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份專題#2|〈正義的呼籲:阿富汗人民對於轉型正義的渴望〉上篇

【編按】四月份專題|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在每一個歷經民主轉型的國家,如何處理過去衝突戰亂時期的人權侵害,都是極為困難的事情。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耗費將近一年時間,瞭解全國超過六千名人民對於轉型正義的渴望與期盼,隨後更協助政府擬定《和平、和解與正義行動計畫》。當人民的意向已經非常清楚,如何達成,就端看一個政府對於民主、人權與正義的使命感了。

反觀台灣,我們雖然有相對健全的政局與法治環境,但是普羅大眾對於轉型正義的想像究竟是什麼呢?《國家人權機構週報》四月份專題,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如何匯集人民的聲音,凝聚成震撼人心的強大呼籲。

 

NHRIs Weekly #07▌來自於人民的轉型正義渴望:被聽見的重要性

 

「我現在終於覺得自己是社會的一份子了——從來沒有人來問過我們,這麼重要的事情究竟應該如何決定。」一位來自阿富汗中部Parwan地區的平凡男子,在接受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AIHRC)有關轉型正義的訪問以後,如此激動地表示。某個村莊的受訪者甚至提到,向全國人民請教意見,這是阿富汗開國國王Amanullah Khan以來再也不曾發生過的事情。

從2004年1月開始,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一共花了八個月的時間跑遍全國,不僅排除萬難地走訪了當時32個省份地區(他們在Ghor省中一度被困在政府與軍團的槍戰之中),甚至驅車前往棲身於伊朗與巴基斯坦境內的阿富汗難民社群,終於完成了這項前所未有的全國性諮詢計畫。在蒐集了4,151份問卷調查,並與超過200個焦點團體、2,000名多名參與者座談會晤之後,該委員會在隔年完成了一份《正義的呼籲(A Call for Justice)》評估報告。

「這份報告的目的,是要瞭解阿富汗的人民是否希望過去的人權侵害受到處理?如果是的話,又該如何處理?」當時的阿富汗過渡政府才剛剛成立不久。過去三十多年,這片土地上的人民歷經了不同政權的高壓統治與人權侵害。1978年,蘇聯入侵阿富汗,強行建立了社會主義政黨專政的國家。1992年,聖戰士(Mujahideen)取代撤出的蘇聯軍隊,建立了「阿富汗伊斯蘭國」。沒想到幾年之後,首都Kabul卻又被更為激進的塔利班(Taliban)政權攻佔,神學士幾乎一度要將全阿富汗皆納入其嚴厲的教法統治之下,一直到美國為首的北約聯軍在2001年發起的阿富汗戰爭。

由於各國的政治與社會脈絡並不相同,《巴黎原則》其實並沒有要求各個國家的人權機構都一定得要承擔起處理「轉型正義」議題的重責大任。不過,阿富汗過渡政府的總統Hamid Karzai面對著公民社會的殷切期盼,便在2002年3月參加一場由聯合國人權高專辦(OHCHR)促成的全國性人權論壇上,正式決定簽署一份總統諭令,授予作為國家人權機構的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展開全國性諮詢的權力,以擬定有關如何處理過去人權侵害問題的國家策略。

三年後所問世的這份《正義的呼籲》評估報告,正是該委員會帶領阿富汗邁向轉型正義之路的第一步。那麼,到底阿富汗的人民在戰火衝突中經歷了什麼樣的傷痛,對於轉型正義又有什麼樣的期待呢?

首先,根據該份報告的統計,在4,000多名的問卷受訪者中,有高達69%的人表示自己或者近親乃是人權侵害的直接受害者;這些權利侵害的型態包括:遭到殺害、強迫失蹤、酷刑、性暴力、財產與土地的徵收或破壞,以及教育、工作及社會參與的剝奪等等。在另外2000多名焦點座談的參與者中,超過四分之一的人提到自己的親族遭受殺害的事實,幾乎有400人親自或者曾有至親遭遇酷刑或拘留。雖然不同性別的受訪者回憶中的創傷經驗與時間存在些微的落差——較多的男性回報在蘇聯階段遭受到壓迫,較多的女性則表示在聖戰士時期歷經侵害與暴力;然而,在大多數的阿富汗人民的主觀記憶中,過去三十多年來的人權侵害始終持續,那些流離失所與動盪不安,並不因政權的更替而有所止歇。

