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份專題#4|〈「人權品質監測站」:德國人權中心障礙主流化的努力〉下篇

【編按】三月份專題|德國人權中心|國家人權機構獨立於政府而又謹守專業的特性,使它們成為各個人權公約監督機構的國際專家在審查各國人權表現時,所高度信賴的資訊提供者,這也凸顯出國家人權機構作為連結國際人權規範與在地人權實踐的重要橋樑角色。上一回為各位介紹了德國國家人權機構下設的兩個人權公約監測部門,以及「人權監測(human rights monitoring)」工作的重要性,《國家人權機構週報》三月份專題最後一回,讓我們進一步了解德國人權中心自增設「國家CRPD監測機制」部門近10年以來,不僅將「障礙主流化[…]

「李明哲事件揭露中國在人權義務上的倒行逆施」人約盟提交針對中國政府普遍定期審查之報告

中國即將在今年10月接受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三輪普遍定期審查(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UPR)。人約盟針對李明哲事件,就中國處理此事涉及之人權侵害提出報告“Li Ming-Che's case reveals the retrogressive implementation of its human rights obligations"(「李明哲事件揭露中國在人權義務上的倒行逆施」),供聯合國會員國審酌。本報告具體建議包括:要求立即釋放李明哲;在[…]

三月份專題#3|〈「人權品質監測站」:德國人權中心障礙主流化的努力〉上篇

【編按】三月份專題|德國人權中心|我們都知道,唯有科學數據的長期累積,才能看出一個地方的長期氣候與水土變化,擬定相應的防災或是環境保育策略——人權政策當然也是如此。近來國際人權公約的發展趨勢顯示,當一個國家透過簽署或批准人權公約來表達願意承擔人權義務的承諾後,僅只依賴國際層級的人權機制(例如聯合國條約監督機構)來監督締約國是不夠的,各國最好也能夠在自己國內設置獨立的人權監測機制。 如今,有許多國家的國家人權機構都被賦予這類「人權品質監測站」的工作,它們協助建立一套嚴謹而有系統的方法[…]

三月份專題#2|〈全球少數擔任國家人權機構的研究型單位:德國人權中心小檔案〉

【編按】三月份專題|德國人權中心|上一回為大家介紹了德國人權中心致力消除種族仇恨的努力,不過讀者可能很快就會開始好奇:這究竟是個什麼樣的機構?它長什麼樣子?它負責推動什麼樣的人權工作?有什麼樣的人待在這個機構中工作呢?在進一步瞭解德國人權中心的更多努力事蹟之前,本回先來了解一下它的背景小檔案吧!

三月份專題#1|〈「言論自由必須從屬於人性尊嚴」——德國反種族仇恨的漫漫長路〉

【編按】三月份專題|德國人權中心|放眼全球,德國是極少數選擇以學術研究單位作為國家人權機構的國家。德國人權中心也是繼丹麥之後第二個獲得「國家人權機構全球聯盟(GANHRI)」之國際評鑑A等的研究型單位。通常這類國家已經具備較為完善的人權保障體制,能夠相對有效地回應個別權利侵害案件,因此另外設立一個以研究為本位的人權機構,目的更在於提升該國政府的人權治理能力、強化社會大眾的人權意識,希望能從源頭防範更多人權侵害的發生。不過,《巴黎原則》要求國家人權機構應當同時具備「促進(promote)」與「保護(prot[…]

【聲明】刑事訴訟法修法:兒童與障礙者的司法權利應符合人權公約

刑事訴訟法即將展開重大修法。一方面期待訴訟法的修正能更落實人權保障,但也擔心幾個族群的程序參與與程序保障會因為司法人員長期未能理解人權公約規定,他們的權利仍舊會在這波的修法中被忽視。首先,我們呼籲各界應該恪守 nothing about us without us 的精神,沒有我們不要替我們決定,應該讓不同群體的代表能夠充分參與修法討論與過程。從五個已內國法化的人權公約角度切入,我們認為有兩個族群-兒童與障礙者-是特別需要獲得司法院、法務部、立法委員以及所有參與修法者的重視(相較之下,原民司法議題是這幾年[…]

NHRIs Weekly|國家人權機構週報|專欄介紹

信仰著自由、平等與正義的你,是否也曾經對於社會上許多根深柢固的歧視偏見、對於那些現行政府體制無能回應的不平等、甚或是國家機器帶頭造成的人權侵害問題感到憤怒與不滿呢?你或許也熱血投入了一些聲援與倡議行動,也可能親自成為一名「人權捍衛者」或相關領域的改革者,但是有時候卻仍不免覺得無力與灰心,懷疑這些微小的力量究竟是否真的可能去撼動一個社會、一個國家甚至是全球共通的系統性人權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