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5回】無障礙/可及性篇

💡瞭解「無障礙」:不只是「沒有障礙物」的「可及性」!
 
對於多數人而言,「無障礙」這個名詞與符號,大概是我們日常生活當中最常聯想到身心障礙者的時候了吧?但你知道,「無障礙」的內涵其實不只是電梯與坡道嗎?這些方便輪椅乘坐者、老年人與推著嬰兒車的父母所使用的設施與環境,我們可以用英文的"barrier-free"(沒有障礙物)來形容,不過根據《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第9條規範,「無障礙(accessibility)」其實應該用更為寬廣的「可及性」(易接近、可使用的)來翻譯與理解!


💡「無障礙」作為CRPD的核心概念與貫穿原則
 
根據CRPD第3條,「無障礙」不只是一種「實質的權利」,而更被特別強調是一種「貫穿性」的「一般原則」。所謂「一般原則」的意思是,幾乎公約中的每一條條文、每一個權利,皆應適用這樣的精神與概念。因此,「無障礙」以及其他人權公約共同強調的「尊嚴自主」、「不歧視」、「機會均等」等原則,可以說是同等重要與上位的概念──因為唯有全面落實「無障礙」,身心障礙者才能夠真正地自立生活與充分參與社會。
 
換言之,「無障礙」與身心障礙者的各生活面向與權利領域都有關係。例如,CRPD第19條「自立生活與融合社區」會關切居住環境的無障礙,第25條「健康權」會聚焦醫療環境與服務的無障礙,第29條「參與政治及公共生活」與第30條「參與文化生活、康樂、休閒與體育活動」則分別會關注選舉資訊、投票所以及戲劇院、博物館等的無障礙等等。簡言之,「無障礙」作為一種核心概念與貫穿原則,是落實身心障礙者的公民、政治、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重要基礎,也引領我們在每一個小小細節都去審慎思考如何消除有形、無形的隔閡與阻礙。
 
💡「無障礙」的四個向度:從硬體到軟體,從有形到無形
 
雖然落實每個權利都要注意無障礙,CRPD還是特別在第9條中說明了「無障礙」的內涵與規範。第9條清楚明白地告訴我們,「無障礙」包含的範圍相當廣泛,至少可以分為四個向度:(1)物理環境、(2)交通工具、(3)資訊及通訊,以及(4)其他設施及服務。
 
首先,對於社會大眾來說,「物理環境」的無障礙是最常接觸的概念,特別是在建築物樓層、出入口與廁所的空間設計,常見設施包括斜坡、扶手、升降設備等等。其次,是交通工具的使用上,例如近年在身心障礙者團體的倡導之下、政府與民營單位開始注重的低地板公車、客運與無障礙計程車等。
 
相較於這些物質與「硬體」上的設施與環境,利用資訊及通訊科技等「軟體」上的無障礙,則是社會大眾較為陌生的概念。不過我們可以想像一下:在一個吵雜的小吃店裡,電視正播放著重大新聞,但在喧鬧的環境下,因為沒有字幕,我們就無法藉由主播的聲語來理解新聞內容;這時候就會發現,原來「字幕」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其實扮演著一種協助資訊無障礙的重要措施。除了字幕,手語翻譯或者視覺障礙者可能需要的電子書,乃至於近年逐漸受到重視的「易讀服務(easy read)」,同樣亦為資訊無障礙的重要媒介。
 
最後,「其他設施及服務」則是廣泛地指涉各種「向公眾開放或提供」之設施及服務。例如銀行雖多為私營,但其提供的金融服務卻具有公眾性質,因此像ATM的使用就應被納入無障礙規範之中。CRPD第9條第2(b)款特別要求國家應「確保私人單位向公眾開放或為公眾提供之設施與服務能考慮身心障礙者無障礙之所有面向」;所以說,不管是公部門還是私部門,只要貨物、產品和服務對公眾開放、或者向公眾提供,它們就應該真的能夠被「所有人」利用──否則,對於身心障礙者的排除與阻礙,就是一種歧視性的行為。
 
💡CRPD要求國家負起的「無障礙」義務:逐步落實但不能推遲拖延!
 
那麼,在全面落實「無障礙」方面,國家究竟承擔了哪些義務?又該如何做到呢?公約第9條第2款要求國家要擬訂、發布與監測向公眾設施與服務之無障礙使用的最低標準及準則。然而,台灣政府對於「無障礙」的觀念仍然高度侷限在物理環境上,而且現行無障礙法規也僅只規範了部分建築物,欠缺整體性的無障礙規劃藍圖。
 
聯合國所發布的CRPD第2號《一般性意見》中,便特別強調「從一開始就落實無障礙」的重要性。如果我們能夠將無障礙的各種標準納入法律主流框架,像是要求未來一切建築物或交通工具在建設初期便應納入「通用設計」(universal design)的思維,如此不僅能具體、全面地帶動整個社會的無障礙環境發展,同時也將能大幅降低後續才要回頭來改造不符合無障礙標準之設施的成本。
 
雖說「來者可追」,但「逝者」也不能就這樣放過!根據CRPD與《一般性意見》第24點,「無障礙」在本質上屬於一種允許國家「逐步實現」的義務,雖然要全面性地「查明及消除阻礙實現無障礙環境之因素」、改善現存所有向公眾開放的物質環境、交通、資訊通信與設施服務,需要投入非常多的時間與資源,但是這並不表示國家可以用「沒錢」、「做不到」而一再延遲、推拖履行公約無障礙的義務。《一般性意見》第15點也特別提到,後續拆除障礙可能產生的花費不該作為藉口。因此,就算短期之內做不到,國家仍有義務規劃出適當與明確的時間表,配置適當的資源,建立有效監測與處罰機制,帶頭且帶動私部門一起動起來,全面落實無障礙。
 
❓想瞭解台灣在推動「無障礙」有哪些問題診斷與改善建議,請上人約盟官網「CRPD初次審查專區」人約盟等17個團體共同提出之《平行報告》第9條內容載閱讀。
 
專欄主筆與協力:周宇翔、劉哲彰(人約盟CRPD讀書會成員、志工)
責任編輯:蔡逸靜

►參考資料:

►回到「CRPD星期天」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