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不能讓台灣企業變成下個RCA〉

(攝影:隆隆) 作者:黃怡碧(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台灣國際醫學聯盟研究員) 台塑與中鋼在越南投資的台塑河靜鋼鐵廠附近海域,於四月份爆發大量魚群死亡,亦有多位承攬台塑河靜水下作業的潛水夫、附近居民與動物發生傷亡,造成當地民眾普遍驚慌與不滿,亦引起國際矚目。台塑河靜鋼鐵廠是否與這些傷亡有因果關聯,目前尚不可知,但台籍企業在海外侵犯基本人權、破壞環境,並非罕例。近幾來登上國際媒體的就有台商在柬埔寨涉及的大規模人口販運、遠洋漁業涉及之的血汗海鮮、味王國光糖業柬埔寨寫和蔗糖、永豐餘韓國Hydis工廠關廠,更別說大大小小與惡劣勞動條件、職業災害、打壓組織結社等工作權利侵害案件。 台灣的發展歷程中,也曾經用外商投資優惠措施來換取人民利益與健康,美商RCA嚴重污染土壤、地下水與勞工安全,幾十年後受害勞工還苦於本地訴訟與跨海求償。而台塑-中鋼河靜鋼鐵廠從投資規模與影響層面之廣,加上台塑過去的企業作為來看,河靜鋼鐵廠非常有潛力成為RCA案越南版,未來越南政府或越南朋友跨海求償,也不是完全無法想像。 企業活動影響庶民生活與權益之鉅,不亞於政府。企業責任十多年來也成為最受關注的人權範疇。確保本國企業遵守國際人權標準,國家責無旁貸。特別是經濟部為最大股東的中鋼牽涉其中,台灣政府更不能閃避監督與管理之責。蔡英文政府新南向辦公室昨日正式成立,我們要警示政府,不要成為無良台商的保護人與共謀者,"新"南向政策的新,需表現在對人權、對勞動權益、環境永續,以及反貪腐與民主治理的積極關注,而不單單追求台商經濟利益,以鄰為壑。 對於政府如何確保企業遵守國際人權標準,我們有幾點具體建議: 1.政府,特別是經濟部,應該參酌聯合國Global Compact頒布的10項基本原則,以及聯合國人權理事會(Human Rights Council)通過之企業人權指導原則,廣泛修訂相關之公司治理、證券、投資等相關法規,以利企業落實人權責任。 2.應參考國外立法例,立法規範本國企業之海外活動,甚至對侵犯人權者,予以刑事追訴與究責(目前國際人權公約並未要求締約國政府必須規制本國企業之海外活動,但也沒有禁止這麼做),以及設置相關的申訴處理機制。特別是應該要保障相關外國籍利害關係人在台灣尋求救濟與爭議的權利。類似Hydis工人來台爭取利益反被驅逐出境與禁止入境,不得再發生。 3.頒布企業應遵守之具體人權影響評估制度(包括程序與具體評估內容等),以預先評估企業活動對人權(包含勞動與環境)可能造成之風險與危害,同時必須進行定期評估、更新資訊。舉例來說,現行之公司國外投資處理辦法雖規定公司之海外投資不得違反國際條約或協定(第六條第三款),但在實務上如何審議確保企業不會違反包含人權公約在內的國際條約並不明確。投審會有必要提出具體做法與措施。而國際貿易與投資協定也必須納入人權影響評估。 4.國家人權機構對於企業人權責任的落實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蔡英文總統應儘速選前承諾,成立國家人權委員會。 原文刊登於:http://m.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60617/888274/1/

【苦勞網】揭露境外聘僱漁工遭剝削 工會、環團籲納勞基法保障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委黃怡碧表示,蔡英文在就職演說上曾大談台灣在國際社會的責任,洋洋灑灑說台灣政府要很多領域模範生,投入人道救援與醫療援助、疾病防治等方面,新政府上任前就大張旗鼓說要成立「新南向辦公室」,促進跟東南亞國家的合作,但如果無法看到所有在台灣生活的五、六十萬外籍勞工、根據國際勞工組織(ILO)統計高達十六萬的境外漁工,以及四、五十萬外籍配偶的處境,就職演說只是漂亮的作文。 黃怡碧表示,勞工只要在台灣法律管轄權所及的地區,包含船隻上工作,就應適用《勞基法》,用兩個低於《勞基法》的行政命令,排除對《勞基法》的適用,政府應參考ILO所推動的第188號《關於漁業部門工作的公約》,制定符合漁業特性的規定,並邀集漁工代表與民間團體,討論究竟是要在《勞基法》內設於漁工專章,或者另立專法保障漁工權益。 黃怡碧強調,勞動部所指的遠洋漁船不屬於國土延伸,只是行政院的會議結論,連行政命令都沒有,法律上恐怕站不住腳;立委林淑芬則表示登記在我國國籍的船只當然應屬我國國土延伸,唯部分台籍船長,船隻卻是掛外國國籍,進行「非法洗魚」執法才有爭議,需要另外設計積極規範方式。

【發言稿】「高貴海鮮,廉價漁工」記者會(2016-05-30)

文/黃怡碧(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委) 蔡英文總統就職演說第五大段言及台灣要成為國際社會模範生,積極參與諸如人道救援、醫療援助等等國際合作。而新政府也雄心勃勃成立南向辦公室,促進與東南亞國家的經貿往來與合作。但是此時此刻,就有近60萬的東南亞移工、幾十萬的東南亞新移民,生活在台灣。我們促請蔡總統與新政府,必須正視東南亞人民在台灣的權益與福祉,不要讓就職演說淪為空口白話的作文。 我們主張所有漁工不論是在境內或境外僱用,都應適用勞動基準法及其他相關勞動法規。勞動基準法與相關法規,本來就不分勞工的國籍、出身、是否合法居留,都適用於台灣法律管轄權所及的所有地域,包括我國籍船隻。漁業署用兩個低於法律位階的行政命令(如[漁船船主在國外僱用外籍船員應遵守及注意事項])來排除境外外籍漁工與中國漁工的適用,違背法律適用原則。我們要求行政院應儘速召開跨部會會議,邀集法務部、勞動部、農委會等部會儘速解決對法律適用的爭議,回歸勞動基準法與其他相關法律的保障。 海上勞動有其不同於其他勞動型態的特性,不同漁業類型的海上勞動也有極大差異。政府應儘快展開與學者、民間團體、漁工代表的諮詢,是不是要針對海上勞動訂定勞動基準法專章或以專法處理。不管是訂定專章還是專法,都應參酌國際勞工組織(ILO)第188號關於漁業部門工作公約的規定,給予漁工最起碼程度的工作條件、住宿、飲食、職業安全衛生、健康醫療與社會保障。 最後,漁船的勞動檢查與監督是相當困難的一項工作,不只是法律適用準據,而是實務上如何可能。勞動部與農委會除了加強船東的教育,還可以透過雙邊協議與漁工母國共同合作加強漁工的權利意識,同時透過書面作業的管理機制(如註冊、通報),以及能力所及的實際勞動檢查外,應該積極與區域、國際的政府與非政府組織合作協調,找出最可行的勞動檢查與監督機制。 政府已經批准多項聯合國核心人權公約,也早於1964年批准國際勞工公約第118號「關於國民與非國民在社會安全方面待遇平等」,我們再次敦促政府必須信守落實這些公約的人權義務,保障漁工基本人權。 攝影:隆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