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PD星期天|人約盟說書:第1回】合理調整篇

💡合理調整作為一種義務:CRPD為促進身心障礙者實質平權的嶄新設計!
 
一視同仁的齊頭待遇往往是加深社會間接歧視的原因。在這個看似中立的社會與環境中,身心障礙者等許多非主流族群的特殊境況與需求往往被無情忽略與輾壓。但是當要求政府進行由上而下的全面制度環境改革總是太遲太慢,在每一個獨特個人的生命經歷中,究竟如何向這樣龐大而漠然的社會抗衡呢?

 
聯合國大會在2006年通過的《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CRPD)是目前九大核心公約中最新的一部,相較上個世紀的人權公約,CRPD發展出更為嶄新而詳盡的設計。其中,CRPD第2條確立了應為身心障礙者提供「合理調整」此一規範,不僅賦予了個人更易立即使用的倡權工具,更勾勒出一幅更為包容而溫暖的社會藍圖:
 
無論何時何地,如果一位身心障礙者依據其特殊情況與需要而提出了某種「調整」的請求,其目的是為了「能在與其他人平等基礎上享有或行使各種權利與基本自由」時,此一需求對應的義務承擔者——不只是公部門的政府單位,也包含私部門的公司企業——便有義務要與這位身心障礙者展開建設性的對話與協商,一同來討論在該個案具體脈絡情況下最為合適的作法,並且提供其「必要及適當之修改與調整」。唯有這些調整會造成義務承擔者「過度或不當負擔」(undue burden)的時候(例如客觀而言確實存在法律上或財政上的窒礙難行之處),否則「拒絕提供合理調整」即構成「基於身心障礙之歧視」。
 
雖然「合理調整」的概念發源於歐美國家的勞動保障法規,一開始多是要求雇主提供身心障礙員工物理空間設備、工作內容或者流程上的調整,但是CRPD以一部國際人權公約的崇高地位,進一步肯認「合理調整」乃是落實「不歧視」義務的重要本質,應該擴及落實在就業與教育以外的一切生活面向中,並應適用於公民、政治、經濟、社會與文化等所有類型的權利。
 
💡台灣尚未把合理調整明確訂為法律義務,更難據以提出歧視申訴!
 
然而,「合理調整」這麼重要的概念,在台灣政府提出之CRPD初次《國家報告》中,竟然只用了短短的一百字敷衍交代:「我國目前雖未對於『合理調整』有明確定義,但為排除各種障礙,實踐實質平等目標,仍致力提供相關調整,並於相關法規中可見其精神。對於身心障礙者的需求,無論是在就學、應考、就業或社會參與方面,提供多元化、個別化的適性協助。」
 
既然如此,究竟現在台灣有「相關法規」帶有合理調整的精神?又給予身心障礙者哪些「適性協助」了呢?
 
台灣於2007年修法通過的《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固然可謂已帶有一定的合理調整的精神,例如《身權法》第16條要求各類公、私機關部門在公開辦理考試時,應提供身心障礙者「多元化適性協助」以保障其公平應考機會。第30條要求教育主管機關應根據身心障礙者的障礙類別、程度、學習及生活需要,提供「各項必需之專業人員、特殊教材與各種教育輔助器材、無障礙校園環境、點字讀物及相關教育資源,以符公平合理接受教育之機會與應考條件」。第33條與37條也規定,身心障礙者得向各級勞工主管機關提出申請,以獲得「職務再設計」等個別化與專業化的職業重建服務等。
 
然而,上述《身權法》條文多為宣示性質,缺乏相應的具體罰則,也未明確規範公、私部門等義務承擔者的義務內涵與範圍,更未能指示身心障礙者如何能夠依法請求對方提供這些「適性協助」,以及判斷請求是否「合理」之客觀標準。
 
即以「職務再設計」為例,進一步細察目前的《身心障礙者職務再設計實施方式及補助準則》,主要是透過獎勵補助的方式鼓勵雇主採取「改善職場工作環境、工作設備、工作條件、提供就業所需之輔具及調整工作方法」等措施,來協助身心障礙者排除工作障礙、提升工作效能與促進就業。但是,職務再設計終究不是雇主必須負擔之法律義務,除非遇上好雇主,身心障礙者難以要求所有雇主認真看待其所提出的特殊調整與請求,並開展富有誠意的協商對話。
 
雖然《就業服務法》要求雇主不得以「身心障礙」為由歧視求職人或僱用員工,然而該法並未說明就業歧視的內涵與態樣;至於「歧視事件」是否成立,乃是交由地方政府機關、勞工團體、雇主團體代表及學者專家組成的「就業歧視評議委員會」來認定。根據《國家報告》提供之數據,2015年全台灣總共僅有25件身心障礙就業歧視案件,其中只有3件成立並予以裁罰!這顯示身心障礙者在現行法規機制下能夠主張遭受就業歧視而權利受損並成功申訴的困難度極高,更遑論就業以外的其他領域。
 
總而言之,由於合理調整在台灣仍缺乏法律根據,義務承擔者拒絕按照身心障礙者之請求展開協商或提供調整時,不論是透過司法訴訟或是行政申訴,都很難被認定為歧視。因此,政府不該只在《國家報告》中大言不慚地說我國法律尚未定義「合理調整」,而應盡速檢視相關法規,提出立法/修法改善的期程與計畫。
 
正如五位國際專家在本次CRPD審查「問題清單」第3點提出:「請說明國家所採取的具體步驟,透過修正國家立法與法規,以納入合理調整及承認拒絕提供合理調整將構成歧視的概念,確保公私部門確實落實。」我們期待政府能夠正面答覆這一題質問,也持續呼籲政府制定全面性的反歧視法,擴充現行法規對於「歧視」的定義,包括將「間接歧視」、「拒絕提供合理調整」、「連帶歧視」等歧視樣態加以規範入法,方能讓打擊歧視的各種平權政策真正落實!

►延伸閱讀

►回到「CRPD星期天」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