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4回】融合教育篇

💡「融」或「不容」?融合教育的真意
 
你從小到大的學習歷程中是否有過這樣的印象呢?班上總有一兩個讓大家覺得「有點怪怪」的同學,他們或者會在某些課程跑去其他教室上課,或者體育課時只能在旁邊看著大家打球、游泳。平常他們雖然與大家一起待在教室裡面,你卻總覺得卻好似有一道隱形的牆難以突破?──這正是台灣以「融合教育」為名、卻是以「整合教育」為實的教育現況。


《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第24條指出,為了讓身心障礙者能夠不受歧視、機會均等地享有「教育權」,各國政府應致力推動融合教育制度。究竟什麼是「融合」教育?CRPD第4號一般性意見便藉由「排除(exclusion)」、「隔離(segregation)」、「整合(integration)」與「融合(inclusion)」四種概念的比較來說明這個概念。
 
如圖所示,「排除」指的是直接或間接阻止或拒絕讓身心障礙學生獲得教育;「隔離」指的是將身心障礙學生與其他非障礙者分開,在單獨環境中提供教育。「整合」是將身心障礙學生安置於現有主流教育機構,讓他們去適應社會的標準化要求。最後,「融合」則是一個「系統性的改革過程」,透過調整教學內容、方法、理念與排除環境中的障礙,讓同樣學習階段、不分障礙的所有學生都能擁有公平與參與式的學習經歷,獲得符合其需求與喜好的學習環境。
 
在教育權上,CRPD也特別要求為身心障礙學生提供全面無障礙的學習環境,包括校園物理環境與教學課程上的無障礙,以及提供針對個人特殊需求的支持協助措施與「合理調整」(請見 #人約盟說書 第1回 「合理調整」篇),方能讓身心障礙學生在與其他學生同樣的基礎上平等接收新知與發揮潛能,達到教育權的實質平等。在融合教育式的班級經營裡,教師應能引導所有學生一同以社會模式與人權模式來認識「障礙」──障礙既是一種受限於社會不利環境下的產物,也是一種「人類多樣性」的中性展現。(請見第2回與第3回「什麼是障礙?誰是障礙者?」上/下篇)
 
一個融合的校園,讓身心障礙者不再只是教室中隱而不顯或特別突兀的「那一群」同學,而你我其實不過都只是一個一個擁有不同特質與需求的「人」,努力學習相互尊重與包容。「共融」是每一個人都必須攜手一起走向的漫長之路。
 
💡融合教育在台灣:打破普通/特殊的二分藩籬!
 
在台灣,針對身心障礙學生(慣稱「特殊教育學生」)的教育改革,其實與美國1970年代風起雲湧的「障礙主流化」運動遙相呼應。當時,許多身心障礙者大多被集中於養護機構學習,然而機構除了訓練身心障礙者基本生存技能之外,難以提供適性、有品質的教育。因此當時許多障礙團體提出「去機構化」的訴求,希望能終結身心障礙者長期被隔離於社會之外的狀態,也要求養護機構從教育場域退場。
 
台灣對於「教育零拒絕」的訴求也是在類似的抗爭浪潮中應運而生。1983年發生社區居民以暴力抵制智能障礙兒童照護機構的「楓橋事件」之後,政府在數百名家長集體請願之下,於隔年頒布《特殊教育法》,才明確保障身心障礙學童的受教權。今日《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即明訂教育機關不得以「身心障礙」、「尚未設置相關設施」與「其他原因」拒絕身心障礙者入學。
 
經過一個世代的推動,照理來說融合教育應已進入台灣的教育制度之中,然而台灣長期在升學主義的教育思惟下,仍然盲目崇尚效率與考高分。雖然課程內容越來越豐富多元,進度安排卻不見趨緩,單憑普通教育老師的努力,有時完成分內的教學任務已經是很大的負擔,還得在班級中顧及學生的「特殊」需求,有時確實強人所難。「障礙學生交給特教老師,普通老師就顧好班上其他學生,障礙學生在班上自成一圈難融入也沒辦法,反正還有資源班同學可以當朋友……」這樣的心態讓看似「融合」的普通學校與班級難以培養出「認識障礙」、「尊重多元」的學生,也讓台灣停留在隱性隔離的「整合教育」階段。
 
身心障礙學生面臨的困境,很大程度來自當前教育體系的系統性限制。例如,在普通教育的師資培育階段中,特教學分並非普教老師的強制必修課程,是故普教老師普遍缺乏特教專業知能,而在職教師願意選擇進修特教相關知識的比例也較低。另一方面,雖然高中以下的特教學生都擁有屬於自己的「個別化教育計畫」(IEP),但是根據《特教法》及其施行細則,在擬定、討論與完成 IEP 的過程中,雖有家長、特教老師、普教老師、專業團隊人員、教育行政人員的參與,但是身為教育主體的身心障礙學生本人,反而卻僅有在必要時得被邀請參加。這樣究竟能否討論出真的符合學生本人需求的個別化教育計畫呢?遑論計畫擬定之後,是否確實有相應資源配合,也是一大問題。
 
然而,真正的「融合教育」理想,其實不應再區分「普通」教育與「特殊」教育兩種系統的差別。換言之,不分特殊與普通,所有老師都應具備因應不同學生需求(無論障礙與否)的相關專業知能。未來改革的起步點,或許是讓兩種系統的資源進行良好整合,並摒除「一課一師」的觀念,給予教育現場的老師更多支持,讓他們有心力與資源提供給每一個個別學生更具彈性的支持與差異化教學。
 
CRPD相信,教育本身既是目的(一種基本人權)、也是手段(達成其他人權的手段),教育能夠讓長期受到社會不義對待的身心障礙者能夠獲得知識與力量,去擺脫貧困、充分參與社區生活與免於剝削。融合教育,更是打造融合社會的不二法門。
 
❓更多台灣落實CRPD融合教育的問題診斷與改善建議,請上人約盟官網「CRPD初次審查專區」人約盟等17個團體共同提出之《平行報告》下載閱讀第24條「教育權」之段落。
 

專欄主筆:林慈媛(人約盟CRPD讀書會成員、志工)
責任編輯:蔡逸靜

 

►參考資料

  • 張恆豪、顏詩耕,2011,〈從慈善邁向權利:台灣身心障礙福利政策的發展與挑戰〉,《社區發展季刊》,133:402-416。

►回到「CRPD星期天」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