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10回】生育及家庭權

💡身心障礙者的「原罪」:更容易「被」建議墮胎與絕育?

還記得之前有一對白化症夫妻共組家庭、生下兩名小孩的新聞嗎?從新聞底下許多批評父母「自私」的評論,可以發現這個社會中有許多人認為「身心障礙者不應該繁衍下一代」,甚至也反映出「他們根本不應該出生」、以免「造成社會負擔」的價值觀。在人類歷史上,有許多身心障礙孩童從小便因「為了他們好」之名而遭到強迫絕育。

這些不人道的對待根植於對於障礙的長期汙名與歧視,現在,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則致力扭轉這種偏見,要求我們改變看待「障礙」的態度──障礙乃是構成人類多樣性的一環,而不是某種「缺陷」或「異常」,而強制性、違反自主意願的絕育與墮胎,對於包括身心障礙者在內的任何人而言,都是人性尊嚴、人身完整與生育自主的戕害。1(❓溫故知新之第3回「什麼是障礙?誰是障礙者?」

 

在台灣,強迫性的絕育與墮胎問題理論上不應存在,但在現實中,身心障礙者往往是那更容易「被」建議墮胎與絕育的一群。根據《優生保健法》第9至11條規定,當懷孕婦女或其配偶患有「有礙優生之遺傳性、傳染性疾病或精神疾病」時,可以自願施行人工流產與結紮手術,醫生則有義務「勸」其接受治療,若該疾病無法治癒、但是認為有必要時,醫生「應」勸其施行人工流產或結紮手術。

這樣的制度看似尊重個人意願且信任醫學權威,但是究竟何謂「有必要」?裁量標準是甚麼?當一個社會普遍以「缺陷」的角度看待「障礙」,醫療體系又如何真的能以平等的態度尊重身心障礙者的生育自主呢?2尤其是,有些心智障礙者因為受到監護或者輔助宣告,在法律上的行為能力也受到剝奪或限縮。即使是這類重大醫療決定,其法定代理人、輔助人與配偶往往可以強行「建議」他們接受流產或結紮手術。

另外,在不同障別之中,精神障礙者特別受到歧視待遇。《優生保健法》所謂「有礙優生之遺傳性、傳染性疾病或精神疾病」之具體範圍,是由中央主管機關衛生福利部所訂定。而《優生保健法施行細則》第10條第2款則是解釋如下:「無能力照顧嬰兒者,如患重度智能不足或精神分裂症之男女等」。這表示,就算是不具遺傳性、傳染性的精神疾病患者,都被法律直接認定成不適合生育的群體。

CRPD第17條鄭重宣示,「身心障礙者有權在與其他人平等基礎上獲得身心完整性之尊重」,第23條第1款也強調身心障礙者/兒童應當在與其他人平等的基礎上「保留其生育力」。然而在上述的法律制度與社會環境中,究竟有多少身心障礙者能在面臨到醫生/監護人/配偶的強力建議時,仍能具有足夠的知識與能力,充分自主地做出最終決定呢?許許多多「自願」的案例,究竟帶有多少「強制」的成分?唯有整個社會從人權角度提升對於身心障礙的認識,並提供身心障礙者更多的支持,才讓他們在充分且有效的資訊下做出自己的決定,不再被代言。(❓溫故知新之第8回「法律前平等」

 

💡平等組建家庭的權利:沒有誰天生就是好爸媽

社會上似乎常有這樣的一種迷思:當男孩女孩一旦結婚生子,自然而然就會變成萬能的好爸爸、好媽媽,但是一說到身心障礙者,不問其知識水平、經濟狀況等種種因素,他們便會因為障礙而需面臨「無法勝任父母」的諸多質疑。然而,組建與維繫家庭、扮演親職角色,這些其實都需要經過歷練與學習,當然一定程度上也都仰賴政府提供重要支持。

CRPD第23條「尊重家居與家庭」即要求國家承認身心障礙者平等結婚與組建家庭的權利,並且有權「自由、負責任地決定子女人數和間隔」。為此,政府必須採取有效和適當的措施,確保他們能夠獲得適齡的資訊與生育及家庭計畫教育。就算一個國家存在著在監護、託管或出養孩童等制度,這些制度也須避免僅因父母一方或雙方的「障礙」就直接推定他們無力教養孩子;而只能在其他確有必要的理由下,透過司法程序確定是為了兒童的「最佳利益」,而且也不違背父母意願下,才能讓子女從原生家庭分離。3

沒有誰天生就是好爸媽,而養兒育女從來也就不只是一個家庭的事情。總而言之,唯有確保身心障礙者在平等的基礎上獲得來自政府與社會的相應支持與協助,他們才有可能有同樣的機會去學習如何組成家庭、生養兒童,而不是被先入為主的歧視與偏見剝奪這樣重要與珍貴的生命體驗。

 

文案主筆:林慈媛
責任編輯:蔡逸靜

►註解:

  1. 與「生育權」習習相關的還有「性自主」的概念。社會長期以「去性化」的角度看待障礙者,忽視他們的性需求與身體自主權,我們也看到長久的壓抑如何轉化成暴力式的宣洩,導致了好幾起特教學校或機構中發生集體性侵案件。如何避免這類悲劇再次發生?除了正視障礙者的性需求(例如「手天使」在這方面的努力),政府更應該帶頭從教育做起,藉由融合及適性的教學環境,讓身心障礙者與非障礙者都能培養正確的健康教育觀點。
     
  2. 目前整部《優生保健法》所投射的「正常vs.異常」的意識形態,對於「身心障礙者」充滿了不合理的敵意與偏見,而需要進一步的討論改革。不過,當一名懷孕婦女在產前篩檢中發現懷有身心障礙胎兒,該婦女的生育自主權(是否可以自願選擇進行流產)以及身心障礙胎兒的生命權(牽涉身心障礙族群的存續)究竟應該如何權衡,至今國際社會與台灣民間團體也尚未能達成定見。當然,在這樣的天秤中,所謂的「醫療專業」不應凌駕任何一方,強行「建議」該怎麼做,這是基本共識。
     
  3. CRPD第23條也特別強調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保障,要求國家及早提供身心障礙兒童及其家屬全面性的資訊、服務與協助,防止這些孩童遭到隱藏、遺棄、疏忽與隔離。當直系親屬與其家族皆不能照顧身心障礙孩童時,國家必須在社區內提供家庭式照顧。

►回到「CRPD星期天」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