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份專題#3|〈正義的呼籲:阿富汗人民對於轉型正義的渴望〉下篇

【編按】四月份專題|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如上回介紹,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曾經在耗費近一年時間諮詢全國人民對於正義的期待,協助阿富汗過渡政府擬定出2005年《和平、和解與正義行動計畫》。可惜的是,由於許多威權結構的既得利益者仍然活躍於阿富汗政壇,政府並沒有足夠的政治意願與意志來支持這項五年期計畫的落實。2007年,阿富汗國會反而通過了一部《國家和解、大赦與國家穩定法》,十分「寬容大量」地將過往涉入武裝衝突的各方勢力納入不受司法追訴的庇蔭傘下。[1] 當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在2009年向政府提議應延長轉型正義行動計畫的執行時程時,卻也遭到拒絕。面對保守勢力的全面反撲,究竟這個具有國家級地位卻又獨立於政府的人權機構,究竟還有什麼空間能夠施展身手呢?

《國家人權機構週報》四月份專題第三回,一起來了解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Afghanistan Independent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AIHRC)如何在政治局勢停滯不前的情況下,仍盡全力挖掘政府不願人知的那些真相,並持續協助公民社會的動員與賦權。

 

▌撼動社會的「衝突分析」報告:阿富汗30年衝突史的真相與罪證追查
 

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下設的數個部門中,其中一個正是「轉型正義部門(Transitional Justice Unit,TJU)。TJU的職權包括兩大面向,一是發展計畫與政策,以對抗過往戰爭罪與違反人道罪下的人權侵害事件,二是蒐集1978年至2001年間相關罪行之性質、成因與加害者身分的紀錄與資料。雖然不利的政治局勢讓第一個面向的工作推動異常艱辛,但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轉型正義部門仍致力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致力挖掘與紀錄真相。

首先,在過往人權罪行的紀錄上,截至2008年,轉型正義部門已經針對至少2,000件過往發生的嚴重人權侵害事件進行深入調查與證詞蒐集,也曾逐一走訪阿富汗中部與北部地區各地通報發現的大型墓地,至今更已完成至少90座大型墓地的登記。不過,由於並無法律或政策規定必須保護這些墓地,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於是努力說服Balkh地區的刑事單位,應採取行動保護這些地區不受有心人士的破壞與打擾;同時,也建議最高法院的伊斯蘭教令(Fatwa)部門,應該從伊斯蘭法學詮釋的角度,制定有關如何保障這些大型墓葬地的一般性指引。

將這些個別零星的實地調查與案件紀錄集大成者,莫若自2005年啟動的「衝突分析(Conflict Mapping)」計畫。什麼是衝突分析呢?簡單來說,這指的是透過田野調查、蒐集證詞與多方資訊的蒐集比對,從時間與地理空間上重建出衝突時期各個事件的發生次序與演變趨勢——如此一來,我們便能客觀釐清涉入武裝衝突的各方勢力與個人在相關決策上扮演的各種角色,特別是那些牽涉到系統性人權侵害的政策決定。也就是說,究竟是誰下達了屠殺令?究竟哪些人又「奉公守法」地據以執行?究竟哪些人要為衝突的發生與加劇負起最大責任?在許多國家的轉型正義工程中,如何確立「加害者」的身分與相關罪證,往往是最為困難的一環。

為了確保其調查結果與事實發現能夠獲得社會信賴與重視,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轉型正義部門的相關工作人員皆曾接受過No Peace Without Justice(NPWJ)與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Transitional Justice(ICTJ)等國際組織的培訓與技術協助。在經過長達六年的艱難田野工作後,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終於在2012年完成了這份高達八百多頁的調查報告,並命名為《1978年以來阿富汗衝突分析(Conflict Mapping in Afghanistan Since 1978)》。然而,這份報告的存在卻為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帶來莫大的施壓與報復,箇中緣由,正是因為這份報告豪不避諱地點出了五百多名個人的姓名與罪證;他們之中有許多仍然位居高官,甚至是總統Hamid Karzai的政治盟友,就連被官方封為「阿富汗民族英雄」、人稱「潘傑希爾之獅」的Ahmad Shah Massoud也都名列其中。[2]

不巧的是,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的9位委員任期剛好也都將在2011年底屆滿,於是,當時除了4位委員順利獲得續任,另外5位委員的席次竟然硬生生被政府拖遲了將近兩年,才在國際壓力下又終於補齊。至於這份《1978年以來阿富汗衝突分析》報告,至今也仍然只有部分內容間接流出,並未正式發布。許多觀察者不約而同指責,這是政府對於主筆這份衝突分析報告之幾位委員的報復作為。由此可見,一個秉持人權理念行事的國家人權機構非常可能成為政府的眼中釘,如果沒有從制度上給予相當的獨立性保障,恐怕在這類關鍵時刻便很容易遭到打擊,無法繼續發揮護衛人民的重要角色。這也是1993年《巴黎原則》對於國家人權機構之獨立性如此重視的原因。

 

