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份專題#1|〈不畏當權者壓力也要為人民發聲:波蘭人權監察使小檔案〉上篇

【編按】七月份專題|波蘭人權監察使公署|波蘭透過和平方式進行民主轉型的經驗,向來是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中人們津津樂道的一段故事。不過自從右翼的法律正義黨(Prawo i Sprawiedliwość, PiS)在2015年年底大選後首度掌權以來,波蘭政府便開始推動許多爭議性改革。法律正義黨不僅試圖要從人事與制度層面系統性地癱瘓憲法法院的運作,也強化警察權力與對媒體的監控、嘗試通過全面性的禁止墮胎法、高舉排外主義反對接納難民政策--種種舉措皆讓波蘭社會陷入前所未有的抗爭衝突與民主危機。

另一方面,波蘭作為中東歐地區第一個建立國家人權機構的國家,在這樣的空前變局中,這個國家的人權機構選擇如何自處呢?波蘭現任人權監察使(The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 Rzecznik Praw Obywatelskich)Adam Bodnar恰好在2015年大選前一個月走馬上任,注定了他將比諸位前輩都面臨一條更為多舛的路途。光是他上任的第一年,便已三番兩次遭到右翼保守人士施壓去職的威脅敵意。2016年1月,國會決議砍去人權監察使公署五分之一(250萬歐元)的年度預算。但是這位經由國會任命後獨立行事的人權監察使,仍然按照憲法賦予的使命,盡全力護守人民的權利,並且積極帶領人權監察使公署在各項社會議題上加以表態與介入行動。

舉例而言,Adam Bodnar對於波蘭社會日漸增加的種族仇恨言論以及針對外國人攻擊事件(受害者大多為穆斯林裔移民)的擔憂,促使人權監察使公署呼籲警察總長與波蘭大學校長理事會強化對此類事件的處理。他在2016年4月親自調查一場由波蘭極端右翼組織「全國激進陣營(National Radical Camp, ONR)」在Białystok地區某所大學國際學生宿舍附近所舉行的集會活動,便遭到ONR人士的激烈反彈與不滿,斥責他逾越職權多管閒事。他對於波蘭政府過去參與納粹大屠殺罪行的相關發言,也讓法律正義黨的官員公開呼籲要他辭職。[1]

此外,Bodnar對於性少數族群權益的支持,也讓他在波蘭保守的天主教社會中顯得刺眼。例如,有一名印刷店老闆因為拒絕為某個同志權益團體印製文宣品,結果被法院判決須賠償50歐元,沒想到此時波蘭法務部長Zbigniew Ziobro竟出面質疑這個判決將「設下危險先例」,戕害人民思想與信仰的自由。人權監察使Bodnar於是出面支持法院裁判,強調服務提供者不得基於個人特徵來分類與挑選顧客,就算是私人之間的契約自由也不應該構成歧視性對待。

至於因為介入性別與家庭暴力議題而被部分人士批評為「左派人士用意識形態來攻擊傳統家庭模式」,Bodnar則公開回應:「我在性別議題上所做的事情,只不過是歷任委員都在做的事情,那就是處理問題--這當中沒有意識形態,就只有具體的案件,以及我們嘗試落實的人權而已。」當人權監察使公署注意到,有許多性侵害或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在報案之後往往要等上三個月才能獲得處理,這已經影響到他們在合理期限內的聽審權與救濟權。那麼要求政府採取行動,履行刑法、家庭暴力防治法等國內相關法規以及其批准的《歐洲人權公約》與《消除一切對婦女形式歧視公約》中的人權義務,本來就是其職責所在。事實上,也是因為監察使的敦促,波蘭家庭、勞動與社會政策部也才終於在2017年啟動了24小時的全國婦女求助熱線,為受害人在遭遇立即性危險時提供保護性措施。[2]

最後,針對法律正義黨明目張膽推動干預司法部門的一系列「司法改革」,由Adam Bodnar領導的人權監察使公署也絲毫不因掌權者的威勢而退讓,包括直接向憲法法庭控訴其欲推動的修法案根本違反憲法。根據波蘭共和國憲法及《1987年人權監察使法(the Act of 15 July 1987 on the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規定,人權監察使具備提出釋憲聲請的權力;透過向司法部門提交法律意見、影響釋憲結果,向來也都是人權監察使在許多人權議題上的重要行動管道。然而,隨著情勢越趨惡化,不只人民尋求憲法救濟的機會遭受剝奪,人權監察使先前提出的許多釋憲案(諸如有關迫遷、禁止單身婦女從事人工懷孕等法案)也都遭到停擺。波蘭人權監察使在2018年5月也決定撤回有關反恐措施規定的釋憲案,作為對於法律正義黨在2017年透過不合法程序撤換憲法法庭成員的抗議。Bodnar在監察使公署發布的聲明稿中直言:「如果這個案子是由非經正確程序選任的法官所組成的憲法法庭來審理,那麼可能會對波蘭的法律體系帶來更大的不確定性,從而帶來更嚴重的公民權利侵害。」

有些人好奇,由國家所出資設置的人權機構真的能夠獨立於政府嗎?至少從波蘭的經驗當中,答案是肯定的。正如《波蘭選舉報(Gazeta Wyborcza)》曾經在2016年年初訪問上任不久的Adam Bodnar,並詢問他是否有考量到正面對抗執政黨所提出的司法改革法案有可能會導致自己去職的下場?當時的他如此回答:「如果一位人權監察使因為擔憂自己的退路而未能介入特定案件,那麼他就不應該擔任那個職位--人民期待人權監察使能保護他們憲法中的每一項人權與自由,不能因為哪一項比較容易或困難就有所選擇。這也是歷任委員依此行事至今、因而與掌權者有所摩擦衝突的原因。」從事後的發展看來,確實仍是如此。這位現任波蘭人權監察使的種種事蹟與努力,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國家人權機構如何在執政者百般施壓下仍然不願低頭的良好榜樣。

 

【參考資料來源】

  1. 波蘭人權監察使2016年年度報告第86頁;The Civil Liberties Union for Europe (Liberties) 2016年9月19日報導“Storm Gathers Over the Office of Poland’s Human Rights Commissioner”;Human Rights Watch 2017年10月24日報導“Eroding Checks and Balances: Rule of Law and Human Rights Under Attack in Poland”
  2. 波蘭人權監察使2016年年度報告第61-62頁。
  3. 圖片原始來源:The Civil Liberties Union for Europe (Liberties) 2016年9月19日報導“Storm Gathers Over the Office of Poland’s Human Rights Commissio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