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言稿】言詞辯論在即,Hydis工人依然「被缺席」記者會

文/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黃怡碧

移民署的補充答辯狀雖然大量引用兩公約,特別是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關於驅逐出境與程序保障的規定,但我們必須指出移民署顯然對公約條文內容,有非常錯誤的理解。

1. 對於停留vs.居留的無謂申辯
首先,有些答辯內容是由於公約條文翻譯失準、望文生義所造成,特別是認為Hydis工人在台期間只是停留、不是居留,而不應享有較高的法律程序保障。建議法務部應該參照ICCPR聯合國官方中文版修正第13條譯文,承認只要是合法進入台灣的外國人,都享有公約第12條與第13條關於行動自由與不可恣意驅逐出境的保障。

2. 主權不能凌駕人權與人道
關於兩公約,移民署唯一正確理解的一件事,就是,沒錯,公約並未承認外國人有進入非國籍國的權利。台灣政府的確擁有主權可以決定哪些外國人可以來台灣,哪些不可以,但我們要強調這樣的主權行使不是毫無限制。事實上,當涉及不歧視原則,以及在某些條件之下,外國人甚至享有入境或居留方面的公約保護。

3. 合法入境的外國人,享有與國人一樣的權利保障
2. 再來我們必須強調,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所保障的權利,除了極少數例外,原則上須平等不歧視地適用身處於該國法律管轄權範圍內的所有人,不管是不是存在互惠待遇,也不論他是本國人、外國人還是無國籍人[第15號一般性意見第1段]。

4. 外國人的集會結社與言論自由等全力,受到ICCPR的明確保障
集會、結社與言論自由就是被國際人權法普遍肯認、不需要是國民就可以享有的基本權利。同時,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並不區分集會的目的是為了文化、觀光活動還是具備政治目的,意思是不管哪種目的的集會都享有ICCPR的保障。而Hydis的案例攸關Hydis工人的生存權,更應享有這樣的爭議權保障。

5. 移民署濫用公共秩序、國家安全等理由,已經侵犯好幾條ICCPR保障的權利
本案牽涉的幾位韓國朋友是合法入境台灣,在台期間,本來就有權行使受到ICCPR保障的集會遊行權利,卻因此遭到移民署濫用嚴重危害我國利益、危害公共秩序、國家安全等理由驅逐出境且三年內不得入境,我們認為移民署至少已經嚴重違反ICCPR第2條的不歧視原則與有權要求行政或司法救濟之權利、第12條行動自由、第13條驅逐出境、第21條和平集會、第26條受法律平等保護等人權保障。台灣人可以封街辦喪禮、可以抬棺抗議,為何喪夫的Hydis工人不可以設置靈堂哀悼、著喪服陳情抗議?這種作法到底哪裡影響國家安全、公共秩序?而如果今天我們可以站在這裡辦記者會不被驅離或起訴,為何Hydis工人要承受驅逐出境且不得入境的懲處? 類似的情狀卻只因為國籍不同而遭受不同待遇,在ICCPR的脈絡下,就是歧視,就是違反公約!

6. 司法改革是新政府明確承諾
而行政部門-移民署,應主動撤銷禁止入國之處分,回頭是岸。
司法改革是新政府的明確承諾。保護人權更應該是司法改革的終極目標。我們強烈敦促司法機關必須根據兩公約施行法,積極且正確適用人權公約相關規定,同時修正不適當的司法見解與庭長決議。同時應該正確適用,儘速修正違反人權公約的法律規定與司法見解。

公民政治權利公約第13條

An alien lawfully in the territory of a State Party to the present Covenant may be expelled therefrom only in pursuance of a decision reached in accordance with law and shall, except where compelling reasons of national security otherwise require, be allowed to submit the reasons against his expulsion and to have his case reviewed by, and be represented for the purpose before, the competent authority or a person or persons especially designated by the competent authority.