另一方面,如何著手處理這些人權侵害的問題?看到政治檯面上那些舊政權壓迫者持續活躍、位居高官,有高達百分之九十的受訪者都希望能開除加害人的職位。也有超過40%的人相信,必須要透過司法程序讓加害人負起刑事責任才能達到正義,甚至期待「現在立刻」舉行大審。另外,非司法手段(包括真相的調查紀錄與賠償等)也都獲得了廣泛的支持。

最後,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統整了人民的強烈意念,並向政府提出短期到長期的多項轉型正義改革建議,包括:立即針對選舉與公職人員採取人事審查(vetting),在兩年內建立「特別檢察官辦公室(Special Prosecutor's Office)」、三年內建立「戰爭庭(War Crimes Tribunal)」,調查與審理過去與現在的系統性人權侵害與違反人道罪罪行。在持續改革強化阿富汗的政治與司法系統的形況下,與國際社會進行必要合作,尤其是國際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ICC)將非常重要。

2005年1月,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將這份乘載了阿富汗人民期盼的報告呈交給總統Hamid Karzai,阿富汗臨時政府於是成立了一個委員會,開始草擬五年期的《和平、和解與正義行動計畫(Action Plan for Peace, Reconciliation and Justice)》。這份行動計畫涵蓋了五個層面,分別是:(一) 承認與紀念受害者過去的傷痛,(二) 確保國家機構的課責性,包括採行公開選任與人事審查,(三) 真相尋求與紀錄,(四) 促進和解與國家團結,以及(五) 建立有效與合理的課責機制。

可惜的是,雖然總統本人願意為這份行動計畫背書,但是他的閣員卻對於刑事責任的追究感到不滿。數年過去,政府仍未採取具體行動,這五大環節的行動計畫大多未能落實。實際上,阿富汗政府反而在2008年通過了一部極具爭議性的特赦法案,導致政府與檢調部門不能調查與記錄2001年以前的罪行。這些後續發展,不僅使得民間人權團體嚴厲指責總統放水,以便自己的政治盟友可以安然脫身,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的發言人Abdul Aziz Akrami也遺憾地說:「看來,我們的政府沒有能力挺身而出。」[1]

從結果論來看,或許有人不免會覺得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在協助政府推動轉型正義上的努力都是白費氣力,畢竟掌有實權的政治菁英看來並無落實的意願。但假想沒有這樣全國性、大規模的諮詢與訪問,匯聚了一位又一位常民百姓對於和平未來的期待與想像,阿富汗人民對於轉型正義的渴望會不會更容易被埋沒在滾滾風沙裡呢?或者說,轉型正義的改革進程,是否可能會被少數的政治菁英定調而脫離社會現實呢?

對於阿富汗人民而言,能夠訴說自己的傷痛與想法,讓整個社會傾聽,這本身已經是具有歷史性意義的大事。在這個國家史上極為關鍵的民主轉型時刻,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實則也從人民的聲音中獲得力量,方而更能中氣十足地站穩腳步,堅持著轉型正義的理念,持續不斷向政府呼籲:「沒有正義,就沒有和平——沒有正義與究責,人權就只是空話。」

【註解】

  1. 2008年特赦法案通過以後,國際刑事法院表示當時已經開始著手蒐集阿富汗戰爭罪的相關證據,這讓國際法庭成為公民社會所能寄望的另一個施力管道,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的主席Simar Samar也對於總統只關注個人政治生存感到不滿,沉痛的說:「我們[的國家]沒有能力調查戰爭罪,現在唯一有正當性可以介入的機構就是國際刑事法院。」參見Revolutionary Association of the Women of Afghanistan (RAWA)於2010年的報導,"Analysis: In pursuit of justice in Afghanistan"與Institute for War & Peace Reporting於2017年的報導"Afghanistan: All Sides Violating Human Rights"。
  2. 圖片原始來源:United States Institute of Peace,"Empowering Afghan Press for Transitional Just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