時可能會被趕走,也必須與他人共用住所設施的流浪者們,同樣也是一群沒有「家」的人。 在澳洲,無家者始終是個難解的題。儘管過去二十年景氣多有好轉之時,全國卻始終有超過10萬名無家者人口,等於每200個人裡就有一位缺乏永久住處。許多研究已經指出,無家可歸絕對不只是住宅不足的問題,長期的失業、精神疾病的困擾、藥物濫用、家庭關係破裂……許許多[…]

十一月份專題#1|〈「那些被遺忘的孩子」——澳洲邊境移民拘留中心實地大調查〉

「這世界上沒有任何國家,特別是我們經常相互比較的英國、加拿大、紐西蘭與美國,將無限期拘留孩童訂為優先的政策選項,而且還拒絕這些孩童透過法律管道來質疑政府將他們拘留超過數個月、甚至數年的必要性何在。」2015年2月,澳洲聯邦議會將一份名為《被遺忘的孩子(The Forgotten Children)》的調查報告排上辯論議程。澳洲人權委員會(Austral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AHRC)主席Gillian Triggs向國會議員與社會大眾鄭重呼籲,必須盡快終結邊境移民拘留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