▌「阿富汗人民沒有忘記」:賦權公民社會、確保融合與團結的轉型正義進程
 

另一方面,在提升大眾對於轉型正義的認識上,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則是公民社會最為強而有力的夥伴,攜手推動公民社會的動員與賦權。例如:該委員會曾與阿富汗全國參與聯盟(ANPA)合作,在每週三個廣播節目上推廣轉型正義的理念,也讓受害者有機會向全國人民親自訴說他們的故事。在《和平、正義與和解行動計畫》預定到期的前一年(2008年),轉型正義部門也特別組織了數十場工作坊與超過百場意識提升的活動,向超過3,600名來自公部門、公民團體、部落耆老等參加者說明落實該行動計畫的重要性,並深入解釋真相尋求、轉型正義的歷史、國際刑事法院的角色以及衝突分析的意義。為了賦權過去人權侵害事件下的受害者,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也曾經協助Bamyan省與Nengarhar省兩個地區受害族群集結組織,並協助Badakhshan省與Herat省的地方政府與受害者建立戰爭紀念館。此外,轉型正義部門也提供各式各樣的技術協助與資源支持,包括贊助「受害者團結基金會(Foundation for Solidarity of Victims)印刷受害者的故事集等等。

在這些多樣化的人權促進工作中,一項令人耳目一新的計畫,乃是與聯合國駐阿富汗援助團(UNAMA)以及兩個在地受害者團體合作推動的「轉型正義劇場(Transitional Justice Theatre)」。這項計畫的目標是透過藝術的力量為受害者創造一個安全空間,讓他們可以安心交流過去的傷痛經驗,並且也向前來觀劇的社會大眾重申對於正義的呼籲。這系列的劇場總共在全阿富汗10個省份中搬演,反應極為熱烈(本回插圖即是劇照之一)。[3]

從2009年開始,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更陸續與其他十多個公民社會團體組成了「阿富汗人民的和平對話(Afghan People’s Dialogue on Peace)」平台,陸續發布一系列《為融合的和平進程奠定基石(Afghan People’s Dialogue on Peace: Laying the Foundations for an Inclusive Peace Process)》報告。例如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曾在2011年10月再度展開遍及31省的全國性諮詢,瞭解超過1,500名男女與兒童的意見。最後,這份報告指出,阿富汗人民普遍認為達到和平的兩個關鍵乃是「融合」與「團結」。

首先,轉型正義必須是一個融合(inclusive)的過程,讓一般大眾都能參與其中,不管你是農人、攤販、家庭主婦、學校老師還是青少年皆然。像是當時即將舉行的2011年第二次波昂會議(由德國政府主辦、邀請聯合國與各國代表一同討論阿富汗戰後發展的重要國際會議),絕對不能再像十年前的第一次波昂會議一樣,由那些軍閥代表來壟斷阿富汗未來的話語權。第二,必須確保轉型正義的過程是由阿富汗人民領導、並能強化阿富汗社會的團結;來自國際社會的支持雖然重要,但是不能因此傷害了阿富汗社會的主體性。因此,塔利班與其他武裝叛亂團體都應該參與在和平進程中,而伊斯蘭的宗教原則與重要領袖應能發揮協調對話的角色,同時也必須納入婦女族群與少數族裔的聲音,才能讓轉型正義顧及到整個社會的人民。

Khost省一位女性表示:「如果我們想看到真正的和平,我們就必須團結起來。我們不能好像只為特定某一群體的利益行事而已。」某些知識菁英可能會擔憂,一般民眾是否有能力談論戰爭與和平這類嚴肅大事?不過從這些諮詢報告中,我們可以看到許多阿富汗人民實則有能力清晰指劃出那些如何讓和平「永續發展」的重要元素,比如說強化人民安全、反貪腐與強化法治、落實經濟發展與社會正義、保護與促進人權等等。阿富汗人民對於正義的呼籲,也不僅只是針對掌權的過度政府,同樣也針對國內公民社會與武裝叛亂團體,還有針對要為阿富汗局勢負起部分責任的國際社會。

阿富汗人民沒有忘記。在轉型正義之路上,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作為一個具有國家層級但又獨立於政府的國家人權機構,期盼能夠透過自身專業協助發動更多的對話溝通與共識凝聚,陪伴與支持阿富汗人民療癒三十年來的苦難傷痛,重新尋回一個政治共同體對於民主、人權、法治的信心,攜手邁向和平與和解的未來。這一切一切的努力,都是為了不讓這個社會好不容易才對正義重新燃起的期盼被無情的風雨澆熄。阿富汗人民要讓政府知道,他們絕對沒有忘記。

 

【註解】

  1. 阿富汗國會於2007年甫一通過《特赦法》,便遭到全球人權團體的質疑與抗議。當時阿富汗總統Karzai Hamid雖曾兩度親口向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的主席Sima Samar保證:他絕對不會簽署這份法案,不過隔年這份法案卻悄悄出現在政府公報上而生效了。雖有為《特赦法》辯稱者強調,這份法案並未剝奪個人向人權侵害者提出控訴的權利,但是這正凸顯出阿富汗違反了國際法有關國家有責調查戰爭罪的積極義務,何況在阿富汗司法體系貪腐嚴重的情況下,一般人民幾乎難以期待藉由這樣的程序獲得正義。參照Human Rights Watch,“Afghanistan: Repeal Amnesty Law: Measure Brought into Force by Karzai Means Atrocities Will Go Unpunished”。

  2. 參見Daily Outlook Afghanistan於2012年報導,“On the Conflict Mapping Report”與2014年亞洲NGO監督國家人權機構網絡(ANNI)提交給ICC-SCA的觀察報告

  3. 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轉型正義部門的相關工作成果,請見其2008年年度報37-38頁。圖片原始來源亦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